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磕开坚果的松鼠

    2009-03-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5974874.html

    给大众软件写完这篇稿子以后自己看一遍,结果每次以为看完了都发现后面还有…实在是太长了,我真佩服我自己!

    情人节甜蜜的晚上,你兴冲冲捧着一束玫瑰送给女友,却被对方尖锐的指出那其实是月季;新买的小金鱼放进加了自来水的鱼缸里,神气快活游姿漂亮,第二天却发现它们全都死了……

       生活中这样的尴尬无处不在,只因为我们掌握的科学知识不够多不够严密。但这也不能全怪我们——除了在实验室里各种有趣的实验能让我我们体验到一些乐趣,密密麻麻的公式、枯燥晦涩的理论,还有一大堆拗口的术语……科学总是裹着生硬的外壳阻止我们接近,谁愿意主动选择杀伤脑细胞的活动呢?

       现在,有一群身在科学圈中的年轻人试图改变这样的状况。他们希望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科学世界的有趣和神奇,他们称自己为松鼠:“磕开科学的坚果,让大家品尝科学可口的果仁!”去年4月,他们建立了网站,沿用了团队的名字“科学松鼠会”,主打的口号是:“让科学流行起来!”

       听起来是一个艰难的任务,但用了七个月的时间,他们真的做到了。在去年11月的“德国之声全球博客大赛”中,这个以科学为主题的blog击败了来自政治、娱乐、体育领域的热门博客,获得了“全球最佳博客”和“全球中文博客”两个公众奖项。从《中国青年报》到湖南卫视,甚至还有《华尔街日报》……科学松鼠会的身影出现在各地、各种媒体上。同时,他们的网站日访问量也超过了2万,订阅量则有4万之多。

       为什么会一起流行起来,科学和他们?

       科学松鼠会创始人姬十三说起这其中的秘密:“有趣,实用。”

    科学也能如此有趣  

       2008年4月1日,科学松鼠会以一期《愚人节周刊》正式亮相。那一天,全世界都在绞尽脑汁骗人,他们却严肃地播报了几条科学新闻,包括噩梦能够提供人体免疫力,小行星接近地球的时刻人类能够明显感觉到体重减轻等等。其中一条,“通过小便的夹角和速度计算健康值”的公式广为流传,有很多人甚至计算出了数值认真地反馈回来。那个愚人节,小便成了流行的话题。也许这方式太有趣了,当松鼠会公布这一切只是个玩笑,并没有人觉得受伤而去责怪他们,反而有很多人被吸引,从此成为他们的忠实读者。

       4月1日,科学松鼠会选择在这天和这样的方式登场,不能不说它别有一番意味——从一开始,就颠覆了科学正襟危坐的刻板形象。直到后来的“搞笑诺贝尔奖”,他们更是大规模讨论发帖,来自正规科研院所的科学家们展现出另一面幽默和智慧,人格魅力更为浓厚,从而让一些从前并不非常关注诺贝尔奖的人,也开始等待真正的诺贝尔奖项的颁布。

       轻松的风格永远无敌──没有大量堆砌的公式和符号,只有生动的例子和俏皮的语言。令人头痛的“赛局理论”,被数学博士用“地主给长工分饼”的故事阐述的清清楚楚;勾股定理变幻成充满搞笑台词的漫画;“蜘蛛”自己跑上来讲述一生的经历,“传授”结网的奥妙;至于小孩子感冒时究竟该不该吃药,看完医生家里夫妻吵架的故事,你自然会恍然大悟。

       文章的内容也是包罗万象,囊括天文、地理、生物、医学等等各种领域。从土星光环消失到恐龙的故事,从流感的历史到爱情的秘密,从拔叶柄到流浪猫,从拖延症到雪花史……下一篇文章会讲什么样的故事?读者永远也猜不到。

       这些有趣文章的作者,大多是来自科研院所的专家或在读研究生。但他们并非人们普遍印象中鼻架眼镜的书呆子,时常地,他们也会冒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并打算拿来刁难读者——于是,一台与新闻杂志合作的问答栏目“Dr.U(Dr.You)”出现了。

       “耳机线为什么总是缠绕在一起?”“全世界的人为什么高兴的时候都是笑而不是哭?”“怎么把一头笨重的蓝鲸送上太空?”“同样的窗户,苍蝇为什么飞进来容易飞出去难?”……这些古灵精怪的问题被发布到网站上,平均10天一期,而每期都会收到上百条五花八门的答案。

