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出位

    2010-05-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63617379.html

    办公室的日光灯一片惨白,四周安静无比。

    明天是第一期的博出位活动。准备了一个月,明天它会是一个什么样儿的面貌呈现给大家?我不准备去想了,就像写文案的时候主编说,不要给活动定调子,做几期,就出来了。

    第一期活动,是老六和牟森来对聊自媒体和微观史。刚刚从他们的饭局上回来。之前我搜索了很多资料,还截取了1990年牟森老师在纪录片《流浪北京》的片断。一个眼神诚恳,厚嘴唇的小伙子,是他给我的直观印象。之前我一直以为,他是个老人家。今晚见面,他的形象终于固定了,是一个高高个子,眼神依然诚恳的老小伙子。

    不过,我看了那么多关于他的资料和访谈,吃饭的时候一阵阵恍惚。眼前总是他在20年前影片里的样子,说对戏剧的理解,说对新世纪的向往。1000年以后,牟森也好,老六也好,他们被记载的究竟是一段简历,还是那些宽厚的笑容,那些柔软的片断?

    微观史是特别可爱的东西。

    3月25日,我和金冰第一次见面,一个是在msn上聊的挺好玩,一个因为他在博客天下工作。我对博客这两个字有好感。晚饭的时候聊了很多,当时对博客天下一无所知,胡说了很多,但有一个概念是清楚的,博客是有价值的,网络信息也同样。在blogger里我尊敬的人的比例,远比媒体要多。

    当时在给三号会所做活动,跟金冰简单聊了聊,他们也有做活动的意愿,也就是当天晚上,博出位的影子就在我脑子里浮现出来了。从前我跟常鸥想了很多活动创意,树洞,职业会,我们想做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现在想起来,其实我们两个都对每个人那些琐碎丰富,富有人情味儿的东西有兴趣。现在基于博客天下,想法就很清楚了。

    3月28号4点,博出位的第一个方案用了几个小时就出来了。晚上和灰卡说,他一会儿就把logo给我做了出来,是个手绘的喇叭,张发财看了,也觉得很好。想法很简单,请blogger到线下来,真实不装逼的说话,列了一个单子,每一个人我都挺喜欢的,平时饭局上听他们零零碎碎的讲故事,讲段子就觉得很好了,如果有那么一个下午他们一直在讲,对于谁都是有价值的。所以slogan就是更有价值的发声。

    再后来,我就去了博客天下工作,从4月中旬开始,筹备这个活动。

    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但当做活动成了一份工作,想法被干扰了很多。这个活动不再是自己的了。要考虑别人的想法,要考虑杂志的品牌。很幸运的是,我拥有一票宽容和出位的领导。第一次开策划会,在我们楼上的办公室,我前一晚做的ppt因为蓝屏丢失,就口述我的想法。席间不断被领导们打断,这个意义不用说,我们知道,这个也不用讲,我们同意。

    哦,我真是把他们想的太僵化了。当时觉得被打断说话是件很幸福的事儿。

    整个活动最困难的部分在于每期blogger人选的确定,杂志给这个活动提供了1到2P的版面,我们要提前至少20天确定人选,打样之后就不能变动了。当时大家都觉得老六来做第一期非常合适,第一次见面,他说五月份要去外地,不能确定时间,不甘心,第二次又去找他,这次他的时间基本排开了。于是,5月16号,第一期,老六。话题,自媒体和微观史。

    活动的轮廓渐渐出来了,熊猫和灰卡,卓群,用了好几个周末来帮我,正赶上家里的变故,有一个周日是雨天,我们在办公室里一边插科打诨,一边,我当着他们眼泪就扑簌簌的掉下来了。

    再后来,一切都晴朗了。但是掉进了执行的细节里,对于这个活动本身,渐渐想的少了。和金冰每次开会,强调的是底线,但是为什么要做,做什么样儿的。我其实并没想太多。

    在常鸥的帮助下,物料,执行,一项项细节都落实了,连着三个晚上一直在看关于自媒体和微观史的资料,几乎夜夜到天明,却很开心。但写串词的时候,却总是落不下笔。拖来拖去,拖到最后。

    今天在无腾斋,给老六看ppt和问题。刚说没几句,就被他打断,不要这张,不要宣传读库,不要……最后他很严肃的说,都删了吧!牟森老师也一个劲的说,你把话筒交给老六,交给老六。

    其实在写串词的时候,我就隐隐的觉得不对,我仿佛把自己放在一个对谈的位置上了,想问的,想表达的,其实是我的思考和我的困惑。等老六跟我说完,我突然明白症结在哪里了。

    回去的路上跟金冰汇报了下,之前他跟我说,不要在活动里宣传杂志,我听了以后就很感动。晚上他又说,我们提供的是嘉宾和话题本身的价值。和王小峰搭车回家聊了聊有些事情当卷入之后身不由己的的事,我一下明白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了。

    结果很重要,但看我们要的是什么样的结果。之前,我一定是偏离了。也许是因为想获得工作业绩,也许是想证明自己,无论如何,想要的,不是最初要的了。

    尤其是又看了一遍读库的前期日记,心里更清楚了。形式和细节,重要,认真对待,没错,但不能忘记最初要坚持的东西。最简单的,最原始的,往往是最正确的。

    所以,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分享到:

    评论

  • 《流浪北京》!我也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