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省心:历史动物园

    2009-03-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6318931.html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安全检查,下午两点,我终于如约来到轻卡的办公室。刚坐下没多会儿,就听见沉重疲惫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轻卡满头大汗地走进来,他一边向我点头示意,同时抄起桌子上的水杯,连着喝了几大口水。
    “啊。。。。。”他咽下最后一口水,掏出手绢开始擦汗。“怎么就你一人,GEE呢?”
    “我没让她来,怕吓着她,我还是先替她趟趟道儿吧。”
    “呵呵,危险倒不至于,就是开始挺别扭的。而且有值班人员看着,不会有事儿的。呃,,,,那什么,钱带了吧?”
    我赶紧数出500块钱递给轻卡。
    “嘿嘿,你知道吗,为了组织这次N4T的专场,都快把我给累死了。这个价钱已经是非常优惠了,可就是没发票啊,我是一边儿为咱网友服务,同时也给同事们谋点儿小福利。双赢,双赢。而且你想想,其实真不贵,花500块钱和那么多牛逼的人见面,多值呀。”
    “是是“,我点头应着,“那帮人呢,都谁来了?”
    “来一堆了,都忙活着呢。老贾第一个来的,进来就奔貂蝉去了,结果差点儿让吕布给摔死。”
    “哈哈,你们应该把吕布和貂蝉分开呀,一人一笼子。”
    “不行呀,科学家和心理辅导师费了老半天劲,吕布才答应跟着时间机器回到现在,但条件就是必须得把貂蝉同时弄回来,而且俩人得住同一个屋子,他得看着她。”
    “那什么,咱边走边聊吧,我都等不急了。”我一边搓着手,一边强压着内心的焦急。
    穿过一条长长的通道,又过了两个安检口,眼前一片豁然开朗,低矮的树丛中整齐地排列着一排排的水泥房间,弯弯的小径纵横其间,每个房间都隔着护栏,不时有工作人员来回巡视。
    “咱先看谁去呀,省大人?”轻卡边走边问。
    “李白,我惦记丫一路了!”
    转过几个小弯,我们来到一排红房子前,打头的第一间房门上写着“唐*李白”。轻卡推门进去,一个值班的小伙子正趴在桌子上打盹儿,轻卡冲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据值班人员五米处是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落地的钢化玻璃使房间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一个中年人正闭着眼斜卧在土炕上,他发须斑白,精神十分萎靡。轻卡从值班柜里拿出钥匙,轻轻把房门打开,中年李白被开门声惊醒,睁开了眼睛。
    他 显然经常接待来访者,身体一动不动,只是眼睛里放出焦虑的怒火,嘴里咕哝咕哝地说着什么。我赶紧抖擞精神向前一步:“太白先生,您的诗太牛逼了,我尤其喜 欢那句‘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话还没说完,只见李白紧皱眉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嘴里更大声地咕哝起来。轻卡急忙从兜里掏出一瓶 小牛二拧开了递过去,李白接住之后直接仰脖儿就是一大口,然后噎得满脸通红痛苦不堪,一边勉强咽下去同时看了一眼手里的酒瓶,突然挥手把酒瓶砸了过来。只 听“叭”的一声,酒瓶砸在了钢化玻璃上,顿时玻璃茬子飞溅开来,刺鼻的酒精味儿弥漫散开。
    轻卡一把抱住我就往外跑,顺手把房门给锁上了,值班人员 也窜过来准备迎战。“没事儿没事儿”,轻卡整理了一下情绪,“没办法,丫只喝沪州老窖,一顿至少一瓶,可谁他妈供得起呀!那谁,小张,你一会儿弄点儿酱牛 肉安慰安慰他。”然后转向我:“走吧省心,他今儿心情太不好了,你跟他什么也聊不了,咱去隔壁看杜甫去!”
    我回头再看一眼屋里,李白此时已经坐在床边,正气哼哼地翻着白眼儿捻胡子呢。
    杜甫的房间跟李白的一模一样,我们进去的时候他正在桌子上写字,地上散落着一条条的白纸,上面的墨迹还没全干。我们俩刚一进去,杜甫突然抬手指着我,用浓重的河南话厉声道:“安得广厦千万间?”
    我一愣,旋即应道:“五环均价破九千。”
    杜工部一听就急了,先是轻轻摇了摇头,嘴里嘟囔着“怎么还这么贵呀!”紧接着深深叹了口气,提笔在白纸上写下两个大字——“悲夫”!我正要套磁,他又猛抬头道:“朱门酒肉臭!”
    我赶紧抢步上前,握住他老人家的手对答:“路有站街女!”
