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们

    2010-02-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58379087.html

    我以前会喜欢廖一梅这样的文字,现在不了,虽然仍然有共鸣,但类似的文字后面读到的,却是涌动的焦躁,恐惧,或许更直白些,涌动的是欲望。

    抱怨和失望也许还是想改变,想得到,不能承认所有的存在都是客观的,不知道是不是跟科学松鼠会的经历有关,世界就这样摊开来放着,从细胞到生物,从思想到宇宙,按照它们本来的路线进化,发展,毁灭,间中是各种概率事件。

    所以我越来越喜欢能跟世界和平共处的人,或者说那些心灵安静的人。虫子,员外,公公,我奶奶,我姑父,他们淡淡的活着,从来不会有特别激烈的情绪,他们认为一切都是合理的,接受着一切,丝毫不觉得尘世嘈杂,因为合理性,所以高楼和山川并无分别,太阳和灯光也没什么异同。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不用逃避生活本身,这几个人给我的记忆全部都是无声的。虫子仔仔细细的把洗过的衣服每个褶皱抻平;公公早上七点钟的餐桌上是一杯牛奶和一块蜂蜜蛋糕,他从容的姿态倒像是在享用一道昂贵的法国菜;员外在堵到瘫痪的高架上,在车里放着交响乐,车窗外倒像是音乐的背景。九十岁一百岁的奶奶,每天吃饭劳作,用着就像人生还有很多年要过的活法。

    他们都不怎么写字,也不是天天阅读,但轻易的就有了一份安静淡泊的人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除夕 2013-02-10
    父母 2008-02-10

    评论

  • 同意!
  • 科学很美好,科学家也可爱。你更可爱。
  • 我现在也越来越怀疑,搞得这么文青到底有没有意义……
    我想,如果快乐,就这样很好,如果不快乐,就不让自己这么文青。
    回复小姬说:
    我觉得这种态度是松鼠会给我的,你见过科学会嘲弄一种现象一种生物吗,科学认为一切都是合理的,也是在科学的眼睛里,一切也都是平等的。
    2010-02-10 22:58:46
  • 写字的人,都不甘平淡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