       大多数的参与者也都具有一定的科学背景。他们从自己的专业出发,为这些无厘头的问题给出了科学性的解释。比如蓝鲸上太空的问题,有人提议带着胚胎升空或者到了太空再克隆一个,有人则建议通过物质波衍射的方法,使蓝鲸聚焦到目的地,还有人计算起了蓝鲸的血压和压强的关系……最后,答案最靠谱的那位优胜者,除了可以获得一份礼品外,还可以享受一期“专访”待遇,介绍自己的博客,推广自己,甚至还可以发布征婚启事。而读者们在看似荒诞、天马行空的讨论中,也不知不觉的增长了知识。

       不光有趣,他们还是一群不安分的人,为剥更多科学的坚果,甚至远涉大洋彼岸。垂涎着《纽约客》和《新科学家》两份杂志中精彩的科学文章,科学松鼠会迅速成立了小红猪翻译小分队,每周发布江湖召集令,欢迎大家来抢稿,之后在最短的时间内跟大家分享。看的人喜欢,翻译的人也积极,有时候一篇稿子甚至会出现两篇风格不同的译文。他们的口号是:“把鬼子的秘密文件破译出来!”

       这也引起了“鬼子们”的注意。“有意思的、以松鼠命名的科学团体”,德国一家著名的科学博客,向德国大众介绍了他们这位来自中国的同伴。德语专业出身的松鼠“小熊”(ID)翻译了这篇文章,并且给对方留了言,一来一往,中德两方的科学博客成了朋友。

       虽然所有提到科学松鼠会的人首先想到的是“有趣”两个字,但实际上,这并不能完全概括他们的特点。事实上,在他们的网站首页,松叶图标旁,一行低调的小标题是:“专业、好看、活泼、有容。”

       姬十三说:“把科学变得美味只是一种手段,拉近科学和大众的距离,传播科学思维和科学理念才是重点,比如生活中处处是科学,用专业的视角对准生活,解读生活,科学才有更重要的意义。”

       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科学松鼠会的成员发表了一系列关于地震的文章,内容涉及地震成因、地震预警、灾后心理救援、疾病防疫、城市建筑等各个方面。因为写得专业严谨却深入浅出,被很多媒体广泛转载,在那场巨大的灾难中,贡献了一份坚强和理性的力量。

       奥运会期间,也是松鼠们忙碌的时刻,从菲尔普斯的“鲨鱼皮四代”到兴奋剂的检测,算下来,他们一共发布了将近60篇“奥运中的科学”。大部分文章后来都发去了平面媒体,因其一贯轻松有趣的风格,让大众关注奥运的同时,也喜欢上了科学。

       事实上,自从网站上线以后,每当有公众事件发生,松鼠们总是做出迅速的反应。“三鹿牛奶事件”刚刚爆出,科学松鼠会在第一时间发出了“三聚氰胺是如何混进牛奶里冒充蛋白质”的文章,接着,食品学博士、化学、医学专家纷纷从各个角度撰文阐述三聚氰胺导致肾结石的机理和对人体的危害。

       关于健康和食品安全的文章,总在网站上最多也最受关注的内容。方便面里究竟含不含蛋白质、桔子生虫是怎么回事、宝宝需不需要补铁?……秉持客观中立的立场,又符合读者的需求,更重要的是,答案总是让人信服,“科学松鼠会”愈来愈受到公众的信任。很多食品安全的公共事件发生以后,很多人不去看电视报纸,先跑到科学松鼠会来找答案。一个玩票性质的组织,就这样慢慢在大众心中建立了公信力,姬十三特别高兴。

    用爱和同情传播科学

       去年12月12日,夜空中出现了2008年最大的满月。有位读者看过科学松鼠会的文章以后给姬十三写信说,他喜欢松鼠们娓娓道来的语气——前一天,他指着夜空最亮的两颗星,对同学说快看金星和木星,旁边天文学专业的同学丢给他一句:“无知,那是天狼星和老人星。”这让他感觉很不快,于是也更加珍视松鼠会一直保持的平等的沟通态度。

       姬十三说收到这封信让他很受鼓舞。“我们一直在做的是科学传播事业,而不能算是科普。”在去年12月6日“北大科学传播论坛”的演讲中,他针对“科普”和“科学传播”两个概念的不同解释了五分钟。“传统的科普,让人想到的是专业的名词、冷冰冰的面孔还有自上而下的知识灌输,我们想做的不是简单的知识发布,而是传播科学之美和科学之趣,更重要的是在平等客观的思想基础上,传播科学方法、科学定律和科学思维。”

