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审判童年

    2010-07-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67774092.html

    6月27号那天凌晨,劲松一遍遍修改视频,用qq和电话不断和我沟通,两点多的时候,我说你睡吧,然后我就睡不着了。

    当天,是博出位活动的第四期,徐小平和蒋方舟对谈童年。早上八点半闹钟响,我给小聂打电话,说实在起不来了,要晚点去。

    12点半,我从北航的东门进去,穿过那些楼,那些树,想起嘉年华之前,有次和小庄,灰卡看场地,阳光洒在我俩身上,灰卡在前面抓拍了一张,那张照片不知道后来哪儿去了,而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我是在原地。

    我不是不紧张的,最初确定了这两个嘉宾,觉得他们作为公众人物,六七十个人的活动有点亏,于是想换个大点儿的。金冰不是很同意,我想起北航,给他们打电话,用合作的方式拿到了400个人的场地,省掉了这部分费用。

    又正好赶上端午节,两周的时间平白无故的损失了三天,一周半,400人的规模,从物料到执行,只有劲松一个人跟着忙,而他还在熟悉情况,面对一大堆悬着着的事儿,我又陷入到了焦虑的状态,第二周,几乎每天都要忙到凌晨,周三周四,因为物料连续出错,周四晚上,小闫和劲松留下来加班,我发了脾气。

    周五的晚上,和灰卡吵了一架,回家的路上,我哭了。

    周六我做了决定,不再要求完美了。如果还是继续陷入到焦虑中,作为主持的我,完全不能进入状态,活动效果保证不好,其实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砸了又怎样。

    到了场地,我果然什么都没管,去了嘉宾休息室,徐小平和蒋方舟陆续的来了,坐下给他们介绍流程,然后上台,然后一直在倾听,非常放松。

    这两个嘉宾太强了,掌声,欢笑声阵阵,键盘手弹起难忘今宵的时候,我彻底的放松了。但是觉得非常累,非常疲倦。

    徐小平老师我不熟,我记得年轻的时候看过蒋方舟的书,在穿越回童年对当时的自己说一句话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穿越回看书的时候告诉自己,将来你会认识她,好好看看。

    越来越多的人成了我的时光机,昨天觉得,想想还真是幸福,才三十多岁,人生还有很多可能。

    整个节目下来,我被蒋方舟的这段话打动了:

    “我们在回忆童年苦大仇深的时候,被告席上有很多人,家长、学校、老师、欠你钱的人,你怪所有的人,那是因为你的决定和生活中的进程都是他们推动的,你觉得是他们使你成为现在的你,你是被动的人。实际上你的人生是不需要怨的,你可以过得很失败,一无是处,但是被告席上只有你一个人,你所有的决定都是自己做的,所有的后果都是要自己承担的,你有能力去选择并且承担选择的后果。”蒋方舟认为,每个人都能够过好这样的人生,虽然很失败或者不符合常人的一些标准,物质生活为零,朋友也不多,但是只要足够完整就可以了。当一个人对自己承担起了完全的责任,审判的时候被告席上就没有人或者只有自己一个人,无论结果是什么,这样的人生都是不需要审判的。”

    无论童年怎样,我们都回不去了,如果到了三十岁,还想让那些伤害过我们的父母、老师、朋友,为我们的现在买单的话,只能说明我们是软弱的。

    那些玻璃球儿,永远蓝的天,男孩的眼睛,已经在时光那头了,它提醒我们,我们活过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感谢你 2010-07-01

    评论

  • 喜歡上了丫米。
  • 很好的活动啊
  • 活动我参加了,当时也写了些意见,其实活动能组织成这样已经非常令人敬佩了。只是有一点我想说一下,我想丫米一定是爱读书、爱思考的人,但主持人在主持节目时是不能过多沉思的,那会让节目冷场。徐老师和蒋在聊天时说的话会让每个人都沉浸,但你不能。虽然徐老师有时说话你可能插不上嘴,但你还是要争取,或者可以把你思考的东西都同步说出来,和他们交流。

    一点点建议,“我全说了,你随意(听取)”,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