    杜甫眨了眨眼睛,然后转怒为笑:“喔,那就无所谓了,反正我们重男轻女。”
    我长舒一口气,趁机继续:“杜老,我喜欢死您了,您能送我一张字吗?”
    杜甫冲地上点了一下头,说:“你随便挑吧,我就不给你单写了。”
    我大喜,立马弯腰开始挑,终于选中一幅字,上面用行书写着:“此身无归处”。我如获至宝,赶紧叠好了揣怀里,点头退出。
    一出来轻卡就开始打击我:“这玩意儿我们有的是,字儿确实是他们写的,可材料全是现代的,你拿潘家园人家根本不认。”我说我没打算卖钱,就是觉得老家伙这五个字特到位,特通我心。
    正说着忽然从远处跑过来一人,仔细一看是老桑,他捂着脸跑到我们跟前,我这才发现他脸上有几条明显的血印子。
    “怎么回事儿呀这是?”
    “嗨,别提了,这不刚去瞧杨贵妃了吗,我其实就想摸摸她那个是真的还是假的,结果丫上来就给我一大嘴巴,要不是值班的拦着,我今儿非办了丫不可!”
    “消消气儿政委,您不值当的跟一唐朝娘们儿一般见识。。。。。那什么,到底有多大呀?”
    老桑一听这个来了精神,双手比划了一个大圆球,“真不小,得有这么大个儿,这要是两主席来了,后半辈子的MILK就全有啦。”
    三个人哈哈大笑,轻卡边笑边说:“那也不让两主席来,谁让丫不摆席呢!”接着又是大笑。
    告辞老桑,我和轻卡往宋朝方向走去,我想再见见柳永,跟他学习学习。
    路 过汉朝的时候,看见一个房间外头烟雾缭绕,与众不同,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关羽的房间。只见关羽衣衫整齐地端坐床前,双手扶着膝盖,正在闭目养神。他面前跪 着十来个人,第一排是司机、大猫、藏蓝天,我用眼睛询问大猫这是什么情况,大猫压低了声音说:“我们都他妈被套了两年多了,实在是受不了了,这回专门来拜 拜活关公,要是再不管用我就清仓销户,再也不炒股了。”此时只听关羽清了清嗓子,放出一口山西话:“中国股市如竖子曹贼,毫无信义,若不刮骨,何以疗毒? 尔等若不留备一手,则必千里走单骑。”大猫等人听着似懂非懂,不知所已,只好喏喏应承。
    我对关羽没什么兴趣,出门继续往前走。没走多远又看见一屋 子,里头传出女人啊啊的呻吟声。我和轻卡精神都为之一振,凑过去一看,只见沙化趴在床上,身上骑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儿。老头儿双手在沙化背后一通乱捶, 疼的沙化直歪嘴。见我们来了,沙化挣扎着招呼:“省心快来,让华佗也治治你的颈椎病,特管用,我都想在他这儿办张卡了。”
    我扫了一眼华佗那双手,青筋暴露,指甲倍儿脏,心说算了吧回头再给我掐死。
    出 了华佗的屋子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柳永的房间,路上我还担心柳永是福建人,说话听不懂。轻卡说没问题,丫四处嫖娼,什么口音的野鸡都搞过,这几天正下功夫考普 通话二级呢。果然刚一进房间,屋子里正放着郭德纲的相声,柳永一边踱着步一边似懂非懂地听着,嘴里还跟着叨唠着。我往床上一看,发现床上还散放许国璋英 语、普通话水平测试题、粤语发音对照表。。。。。。
    我凑上去夸他:“柳兄够好学的呀,不愧是北宋第一词人。”
    柳永冲我轻施一礼:“我这不 是整天跟MM混吗,MM们一个个儿都贼着我的词,我要是听不懂她们的话,不定哪天就得让她们把我连人带词都给卖喽。”然后他凑向我的耳边说:“那天我接待 了一个英国大使夫人,才发现原来夷狄真有好货,我准备速成英语,然后用英文给她浪一首词,让丫两天不见我就跟丢了魂儿似的。”
    我竖指赞叹:“柳兄 牛逼,真情真义。让我一下子想起了你的《望海潮》,头来之前我还背了一遍呢,尤其那句‘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真给劲儿。不过你说的是杭州,其实现在北 京的夜生活也不错,酒吧KTV遍地都是,南城的野歌厅节目也挺多的,就像你写的‘参差十万人家’,而且不贵,哪天我带你戏戏果柳柳蜜去。。。。。。”
    柳 永眯着眼听着,点头应答:“好说好说,我一直憋着那天呢,那帮科学家真孙子,把我弄这儿来倒是好吃好喝的,可追随我的那帮MM一个都没跟过来,还他妈柳三 遍呢,我现在一遍都柳不了,素死我了。哥们儿你出去一定帮我想想办法,我听说后海自古繁华,虽无三秋桂子,也有十里荷花,我保证到了那儿不出一个时辰就让 MM们‘英英妙舞腰肢软,倚轻风,佩环微颤’。。。。。。”
    我狂喜:“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负责车接车送,你使不过来的MM给我留俩就成了!”
