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饭否

    2009-10-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47491287.html

    我妈最常讲的睡前故事记得很清楚,从前有一只狐狸,去一个农夫家偷鸡,他贼眉鼠眼的进了鸡窝,就开始往外叼鸡,叼了一只走,回去又叼了一只走,通常叼到第五只,我就睡着鸟。

    李清晨半夜看淫书,“一把搂住索娘向袖中乱摸出一个东西来。仔细一看,乃尿胞皮儿做的,长五六寸,有一把来大。余娘看了笑道:‘做得像!做得像!怎得把它来用?”然后说,TT就是这么来的。

    孩子给我的东西,一是他们总能提醒我,有一些东西我丢了,二是他们让我体会到最纯粹的被依赖和被需要,让我不自觉的变的强大。

    我的梦想是有一天所谓的庆典能够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美国派6里的古罗马奥运会,解胸罩大赛,比鸡鸡大赛……不过国外的庆典啥的也挺装逼的。这一天恐怕永远也不会到来了。

    我跟你们不一样,美国虽然好点也就那么回事儿,奥巴马激情演讲的时候我才不相信他是真诚的呢。都是装逼分子。不过这个世界不装逼,还真没什么机会向公众对话,只能用自焚或者跳楼来吸引别人的注意。

    我不喜欢这么多的烟花一起放,印象中最美的烟花是一个元宵节的11点,马上就要禁放了,街上卖烟花的小贩,开始放他的存货,夜空很黑,他一朵朵放,都开放在我们的头顶,带点轻微的噼啪声。安妮宝贝的要死。

    我今儿跟淘宝掌柜问,红鱼子酱好还是黑鱼子酱好?她说,黑的好点儿吧,我说,那好,给我来瓶儿红的。

    我要是跟帅哥喝酒酒量就很小,喝点儿就醉,就往人身上靠,跟丑男喝酒酒量很大,喝多少都正襟危坐。

    小时候拔牙,医生问我,麻了吗?我说没有,过十分钟问我,麻了吗,我说没有,后来他看看表很肯定的说,一个小时了,肯定麻了,我摸摸腮帮子,好像是有点不得劲,于是同意了。后来在我的大哭声中医生把我的牙生拽下来了。回家的路上,在公共汽车上,我突然觉得腮帮子没了,怎么碰怎么没反应……

    第一次抽大麻,是和一个挪威人,递过来一根手卷的,两口,丝毫没high,忿忿的骂了几句。第二次,是和一个英国人,也是手卷的,抽了大半根儿,一点感觉没有,又忿忿的骂了几句,这感觉跟你一口气吃了300粒安眠药等死最后发现啥事没有是一个感觉。后来再抽,抽完就犯困,睡觉。遂认命了,人家是性冷淡,我是大麻冷淡。

    李清晨对于泡妞现象的评价:想睡就说睡呗 说别的干嘛?所以……他妈的,我老睡不到 ,都被那些 会撒谎的人睡去了!

    今天坐地铁,一妈妈带六七岁小女孩上车,同时有三个年轻人欠身让座。很温暖的小细节。

    偶然翻出老妈给老爸写的诗,居然藏头:XXX王八蛋是也。立刻对老妈崇拜的五体投地。

    理想的婚姻应该是:各上各的网,各上各的床,你挣我来花,我挣我独享。

    人家要我一段个人介绍,我的优点这么多,真不知道从哪写起,试着在推特上写写好了。王丫米,女,体健貌端,职业,经纪人。专业:中国电子商务交互体验,第二专业:微博客推广理论研究(非国内)。

    200字的介绍怎么就写不出来呢!!!王丫米,很有爱的一个女人:她非常爱钱,她感情专一:只在淘宝的两家店铺买东西,有梦想:嫁给山西的煤老板。善良:怕超市老板难过不忍心告诉他多找了50块钱。知识渊博:讨厌邻居家的狗,喂了它两块巧克力。

    一说性知识大家就没话了?好吧,我来普及一下,小孩子是一男一女搞出来的。不同种类生物是不能造成杂交动物的,卵子着不了床。

    我就是一个科学白痴,但我是松鼠会的稿件初审总监,所有的稿子如果我看不懂,就要发回去重写。

    前天跟一个Mm吃饭,说起菊花,她不解,满桌子人给她解释,gay,嗯,gay 的性生活……然后她恍然大悟,我知道女同性恋叫拉拉,原来男同性恋叫菊花啊!

