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期流水

    2009-12-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52728823.html

    春天,我作废了桂林、广州、海口的往返机票,终于在11月要结束的时候,在深圳补上了我的假期。

    临走的前两天,灰卡和鸥鸥来我家,我收拾衣橱,他看见一条小礼服裙,就让我换上给他们show,第二天,一个为了show小礼服裙和践行和满足灰卡日料瘾的局就在东三环开始了。

    那天我穿着黑丝袜,小礼服裙,在瑟瑟的寒风里等鸥鸥的车来,后来扛不住了,用围巾在腿上缠了几圈儿,鸥鸥到的时候,我像僵尸一样蹦上了车,感动的对她说:我从来没这么思念一个人,和,一辆车!

    然后扭头对灰卡说,如果日料不能抽烟我就剪了你的鸡鸡!

    到了空调不足的餐厅,门口赫然一个大牌子,禁止抽烟,我扭头看灰卡,他拔腿就跑。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爱情和人生的话题。我越发的喜欢眼前的三个姑娘和一个小伙子。

    因为看错了时间,我定的是8点半的机票,罗岚,李倩,灰卡,鸥鸥都说充当我的人肉闹钟。

    第二天早上从六点一刻到六点半,三个人肉闹钟准时打过电话,还插播了深圳tou的闹钟。李倩在飞机快要起飞的时候发来了一封充满诚意的忏悔短信,其实我很想在六点半的时候给她打电话说,我醒来了,不需要你这个闹钟了,你快睡!

    在那种说不出的感动里,我提着灰卡的黑箱子,笨拙的穿过昏暗暗的楼道,下楼。

    走之前,我觉得冬季抑郁在我的心里烧着小火苗,而且有越来越旺的趋势,我很怕被它打败,我想用深圳的阳光,晒灭了它。

    嗯,每段假期的开始,最欢欣的是从机场到城市的路上,郁葱葱的植物,26°的阳光,灰白洁净的高速路,所有的忧伤瞬间都消失了。张岩就像陌生城市里一个靠谱的弟弟样过来接我,他沉默的笑着,接过箱子,让人感觉无比踏实。

    大多数时间,在酒店里上网,处理小小一点工作,其余的时间和tou公司的男孩们混在一起。

    在木屋烧烤,用雪碧兑红酒,喝的双颊发红,就去洗手间看厕所文化,木板门上写满了女孩子们的哀怨,像天涯的情感论坛,还投篮,投到浑身都是汗,双臂发酸。

    在城市广场的before sunset,驻足花园里的舞台,听唐朝,认认真真的听完了一曲太阳,认认真真的回忆了一会儿青春。

    王赢买了一个二阶魔方送给我,可我直到走,也没有把它拼好。

    在干净的夜风里,街边小摊,吃烤肉,真正的炭炉,铁丝网上放着肥牛,火舌凶巴巴的舔着肥牛片儿,穿过一个花园去一个可以拍恐怖电影的水房上厕所,喝打包回来的黑牌,喝到眼睛发亮,像是自己在演一场意识流的电影儿。

    在鲨鱼涌村的临海排挡,眼前是狭长的一弧海湾,一只渔船,身后是青葱的山崖,吃什么不重要,关键那是一个美好的下午。还是雪碧兑红酒,被敬酒的时候不想喝了,就对着大海喊,我认怂了!喊的好畅快啊!

    在餐厅,在马路上,看另外一个城市的人匆匆忙忙的走路,热热闹闹的吃饭喝酒,看那些灯火通明的楼,看那些陌生新鲜的街景,旁观着这个世界的一个从没注视过的区域,静静的思考,不忧伤,不欢喜,默默的享受着平静。那也是种快乐啊!

    在酒店上网,msn上就总有一大堆热情欢乐的人和你聊天,还有看见小蓟的礼物照片——也许是好久不用msn聊天了,那样的时间也真是快乐,好像,都忘记了北京的冬天有多么冷,多么大的阴霾,看见他们,就觉得遥远的北京也阳光灿烂。

    临走的一晚,本来是没节目的,王赢临时从饭局赶过来,跟tou和王二,又攒了一个告别局,他一个劲说,在异乡最后一晚,会凄凉,所以,我一定要过来。我看着他,很想说,但是没说,我怎么会觉得凄凉呢,多么好的一个假期啊。

    深圳的机场有免费的wifi,check in的小伙子和姑娘还有让我插队的叔叔,都给了我非常友善的眼神,坐在登机口看辛普森,我突然觉得温度和阳光其实并不重要。

    这种温暖一直带到北京机场,灰卡来接我,先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一直把我送回家,然后,我突然发现,我一点也没觉得冷了。

    虽然,有那么一会儿,小庄问我还抑郁么,我说有点,但打开blog,那些点点滴滴的细节扑面而来,嘴角就挂了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这是个包袱 2007-12-02

    评论

  • 真喜欢你,温暖随和率性真诚:)
  • 文笔不错哦,我喜欢的风格
  • 啥事儿让你这么一写,就生动了。
    我也想去南方度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