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奶奶

    2010-02-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58803375.html

    就像2月14日等同于情人节一样,正月初五在很长时间内等同于我奶奶的生日,只是05年她去世以后,这个日子渐渐还原成普通的一天。如果不是前几天老姐来家里提起奶奶去世的那一段纠葛,也许今年我就彻底忘记。

    99岁去世的奶奶,跟我的感情没那么深,我小时候就跟着老妈走了,所以在她八十多个晚辈之中,我更像一个标签和符号,她也从来没带过我。

    对她的印象,也始终一成不变,深深的皱纹,从不大悲大喜,总是一副淡淡的表情。也是,我认识她时,她就八十多岁了,什么也基本看透了。只是02年我回去,给她在超市买了一些软软的零食,帮她擦脸擦背——老爸说,我走以后,她有点闪到了,任是谁给她煮面,都说没有我煮的好吃。我听了觉得心酸,她太老了,负疚感太重,对她一点点好,对她来说已经是十分了,她可能从没意识到,自己是这个大家族的灵魂,即使大家不那么细致的疼她,但提起来总会是一脸的骄傲——就连我,有时候跟朋友聊起来,也会得意的说我奶奶快100岁了,就好象这是一种多么宝贵的品质一样。

    家事永远是理不清的账,对于姑姑们对她的照料,我没有什么发言权,养老和善终的人不是我,我对自己的父母也不见得有多好。但是想起99岁的她面对死亡一寸寸的侵袭过来,在走马灯看望她的一大家子中间发生的那些疙瘩矛盾,还是觉得揪心,她至死都很清醒,眼花耳聋都在可接受的范围内,02年她还能跟大家一起打麻将熬夜,思维清楚的不得了,所以一切也瞒不过她的眼睛。活了一个世纪,终究还是落寞和遗憾的撒手人寰,悲凉。

    我的姑姑,我的姨妈,平均年龄都快七十岁了,彼此之间却相处的都不好,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和老姐聊起这些家长里短的八卦,我不无恐惧的跟她说,我不要和你最后变成这样,人和人之间能有多么大的死结,才能在七十岁的时候都不能够彼此原谅?也许我不是担心我和老姐,而是恐惧亲情中间的计较和冷漠。三十岁的时候会慢慢接受和理解这个世界,但家,其实最伤人。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