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大了

    2009-03-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6442603.html

    晚上九点多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睡了一天一夜。昨天太疲惫了,从身到心,但回头看看,我又觉得现在的我,不一样了。

    昨天上午,我刚醒过来,发现老妈像做错了事情一样就坐在我面前,吓我一跳,正要埋怨她,她说:gw丢了…

    gw是cobra的弟弟,高三时因为摔伤,造成颅内出血,因为发现的晚,虽然命保住了,开颅手术以后损伤了大脑,好了以后,没有短期记忆,也没有方向感。前一段老妈带他去测智商,80。这么多年,他始终在家,看看书,写写字,很安静,思维和性格,像个十来岁的孩子,但初次和他接触,他给别人的印象是和常人无异。

    尽管他比我大五岁,但这么多年,始终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虽然这个嫂子在生活上照顾他的本事不怎么样,但我始终是理解他,心疼他的。

    老妈说着说着就哭了,早上她去送gw去街道办的康复中心,开自行车锁的功夫,一抬头,他就不见了,她开始还没当回事,骑车往去的路上找,但一直找到中心也没看到,回来问保安,说他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老妈就绕着附近找了一上午,始终没见到他,没办法,回来找我。

    刚开始,还不是特别担心,gw以前有走丢过的经验,因为他对家里的地址烂熟于心,所以打了个车,好心的司机给送回来的。

    虽然这样想,但心里还是着急,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现在出去满街找,找到的几率会很小。一时间脑子很蒙,跟十三说了,一边四处打了打电话,问街道办,城管,警察的朋友或者同学,问他们遇到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一边在网上搜家里人丢了,应该怎么办。

    不断提醒自己要镇定,镇定,冷静了一点,觉得要先分析下情况,gw思维能力正常,知道家里地址,也会打车,所以他跟老年痴呆的老人还不一样,只要开口求助,还是可以回来的。但到现在还没回来有几个可能,也许是他贪玩,在家关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自己在外面,多玩会,也许是现在的出租车和当年的小面不一样了,他不认识,但想到出租车上都有字,他应该能够判断出来,或者,他打了几辆车,人家不拉他,他就把这个办法排除掉了,想自己找回家─但凭他的能力,肯定是找不回来的。

    因为他穿着深色衣裤,外表又和常人无异,没有人会注意到他。虽然老妈去报了案,但公安局也是被动的解决,不会出动人力去找。想来想去,要去1039播寻人启事,出租车司机听这个的很多,如果gw拦了车,司机恰好听到消息,知道他不是骗子,会把他送回来。

    让小风和杨杨帮忙查电视台和报纸的登广告电话,先问电台附近的买哥是否有时间,他正好要出差,杂志社也没人,我给小鹿打电话,借了钱,打了辆车就去了广播大厦。

    没有坐地铁,选择了打车,就是想跟司机了解一下情况,跟他扯了很多,他说只要说得清地址,要看对方的外表,通常会拉,但如果看着不对劲,肯定不管,心里暗暗祈祷,gw能有个好运气…

    车经过长安街,隔几步就是套着红箍的治安人员,这才想起来,现在是两会期间,心里还在想,不知道这些红箍都跪谁管,如果一人发他们一张照片,gw不就有救了吗?

    出门之前,为了了解gw上次走丢的情况,想了想,还是给cobra打了电话。其实一直想瞒着他,我知道如果最后没找到gw,晚一点通知他,他也不会生气。太早和他说,徒增他的担心而已。

    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坚强,等我从广博大厦办完手续,往地铁走的时候,他在电话里,虽然语气还很平静,情绪已经不好了。我拖着两条腿在立交桥上,一边安慰他,一边想流泪,到现在还没有吃饭,我觉得体力已经有点跟不上了。看见风里皱眉的警察,我想,还是要坚强,坚强。于是在报亭买了两本杂志,跟摊主搭讪几句,转移下注意力,感觉好一点了。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盯着长安街边的街心花园,期待着能看见gw的身影,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还是希望奇迹出现。到了家门口,老妈和老姐又去附近的公园找了,我在马路上,来一辆出租就向里面张望。始终也没有。

    楼下收废品的小贩,买水果的大姐,小卖店的店主,小区保安,都跟我们很熟悉,早上老妈已经跟他们交代过了,现在去问了一圈,还是都没看到,大家都投来关切的眼神,多少让我好过了一点。

    天慢慢擦黑了,进到家里,杨杨和小风都发来了登广告的电话,又开始脆弱,这时候天已经很冷了,如果gw在外面过夜,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得住,又给老虎庙哥哥打电话问政府对待流民的政策,本来寄希望于街上有流浪的政府能主动收容,没想到老虎庙哥哥说除了天安门附近,政府是不管的…他说明天发动下前门的流民帮忙找,眼泪一下差点掉出来,感谢着挂了电话。

    坐在那里,呆呆的继续想,天黑了,他如果是贪玩的话就该回来了。拖到这个时候,很可能是没有办法主动回家了。最坏的结果,是他被拐骗到黑煤窑做黑工,次坏的结局是他找不到家,随便在哪里睡了,现在还有两个希望,我在电台发布广告的时候说愿以两千元酬谢找到他的司机,8点半播出以后,听见的司机如果遇到他,也许会把他送回来,第二天如果他冻病了,也许会有人上去问他…

    给王小山打了电话问他失踪人口的情况,他先告诉这种拐骗劳工只在外地有,发生在北京不太可能,他还挺替我着急的,放了电话又给我发短信,说有公安局的朋友要不要帮忙…

    在那里正设想着他的情况,计划着明天该做什么,突然老妈闯进来惊喜的喊,找到了找到了!!!

    慌乱中跟老姐说赶紧给cobra电话,一边跑过去。

    gw正脱外套,一边细心的叠着,一边得意的说,自己找了个司机给送回来的没给钱。他说“我会说!”老妈要下去看司机,他说司机走了,老妈说我们要给司机写信,他还是很得意,你们愿意写写吧,反正我跟他说好了。突然意识到,gw缓慢的在长大,他现在有了自由的意识…

    回到屋子里刚才溅出的眼泪现在全部涌了出来,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打电话跟cobra发泄了一通,一边给知道这个事情的朋友和关心gw的人发短信,发消息。

    终于平静下来,我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这样坚强。公公去世的时候,我跟崩溃也差不多了,从上海哭了一夜到北京,剩下的时间除了哭就是哭。

    如今没有人依赖了,没有办法,只能选择振作,白天的时候好几次刚想到GW受苦的样子,自己赶紧就把这种念头打消了,告诉自己悲伤没有,难过没用,理性再理性,镇定再镇定…

    只是很早睡了,今天上午起床,处理点事情,又觉得困倦,所以睡一会,本来晚上要参加叶三的王八蛋局,定了闹钟,但一睁眼已经九点多了…

    对于别人,这可能不算什么,对于我,好像就像经历了一场很大很大的煎熬。所幸的是,都过去了。

    分享到:

    评论

  • 他会用手机么?
    回复a79v说:
    不会啊:(
    2009-03-15 11:29:49
  • 成长的过程有时候好痛苦,但是
    things cant kill you certainly make you stronger!
    有很多人在你身边,在gw身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