    出 了“柳公馆”,一看隔壁是苏东坡,于是顺道展一眼。正碰见陋石抱着吉他给苏东坡边弹边唱“朝月几时有”,苏老头儿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听罢用生硬的“川普 ”问陋石:“我是豪放派的代表,但这曲子更偏婉约,所以估计原唱是个女的。”陋石点头称是:“没错儿没错儿,她叫王菲,个性挺豪放的,抽烟喝酒打麻将,跟 好多男优纠缠不清。”
    “哦。。。。。”苏东坡抬头看着天花板,似有所思的样子,“虽然都是当家子,看样子比我们家王弗和王闰之都有个性,就是不知样貌如何,是否爱吃东坡肘子。”
    陋石淫笑两声:“爱吃爱吃,何止肘子,东坡先生身上的东西她都爱吃。。。嘎嘎。。”
    我和轻卡强忍恶心捂着嘴冲出门外,轻卡一边呸呸啐唾沫,一边不解地问:“苏东坡不是挺老实一人吗,怎么一见陋石这样了?”
    我答:“其实苏东坡最虚伪了,丫前脚写了《江城子》,后脚就娶二房。我估计他也是憋坏了,一见陋石留着长头发就产生了错觉。”
    接着和轻卡又转了几个笼子,其中路过诸葛亮的时候停了一下,只见一觉、一万和呢喃正跟孔明先生搬杠呢。孔明手里拿着羽扇,指着墙上的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说:“依我看,当今世界,依然是三足鼎立之势,即中、美、俄三分天下。其中俄罗斯占地利,美国占天时,中国占人和。”
    一觉首先发难:“中国人向来不和,何来人和?”
    孔明:“中国人满地球播种,所谓“四海之内皆直系”,此即人和也!”
    一万部长豹眼圆睁,钢发冲天,豁然而起曰:“近有日本之肘腋之患,远有英德之虎视眈眈,何止三足鼎立,实乃七雄乱战。”
    孔明:“我早在《后出师表》里就说过了,‘今贼适疲于西,又务于东,此进趋之时也。’如今我当远交而近攻,一方面与欧盟签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一方面挑动美国在中亚建立军事基地,令美俄深陷泥潭,同时加紧备战,务求肃清倭奴,恢复汉室。。。。。。
    呢喃冷笑一声:“哼哼,恐怕先生出师未捷,这边已遭颜色革命。而且当今世界军备竞赛远非汉末可比,上有卫星下有核潜,先生拿什么跟人家PK?”
    孔 明轻摇羽扇,微微一笑说:“我虽然没有奔驰宝马但是有木牛流马,虽然不能亮剑但是可以草船借箭,虽然不能六下江南但是可以六出祁山,虽然背不下八荣八耻但 胸中有雄兵百万。贼盗虽然武器先进,但不要忘了,我们有时间机器呀。可令兵部速将希特勒希姆莱等人悉数召回欧洲,再将拉登萨达姆召回中东,另外我愿亲赴美 国,会晤马丁•路德•金,游说他揭竿而起,率领美国黑人全面暴动,最好能再来一回南北战争。。。。。。”
    我越听越瘆得慌,后脖梗子直发凉,赶紧拉着轻卡逃出屋外。
    天渐渐暗下来了,轻卡看了看表说:“时间差不多了,你看看还想见谁吗?”
    我想了想,说:“看了半天男的,怎么也得看看女的呀,李师师在哪屋呢?”
    轻卡一咧嘴:“我就知道省大人不是吃素的,可李师师实在太抢手了,队都排到明年去了。”
    我一惊,瞪大眼睛问:“我操,你们总不会逼着李师师坐台接客吧?”
    “哪儿呀,女的比男的更想见她!人家当年是全国时尚标竿,媚男功掌门人,搁现在就是范思哲、普拉达、张曼玉、苏菲•玛索的结合体,今天光咱N4T就一帮小富婆儿哭着喊着要向她学习时尚要领和擒男绝技呢,所以你就别去添乱了。”
    我咬咬牙:“哦,那今儿就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回头你想着让大乔和小乔学学推油,哪天我过来跟她们弄弄3P。。。。。。”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显摆贴 2009-03-09

    评论

  • 真8错,奶时候写的呀?代来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