       他的想法也获得了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的肯定和支持。在后来的讨论环节,姬十三补充说:“我们每个人都有无知的领域,传播的过程,也是分享的过程。”

       北大科学传播研究中心的吴国盛老师说得好:“‘科普’一词中,隐含着单向传播的不对等性,在这样的传播情境中,将传播者塑造成了专家、权威、知识的所有者,而受传者则成了无知者。这和现在民主社会中的平等意识是相悖的。科学传播中的“传播”原词是“communication”,可以翻译成很多次,包括交通、通讯、交流、沟通和传播,包含着交互的意味,是在同一种文明的底色和共同的理念背景之下的一种行为。现在很高兴看到年轻人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这种“分享精神”不仅存在于松鼠们和他们的朋友之间,也存在于每一只松鼠之间。上百位不同专业背景、不同地区的松鼠聚集在一起,专业的不同、个性的差异也常常导致观点的冲突,但在“让科学流行起来”这一理念上,松鼠们却保持着高度的一致。他们各尽所能,除了发表文章,还组织不同的活动,做各种各样的尝试。

       差不多每隔一月的周末下午,奇遇花园咖啡馆里就会举办一场气氛热烈的“小姬看片会”,门外的海报上有一句大大的口号:“把鬼子的好片一网打尽!”

       好片并不是最关键的,进电影院或买盒DVD甚至在网上下载,也能自行看片。但科学松鼠会的秘密武器在于影片解说和讨论。首期看片会的选片是《Powers of ten》(10的次方),影片开始,是草地上快乐的野餐,随着镜头上升,10米、100米、1000米……以10为等级,高度次第提升,地球变小,星云出现,银河成了一小团,甚至俯瞰整个太阳系……大家给这个片子的评价关键词就是“震撼”。影片固然好看,但三个天文博士组成的豪华解说团却更为精彩。来自中科院、清华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的三位天文学博士分别针对观众提出的各种古灵精怪的问题不慌不忙,给出合理又深入浅出的回答。

       每期的看片会,放映之前还特意安排了表演时间:科学作家的魔术表演、知名漫画家的吉他弹唱,专业音乐人现场献唱……另外还设置了问答礼品发放和现场抽奖的环节,科学看片会寓教于乐的热闹,几乎可以媲美娱乐活动。经常是,看片会的消息一经发布,第二天看片名额就满了,这让活动的组织者小姬觉得很内疚,每次都要回复上百封邮件说对不起。身为记者的她,为了争取到一个免费的场地,竟然做起了公关人士。

       在一个有壁炉、有铁皮玩具的“三号会所”,进行的是“小鹿读书会”。组织者小鹿,是科学松鼠会里为数不多的文科背景会员之一,他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在《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做记者,对科学的爱好,让他成为了一只活跃的松鼠。虽然非常专业的文章他现在还写不了,但组织读书会却是他的优势。每期的读书会,网站会预先公布书籍的名称,大家报名以后开始阅读,正式的读书会大概有20左右的人参加,大家讨论书的精彩部分,给出自己不同角度的解读,而全程的讨论会被记录,最后公布在网站上,就像活动的宣传语一样:“阅读是为了发现:你并不孤单”,读书会让科普书籍有了最大价值的呈现。

       以前,大多数松鼠会的活动都是在北京举行,遍布全国各处的鼠友只好“望京兴叹”。不久前,鼠友基数同样庞大的“上海支部”终于有人自告奋勇,组织了“达文西哒哒哒小分队”。“哒哒哒”是个拟声词,象征一群人走路声音,取意“带领、组织大家一起参加各种科学类的展览、讲座、场馆等等场所”。

       科学松鼠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分舵活动以组织者冠名。上海的这位组织者达文西是一个在媒体工作的女孩儿,虽然是文科生,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科学爱好者,并拥有强大的组织能力。她率领的第一期活动是“走进解剖室”。开始她还担心人体解剖不会被大多数人接受,待到报名的信箱塞满了邮件,她才意识到这一活动让多少对科学感兴趣却“无家可归”的人找到了组织。由于名额有限,许多邮件都使尽解数吸引眼球,比如有一封热情洋溢的报名信这样写:“一定要让我参加!周末的下午,死党们逛街血拼,而我去看人体解剖,想想都很酷!”