    读者来信:理工的男生,遇事冷静装严肃(其实是闷骚)。他们也喜欢○○××,但当他们说起时,你丝毫不会感到不适和羞涩,反而会迷茫而又带着敬意地去聆听,因为你也想在看片儿时忍不住对同伴呻吟“我的海绵体开始充血”;跟她解释,自己在高潮后不能再坚持,因为环磷鸟苷被磷酸二酯酶分解掉。

    我是一个穿秋裤的人,真不好意思啊!

    我怎么那么喜欢郭巍青老师,谁来八一八他长的帅不帅?

    自己八到了,郭老师很帅。

    给马云同学写邀请函的事同事拖了好久,我接手了。第一句准备这样写:马云老师,我从2009年4月1日注册淘宝ID到今天,已经在淘宝累计消费了4万5千7百2十5元。因此,我相信,对于我提出的任何要求,你一定觉得是合理的。(你麻痹。)

    无限放大无限发大到原子,原子核……再无限放大……夸克,粒子……最后,发现了弦。——是这个让我觉得人生无限荒谬的。尤其在听了音乐学家说音乐这种抽象的东西表现在二维空间的复杂过程,以及编钟上各个国家的说明铭文。在弦理论的面前,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去一个小咖啡馆,老板是电影儿里温温和和的短发女人,本来心生好感,后来发现四处贴满了小纸条,包括便后冲水,轻声说话走路,十大礼仪标准,絮絮叨叨的,立刻不喜欢了,我不喜欢那种老让人文明点儿的提示,因为我不是一个文明人,而且乐于做一个不文明的人。

    大家算了半天算不明白嘉年华倒计时的天数,后来,我就给改成,距离嘉年华开幕——没几天了!我们是10月31号办活动,明天该写多少啊?

    话说买了一双白球鞋,后来有了灰点儿,用了漂白水也刷不干净,于是又买了一双,又脏了,又用了漂白水,又没刷干净。我不明白的是,商家为什么不注明这鞋是一次性的?

    我试过用各种方式庆祝结婚纪念日,后来发现无论怎样的形式也抵消不了婚姻的荒谬感。最后发现,用钱做礼物还是最实在的。

    我试过用各种方式庆祝结婚纪念日,后来发现无论怎样的形式也抵消不了婚姻的荒谬感。最后发现,用钱做礼物还是最实在的。

    他原来的房间里,触目所及,到处都是点点滴滴的往事,尤其到了深夜,巨大的伤感就包围过来,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回不去了,我们向前看吧!而心底有另一个声音,我们还会相聚吗,生命为什么有开始就一定要有结束?这一场旅途的意义?

    他出生了,他成年了,他死了。这11个字就是人生了。或者可以更简练一些:他来过,他走了。

    我都没爸了。小时候同情孙悟空,后来想明白了,他没有过,所以他不知道那有多珍贵。

    晚上回家的时候听一个台讲食物的科学知识,主持人八成是从文艺台调过来的,语气那叫一暧昧,说起胡萝卜完全跟说自己情人一样。

    今天大家一起发白日梦,找最牛逼的设计师装修办公室,我突然惊声尖叫,十三你以后要成了丁磊,我也是高层了!那遇到你我的人生就拐弯了耶。十三说,唉,没准遇到你,我的人生也拐弯了。语气那叫一个沉重。

    看见MSN上一个叫美女的,点开一看进了网页,才发现是我自己,突然想起某天没事干改msn上人的名字,我把自己改成了美女。。

    10月31日-11月1日,科学嘉年华缤纷开幕,张发财是设计总监,东东枪是文字总监,陈晓卿是形象代言人,白小刺是摄影总监,雎鸠负责与会人员性生活安全。要演砸了都是他们几个的事,跟我无关。http://jnh.songshuhui.net

    要是能穿越,就把小时候的压岁钱,零用钱,全都抢回来,上淘宝。

    诗云:泪水涟涟落,菊花日日开,基本就是zhangfacai一生悲苦的写照。

    陪睡已经成为办公室里使用频率最高的词,MM抱怨客户事多,大家齐声说,陪睡呗,后来发展到行政抱怨送水的太慢,大家也齐声说,陪睡呗!

    别人说老妈不应该对我怎样她就不断的跟我解释为什么那么做,跟她说别人又不是我,我没想法就行,她不听,搞的我不胜其烦。后来我追着她,说同学劝我不应该有给老妈下毒的想法,但是我真的没想过毒死你,她走到那我跟到哪,不停的说,后来,世界清静了

    这招我以前也用过。老妈没完没了跟我讲风水啊,算命啊那些我一听就烦的话题。后来我追着她给她讲村上春树,民主自由,还有宅男宅女萝莉控之类的事。后来她再也不说那些我不爱听的了。

    昨儿打车让师傅走长安街,他意味深长的问,你是想去看天安门吧。噎的我半天没说出话来,后来心里骂了一句,操你妈。

    老卢看着窗外感慨,这么好的阳光……转身进屋,拿了条抹布。这么好的阳光,怎么能不用来晒抹布呢?

