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博

    2009-03-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6886844.html

    我的博客很多时候都是杂博…所以肯定不是小庄发明的,最出名质量最高的杂博大概当数东东枪的博客。

    哈根达斯

    周四杨杨过来,办完事情,觉得心情特别放松,感觉特别好,于是跟杨杨说,我们去吃哈根达斯吧!其实我从来都不爱吃这东西,但是花钱获得陷在沙发里,诺拉琼斯做背景音乐,描金的盘子上精致的下午茶,加上氤氲的锡兰茶香气,窗外是拥挤但是无声的长安街的这一切,我觉得好像是表达快乐的一种方式。

    好像因为快乐,想庆祝点什么,除了花钱,也不知道该怎么能表达自己重视这份快乐了。

    另外我是想看看哈根达斯的下午茶,跟我自己在家里做有多大的差距。

    很高兴的是除了冰淇淋和杏仁蛋白饼的饼底我做不出来,我是完全有能力在自己家里搞这样一场华丽的下午茶的。

    Michelle

    我在上岛看见M的时候,一下心疼的要命,她瘦了好多好多。我现在越来越不想以高标准要求自己,我也希望M这样做,我是在这个方面不爱自己,她是在另一个方面,其实我们都应该对自己好一点。

    得到了一件厚实的披肩毛衣做礼物,好开心。

    我们说了八个小时的话,我有点自私,因为我很快乐,虽然知道她很疲惫。

    每次这样的时刻我都觉得我很幸运,有M,有员外,有姬十三,有松鼠会,他们让这个世界变的特别干净。

    SOHU

    参加了搜狐的社区庆典活动,几百人挤在闹哄哄的会场里,我因为对这个地方完全没有感情所以如坐针毡,无法融入会场的气氛里,我央求了朋友好几次要走,后来觉得她也够辛苦还是坚持了下来。

    到最后头疼的不行,跑到酒店的咖啡厅,本来想要杯黑咖啡提神,结果被告知设备关闭了。咖啡厅里飘着难闻的臭男人味道,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在里面歪七歪八的坐着,好几个人身上有刺青,头皮刮的发亮,我暗暗想,现在黑社会跟以前的不一样了,光天化日在星级酒店待命。

    我把有香水的袖子放在鼻子下面看书,后来有一个人绕着咖啡厅里转,用很大的声音喊着欠债还钱,我本来以为他们在玩扑克或者真心话大冒险,等他喊了十分钟还没停以后…我明白了,他是要债的。

    去酒店的商店买口香糖,店员告诉我,他们来了半个多月了,酒店欠了人家好多钱,人一多他们就这样喊。

    搜狐挑这样的地方办活动…不过,你能想象一个四星级的酒店有一帮黑社会在喊欠债还钱的诡异气氛吗。所以我觉得看见这个,是那天下午最大的收获。

    王八蛋局

    我好不容易靠谱了一次,第一个到达吃饭的地方,结果大家都不靠谱,尤其是叶三,两个小时以后才到,不过因为她把原本是该我来的帐结了,我充分完全的原谅了她的不靠谱。

    李淼老师还真是淡定,虽然我猜想他从来都没参加过这样肆无忌惮的饭局,但还是表现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这种气势把竹笋老师都镇住了,他居然一个多小时内都在好好说话,正经说话,不提鸡鸡,也不提炮局。

    阿乙老师却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不但顶了爆炸式的头发,还穿了一件可以在舞台上表演的漆皮闪光的黑马甲,放到高速路可以当反光背心的那种。而且他一改往日埋头看书的风格,打着手势兴高采烈的说了很多话,还变魔术,其实也不说是变魔术,因为变来变去什么都没改变,称为搞怪小品更合适。

    回北京以后第一次见到胡缠,因为没看见他太太,所以我笑容满面的跟他来了个大拥抱,他太太也不是我以前认为的那种成熟女性,眼睛弯弯的,甜甜的,像个大学生。

    MEME老师的夫人,比Meme可爱的多,二虎老师一顿饭都没怎么说话,只是一个劲隔着两个人给我递他的打火机,贴心的要死。

    二老师依然很憨厚的笑,谦虚的给我们讲了讲他被喝咖啡的经历,不过他的待遇不高,只被喝了矿泉水。

    叶三老师姗姗来迟,远远的用一句“我操”改变了饭局上好好说话的气氛,大家终于露出了王八蛋的真面目。李淼老师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光临,大家都没提我们的饭局是王八蛋局的事实。

    我是最喜欢王八蛋局的,但昨天我发现,跟松鼠会呆的时间太长了,我略有嫌弃他们,觉得他们是文傻的念头一会就冒出来一会就冒出来。

    下周郭八回来,期待下场王八蛋局。

    江湖

    半年都没去江湖了。小敏胖了,天晓胡子长了。

    跟邻座的人聊天,两个87年的小伙子,都是北方交大的,他们说,自己是外国人,我说哪个国家啊,他们说,蒙古人…那时候我已经喝了不少啤酒了,脑子飞快的转着,生怕自己说出点什么招人不爱听的话,不过我想因为对蒙古不怎么了解,如果对方是朝鲜人,我的同情心肯定抑制不住的就会大爆发,当然,这种同情肯定是建立在潜意识的优越感上的。

    就跟一个每月能吃到一次肉的家庭看从来都吃不起肉的邻居的表情。

    后来和演出归来的Daniel聊天,他简直就是年轻版的乔治布鲁尼,我问他是不是意大利人,他用那种天天吃肉的语气跟我这个每月吃一次肉的人说,我是美国人,MD。

    后来我们聊起一个黑人乐队,他说在中国的黑人都不算穷人,因为他们还能来得起中国,嗯,这次他用的是提起吃不到肉的邻居那种口气,我问他认同不认同独立宣言,他说认同,我说那你会不会鄙视那些穷黑人,他愣了下说不。

    后来我自己就笑了,我干嘛去追问人家的政治正确不正确,人家都像乔治布鲁尼了,还要让人像甘地,我对人要求太高了。

    后来我们去鬼街吃夜宵,来过好几次拿吉他献唱的。这是老景了,见怪不怪。

    可过来个小伙子去邻桌推销指甲油让我们感慨了半天经济危机,后来小伙子又来我们这桌,他刚掏出指甲油要给我变魔术,我说我们不感兴趣,结果他一样样的拿出了面膜,唇彩等种种不靠谱的产品。我说我是中科院的,刚要一件件批驳他那些东西的不靠谱之处,结果他马上就说,啊,那我不卖给你了。

    过一会给我了张纸条,写着他电话,说有空可以聊聊怎么增加一下他推销的科学含量。

    科学,是多么有用啊!

    今天去了奇遇花园,又遇到了秦轩,每次去那里总会遇到个把熟人。有时候不得不感慨,是不是我真的生活在一个圈子里,北京好歹也有快2K万人了,但为什么周围转来转去的都是有联系的,FT啊。

    这一周过的太充实了,下周也不会闲,老姐请我去泰国玩,我是心里有事根本不踏实,所以给推了,但是想到几千块的便宜没有占到还是很不舒服,真想跟她说能不能折给我1K块现金,我就假装去过了,非常领她的情。

    分享到:

    评论

  • haha。这推销的还挺有上进精神的
  • 这种干净 是理性和感性一起糅合的 奇妙作品:)

    你们 等着我!
  • 哈哈,我就知道分段形式的杂碎不是小庄发明的。

    其实,说脏话的人也许做起脏事并不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