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本主义

    2010-06-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65592722.html

    我很庆幸,政治学的不好。所以资本主义有多残酷,社会主义有多好,我不太清楚。

    但我知道,人是不能被命运打败的,所以从小我很努力,也很勤奋。小时候我不同情家属院里那些为了买断工龄闹事的叔叔阿姨们,你们上班就是看看仪表,下班玩牌看电视打孩子,不上进,混着过日子,现在国家不给饭吃了,就闹事,赖谁呀,用两年时间自学点什么技术,也饿不死呀。

    在城市里目光所及,哪怕是路边卖三块钱一双袜子的,其实也是很多人当中的佼佼者。所以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绝望。老虎庙救助的前门部落,那些人在工地里睡,捡瓶子流浪也不肯回老家——因为在北京能活着呢。

    见的人多了,长大了,自然就不这么想了。

    所以,有南平杀人案,有富士康连跳,唯有一声叹息。这个世界值得鄙夷的人其实很少。

    但从前会鄙夷这样的,绝望的人选择了极端的做法,没到绝望境地的人却因别人的苦难充满仇恨和怨气,不肯努力工作,也不想追求幸福。

    现在连这样的我也不鄙视了,人人都有懦弱的权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张玮玮 2010-06-10
    十天(四) 2008-06-10

    评论

  • 有一个变量要考虑进去,人的能力差异非常大。两年时间很多时候根本不允许一个年过三十五岁有孩子的人学会新技术了,尤其是之前很多年他也就是看看仪表的活计。

    不是每个人都能靠自己活得“成功”。这并不要紧。恐怖的是,财产和能力是有马太效应的。我不相信能有持续两代人的极端放任自由,而不引发社会动荡的。
  • 我们需要安全感
  • 我们需要安全感
  • 最BS的就是中间耍手腕子嘴皮子内帮孙子。

    小p可怜也好懦弱也好,好歹人家还在付出。

  • 我是懒得鄙视了 - -
  • 说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