    有个大文豪,某天见我抽红梅烟,诗兴大发,吟到:红梅塔山烟,害人它当先,一天抽一盒,岂不浪费钱。惊的我目瞪口呆,当今这么有才的人不多了。

     从前有个人,然后呢,然后他死了。

    费曼终于有了他最后的发现,时间是在2月15日、距他70岁生日只剩几个月的时候。就在那一天,他短暂地从昏迷中醒来,嘟囔了一句:“死的过程真烦人。”接着又陷入到昏迷状态。这便是费曼的临终遗言了。当天晚上10点34分,他安详地离开了人世。——我怎能不爱他。

    我跟姬十三说,好喜欢理查德费曼啊!我以后的偶像就是他了。十三挑着眉毛说,你和他睡么?我说,精神上和他睡!

    下班路上,一边走一边聊工作,十三说,我觉得交友活动可以这么做,我们抬头看他,等待他下一步的指示,然后就听到他说,把大家拉到动物园看动物交配。 我们大家狂乐,他皱着眉继续正经的说,去动物园有点折腾,这样吧,我们带些动物到活动现场交配。

    今天开会,发现很多环节还没落实,我跟各位MM说,赶紧回去保养皮肤,挨个儿领导去睡,把这些事都睡踏实了。后来我们的倒计时牌上就有了一句:今天你睡了吗?十三踱步过来看了看,说这样不行,遂拿起黑板擦和笔,那句话就变成了:今天你睡了几个?

    我让姬十三给我在推特上做广告,他说咋做?我说你@我一下,然后说我是美女,他说,我是科学家,要讲实证精神的。转了一圈他笑嘻嘻的跑过来,说,你要是把工作全完成了,还挣到钱了,你成为美女的概率就提高了30%,这也是符合科学精神的。

    从前有个明星不听他经纪人的话,后来他得了白癜风。

    昨天临睡前想到一个特别牛逼的创意,今天临睡前发现——完全忘了。脑电波转换记录器的发明是多么多么的必要啊!

    要命的是刚跟十三说,我昨天想到一个特别牛逼的创意,然后他很期待的等我说下去,然后我手停在键盘上发现自己忘了,然后打出了“我忘了”这三个字。

    西城国这个地方都是吃公款的,一到晚上十点多饭馆里出来的红光满面的公仆们都钻进小车嫖娼去了,不像崇文国才是劳动人民的天堂,12点以后,羊肉串,烤鸡翅,铁板烧,麻辣烫,韭菜盒子熏肉大饼,毛豆花生,麻辣田螺,还有应季水果!从崇文国移民到西城真是我最近三个月犯下的最大错误。

    有人去簋街吃夜宵吗?AA,想买单也可。限北京,二十五岁以上男,有正当职业,非右派,非爱国主义者,非秃头,无青春痘,如家住西城以上条件可适当放宽。

    今年的生日会上,姬十三把生日礼物递给我,是一只长方形漂亮的彩色盒子,我很开心,打开一看,里面却是空的。这时候姬十三吞吞吐吐的说:你的礼物……就是这只盒子。

    我写稿的原则是:只要编辑不删我的字数,改成向白求恩同志学习的原文都成。

    老妈刚才看着我的耳环奇怪的问,你什么时候扎的耳朵眼?我沉默了三十秒说:20岁。

    一会干嘛去?/回家看建国大业去,/啊?那我们离婚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真不是,我现在都上推特儿了,咱俩人生观不一样了。 ——我没说完呢,他说,滚,你天天偷菜钓鱼我都没和你离!

