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玮玮

    2010-06-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65691101.html

    08年的一段冬天,每个周二的江湖酒吧,张玮玮和郭龙都会出现。有时候我去,有时候我没去。天气很冷时,人就很少,我坐在舞台前第一张桌子那,玮玮的声音忧伤但平静的近距离的响着,我半闭着眼睛,甚至不敢抬头看他。

    现在是2010年的初夏,这次玮玮的专场10点开始,九点就已经没座位了。我找到菲宇,在她身后站着,前面挤满了人,我能看见的是各种各样的头发,长的短的,黑亮的枯黄的,梳成髻和几乎被剃光的,还有沉默的后脑勺。舞台是空的,这个房间里现在没有主角,所有人都静默的站着坐着,仿佛存在目的就是挤满这个房间,没有谁在等谁。

    郭龙和张玮玮九点四十到达,从人群中挤过去,没有太多的骚动,几分钟以后,演出就开始了。

    我站在人群中,看不到舞台,玮玮的声音几乎是从人群中挤过来的,我忍不住闭上眼睛,心里充满了巨大的迷惘和忧虑,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何时。不知道自己是人群中的那个安静的我,还是冬天坐在他前面孤独的我。

    时间是多荒诞的东西,不过存在也是。

    几乎所有喜欢的歌儿都是在怀旧,在感慨昨日不再来,高昂的明天会更好,总是在联欢会上供大家比拼跑调人数用,但像米店这样的歌儿,是在真实无比的生活里凭空的画出一个圈儿,里面呈现出能穿透记忆的海市蜃楼,那里面的空气、光线都是水墨的颜色,甚至思想和情绪也上了色。武老师说,那是G大调,是口水歌。我却深不以为然。

    最美好的时刻,共同的感觉都是不真实的,平日的生活经得起注视和摔打,那些时刻不是。比如某次在高速的路上,云阴郁的堆成一团团,雨大滴大滴的打在挡风玻璃上,带着脏污四散开来,所有的细胞都忧伤的停顿住了。比如微凉的早上,在长城,看日出染黄了破旧的城墙,影子又投下去,四周包围的是一千年以前的空气和阳光。还有在漓江的竹筏上,虽然水在缓慢的流,但时间似乎粘滞住了,紧接着几声高亢的歌剧片段一下划开了时间,划伤了情绪。

    美好的时刻都是不经意而来的,不用预设和期待。

    张玮玮的美好也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资本主义 2010-06-10
    十天(四) 2008-06-1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