• 应接不暇的周末

    2010-12-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90856872.html

    作为一个宅女,好久没有这么密集的出去参加活动了。周五第二次去星光现场看马条的新专辑发布,台上倾情投入,台下尖叫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多巴胺的浓度很高。演唱会结束以后,在簋街呆到1点多。周六做完活动,就去了微博之盐,空气中都是闲散的味道,三三两两的人,一晚上下来很多人也互不相识,老狼靠在沙发上看卢中强打牌,除了我跑去合了个影以外,也没什么粉丝上去大惊小怪的搭讪。周围的人有弹唱的、玩飞镖的,蛋逼的,稍有遗憾就是我喝大了些,又开始跟人谈工作了,以后坚决要杜绝这种现象了。好就好在从热闹的场地抽身回家,小房间里的安静让我觉得心安而不是落寞。

    周日晚去看了分手大师,两个多小时看下来,笑声不断,很少走神,几次互动也是high到不行。每次看见谢幕的时候我总是会被打动,每个深深的鞠躬和每个百感交集的微笑仿佛都让我感同身受。因为之前经历过太多如释重负的谢幕,不是之前全身心投入,那一刻也并不会觉得怎样。

    只是回来跟俞白眉发短信,他一直在说这场演出缺憾很多,连续演了四五天,大家都累了。吃夜宵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自责。一下就让我觉得很惭愧。

    前几天跟金冰说我不焦虑了,细细想来,其实是因为在很多问题上妥协了,或者放低了对自己的要求,不那么较劲了。自然一切也就变的轻松了。

    这不是什么好现象,晚上又去看了老六的读库五周年访谈,再看看俞白眉的自责私信,我也开始自责了。

    给花落去发邀请ppt,他说字太多,然后说给他留一份邀请函。我说打动了你吗?他说不是,想参加活动是因为相信我这个人,他相信我做的活动,不是一个装逼的活动。

    我要对得起这份信任,别的都不重要,在能力范围内做最大的努力,才最重要。

    表白的多了,也一定是因为虚弱了,再喝大了跟人谈工作,就要回来在胳膊上刻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蚂蚁农庄 2007-12-20

    评论

  • 你过得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