    LG打电话说,建国大爷100块一张门票,大家在门口骂了一会建国大业的娘,纷纷散去了。他说我觉得我要花100块去看了,我确实不好意思不跟你离了。

    所有的幽默作家都来自奇怪的家庭,有着古怪的童年,或者举止怪异的父母或者家人。。。嗯,我承认我是个幽默。。。作家。

    我妈在家里发现了一只老鼠,于是去院子里抓了一只野猫回家。

    我一个朋友说,我最希望现在中国回归到清朝,大家都梳清朝的头型——他爸是秃头。

    阿乙说:性是一个人在异乡最容易有陌生感,也最容易有归属感的东西,嫖娼是最陌生最寂寞的。。刻骨的寂寞。我说,我在异乡,最让我有归属感的是熟悉洗发水的牌子。

    扬扬说,丫米啊,我好怕怕,听说明天上街会拿大炮轰是嘛?我想去买手纸呀,手纸用完啦。

    我每次去一个旅游景点,总喜欢用白石灰找个地方写:姬十三到此一游,然后拍了照片发彩信给十三。

    同事把铃声改成了小孩哭的声,在我耳边不断折磨我,妈的我发誓晚上回去换成叫床的铃声。 

    把msn签名改成了公司聚餐,来的举手,没人理我。中午自言自语,怎么没人想吃好的呢,MM说,我举手!我说,操,真有举手的啊! 

    我跟同事说今天起的早,强行按住早上五点多给她们打电话的想法。她说你这不算啥,她以前经常半夜两点接国际客户的长途,我说要我,接了电话就说,你好,这里是八宝山火葬场,接尸,请按1,火化请按2,买寿衣花圈请按3,转人工服务,对不起,没有这项服务。 

    收到“二周学好英文”“无痕迹去眼袋”“快速隆胸”的短信,对精准营销的发展忍不住啧啧赞叹,转念一想愤怒了,妈的,谁把我英文很烂,有眼袋的还平胸的事告诉这帮傻逼的? 

    我的处女作发表在大仙那本已经倒闭的杂志上。发稿以后我每天给执行主编打个电话要稿费,他不胜其扰,后来自掏腰包把稿费给了我。从此以后我在msn上一提写稿,他就嗖的一下从在线名单上消失了,屡试不爽。

    篇文章后来成了我进入松鼠会的投名状,据说在松鼠会内部引起相当大的争议,以十三为首的男人们坚持认为那是伪科学,女生们都认为写的贼好。为了争取通过我每天早上六点和凌晨两点都给十三打电话询问,坚持到第三天的时候十三跟我说,你通过了。

    收到六百块稿费,想到连最便宜的鸭都叫不起,禁不住黯然神伤,靠写字发财,那是神话。

    我要稿费的执着劲在媒体圈基本算个神话。新探索的编辑因为拖欠了我半年稿费,他们停刊了。新发现的编辑主任因为不给我发稿,被松鼠会挖了过来,新知客的主编因为不给我发稿,他们从建国门搬到了双井,还常年每个月给我们提供20本杂志。

    中华遗产的编辑因为删了我两千字,被迫跳槽了,世界博览的主编人挺好的,我不好意思折磨他,就在开心网上每天去他的留言板夸他们的杂志办的比纽约客都好,坚持了一个星期,他发短信说,王丫米啊,我已经安排下去了,明天你就能收到了。 。

    说起来读者原创因为按时发放稿费,他们的编辑部主任生了个漂亮闺女。

    网易探索到现在也没发过我写的稿子,所以响指到现在也找不到对象。   

    我想吃点大蒜,天天在路上开车,见到交警查车就凑上去对他哈气。

    离散数学这门学科还真挺文艺的哈。

    招开心网助手,帮我收菜钓鱼讨好奴隶主勾引老男人。月薪5根人参

    早上在小区看见一黑社会小弟训一排黑社会小小弟,他们都梳着蜥蜴头留着大鬓角,我踩着高跟鞋咔哒咔哒的走过去,他们的目光唰都集中在我身上了,我立刻感觉像被黑社会老大包了的女人。  

    今天我对着人重复着重复过一万次的话时,我心里出现了一个盆在接呕吐物。柔情蜜意的我爱你说上一万次也变成了干巴巴的棉絮,所以,怎么能不同情那些超市收银员和售票员呢?有会员卡吗?车票五毛,请往里面走……我觉得她们的暴躁好像是应该的。  

    所有的稿费都收到了,顿时觉得人生漫长而无趣 

    煞风景指的是正做着爱,女人睡着了,更煞风景的是,她还打呼噜。  

    他们说我是科普界的赛金花,请问,赛金花是美女吗? 

    关于贱人我是这么想的,我有一票超级可爱的同事,一个善解人意的头儿,一份还是挺有意思的工作,还有一个会修马桶的老公,一个可以允许我夜不归宿的老妈,一个可以给我寄金赛性学报告的老爸,一个借给我5K块钱但不往回要的老姐,以及若干各有特色的死党闺蜜好友。可我为什么不快乐? 

    世界上最关心你的人是谁?不是老板,就是情敌  

    两天有个晚上陈老师到我们那儿做客,正好赶上停电,门铃响起来MM去开门,我们在里面听见一声惨叫,MM跑进来面无人色的说,刚我看见一个白衬衫上面一排白牙咔嚓咔嚓的动着,没有人头啊!!! 

    嘘,我仅仅是在哀怨而已,天天忽悠人,我的幽默细胞都得了抑郁症自杀了。  

    有没有广告公司的来包我!奥美优先!  

    我这思路不对,我要是被山西煤老板包了,他给我一万块钱,我可以雇叶茂中写啊,难怪女人们不傍技术工种的只傍有钱人。。  

    我这个思路还是不对,我要是被中央办公厅主任包了,雇叶茂中写方案连钱都不用给了。难怪大家都要去考公务员。 

    我要是被艾未未包了,会不会有人一感动免费帮我写方案?  

    打车经过天安门,司机总喜欢把车窗摇上,有天一问才知,从前有一乘客,上车一言不发,路过天安门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把传单向窗外疯撒,后司机被开除。从此司机路过天安门都很紧张。而我每次路过天安门都忍不住幻想包里有一堆龙虎豹插页,一把扔出窗外。 

    兰小欢同学是处男?惊闻此消息,浑身汗毛倒立,取消关注之。  

    我赚钱是给心爱的男人赚的,有了很多很多钱,给他整成姜文的脸,吴彦祖的身材,丛飞的心。——我还真爱国货啊! 

    没被狗咬过,被人咬过,给连岳写了封信以后就好了。 

    从公关公司回来,我跟同事们说,我都嫌弃你们了,他们长的可好看了。 

    上午跟msn上,对实习生小男孩呜呜呜呜,他说,你哭啥?我说你要开学了,见不到你了。他说……我就在外面回邮件啊!

    高跟鞋的好处在于你可以在想象中把鞋跟踩到对方的脸上。再碾两下。 

    王丫米工作去,工作去,工作去。等工作完了,要看多少毛片儿有多少毛片儿,要买多少丁字裤就买多少丁字裤。  

    真希望台湾把我们收回去 

    正准备写诗呢,妈的雨不下了。  

    我确实是女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应该还是 

    购书有感:杂志之多眼花缭乱,但反复过滤之后,能心甘情愿掏出银子的恐怕也只有知音和读者。  

    人家说,我一定要在09.09.09 09:09对她说爱你,我说,我一定要在09.09.09 09:09对他说,给我999块钱吧

    张发财高一历史课时,老师是新分来的女教师,上课提前几分钟就来教室了,站在讲桌旁边,看着班级后方,这时张发财站在最后一排,对着老师大声唱到:我和你吻别在胡乱的夜。那位老师瞪了他一眼,脸红着出了教室,同学哈哈大笑,张发财不以为然的说:操,我又不是唱给她听的,她脸红个机吧毛。 

    一个人吃饭,观察着周遭的人们,前后靠左的客人,情侣,同事,家人.一顿饭下来,扯乏味的话题,周围人的八卦.嘿,发现这就是常态的人生.七情六欲的人生寡淡但乐此不疲的人生.是一只只蚂蚁在同一线路上奔忙的人生. 都是轮回,可以概括和总结的人生.  

    我姐放学回家,说邮票涨价了,八分涨两毛了!我妈说,赶紧买点放着! 

    白天在外面摆摊儿的,推销的,谈生意的,做ppt的,开会的,讲话的,视察的,晚上回家,还不是有咪咪就摸咪咪,没咪咪就自己摸鸡鸡,这么一想,人生真他妈的荒诞。  

    我喜欢死蒲志强……的声音了。哎,他要是不露面光旁白多好,我往死里杨丽娟他 

    世风日下,人人都是孔庆东。 

    我老爸注册了个飞信,昵称:爸爸。 

    前二十五次电话没人接,第二十六次时,听筒里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生气。 

    有一朋友说过,金庸小说里最淫荡的名字是苗人凤  

    戴上隐形眼镜以后,我就像那个吃放大镜下面牛肉的老婆婆,发现我的电脑屏幕大了,钻戒大了,胸也大了。

    闪开!那些叫我姐的男人!这是我的新书,请捧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001】 2012-10-02
    腐食动物 2009-10-02

    评论

  • 哈哈,原来如此。

    “一个白衬衫上面一排白牙咔嚓咔嚓的动着”这个段子经多人演绎过,所以印象深刻……当然,主角是不变的^_^
  • 这是在饭否的记录整理,还是在Twitter的新段子呢?有几个貌似看过,但不确定是在哪一边。
    回复StarKnight说:
    都是推特的,饭否的恐怕是我偶尔贴个旧段子?
    2009-10-02 23: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