       科学就这样一点点流行起来。松鼠们的创意层出不穷,有为了鼓励科普爱好者举行的“科学写作征文”;也有大规模的“科学创意市集”;最近,科学松鼠会还和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中国科技馆,联手发起举办了“科学爱美丽”作品征集大赛。除了传统艺术作品的提交,参赛者还可以提供自己的想法和方案,一旦入选,将由中国科技馆投资来实施。

       一切围绕科学,却又如此吸引人,科学松鼠会的出现,让人感觉科学成为时尚并非不可能,但姬十三特别强调:“可以说科学松鼠会把科学流行化,但绝对不是娱乐的科学,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严谨事实基础上的。”

       他们强调严谨和专业,也强调爱与同情。

       松鼠会的留言板上,时常有人会留言询问各种各样的医疗、保健问题,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能得到来自医学松鼠的准确解答。

       有人跑过来问:科学松鼠会是不是公益组织?

       “我们是把科学松鼠会定位为公益组织的”,姬十三说。

       第二期Dr.U问答中,获得优胜奖的呼伦夫是一位来自内蒙古的小伙子,他在获奖感言里写道:“我是一个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的患者,很多人都不了解这种疾病,霍金的疾病就与我们这个属于比较接近的。在这里宣传一下。希望现代的科学技术越来越好,找到治愈这种疾病的方法。上学期间我学的是文科,由于身体原因现在待在家里,不过自己仍在关注自然科学,虽然不懂不过很感兴趣,那天发现松鼠会后,很喜欢,因为好多科学内容让自己又燃起了儿时科学的热情。”

       照片上呼伦夫的灿烂的笑容打动了所有人。迅速地,松鼠们组织成立了一个临时特别小组,在美国的Anpopo联系上了华裔科学家肖啸。李清晨和BOBO两位医生解答相关临床方面的知识。DNA收集了一些基因治疗和干细胞治疗的研究进展。小红猪翻译小组的译者BY翻译了国外的相关资料。最后来自《科学牛顿世界》的记者小蓟,采访了神经内科的专家,并自费跑到内蒙古探望了呼伦夫病人,执笔了最终的成文。

       谈起这件事,姬十三的语气不太轻松:“对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的的关注,最终的效果不敢保证,但我们会竭尽所能。另外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会一直做下去。”

       “科学松鼠会具有知识,这个毫无疑问,他们也在强化爱与同情的特质。”一语道出了科学松鼠会的特质,这句话来自著名专栏作家连岳的序言,为科学松鼠会2009年上市的新书《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

       科学松鼠会为科学披上的五颜六色的外衣,让他们进入了2008年十大科普事件的候选名单。

    传播科学的松鼠们

       “我翻开去年此时的日记,发现空空。也许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建一个交流的论坛,并不是生命中多么值得记忆的事。”

       去年11月20日,科学松鼠会成立一周年那天,姬十三在回顾日记中这样写道。创办最初,他并没有想到,科学松鼠会现在会得到如此多关注。一年前,他还是一名自由的撰稿人,为多家媒体撰写专栏,大多是科学性文章。一开始,只是和几个同行交流,觉得科学写作应该用更多的方式呈现,于是在google上成立小组,再后来的网站上线,虽然中间经历了很多波折,但最终还是获得了大众的认可。

       这一过程中,有姬十三自己的努力,也有众多热情善良松鼠们的功劳。

       最初的科学松鼠会,网站服务器来自朋友的免费提供,各种程序则是宇宙学博士Gerry这一业余爱好者边学边做。除了一些媒体的科学编辑记者,大多从事科研的会员写惯了论文,并不擅长写科学小品,于是,老松鼠们担负起了培育人才的责任,姬十三则和编辑们讨价还价,为松鼠们争取更多的权益。

       来自上海的医学博士BOBO(笔名薄三郎)深有感触:“虽是在读医学博士生,但若把高血压写的明白又好看耐读,却觉得很困难。最初写作时,说话啰嗦,如同流水账。 第一次为《新京报·新知周刊》的徐来(钱烈宪)写稿,在电话中被多番“指导”,规划思路,初稿写了快2000字,最后被编辑到1200字不到。第一次为《新探索》写生男生女问题,同董董编辑电话长谈半小时以上,请教生产过的女士,查阅妇产学经典著作,初稿写了快9000字,最后成稿3000字 。”现在的BOBO,在十几家媒体上都发表过文章,已经在科学圈里小有名气。

       上百名松鼠,在多家媒体上以科学松鼠会或者个人的名义开设了专栏,成为构成科学媒体撰稿的中坚力量。正如《小趋势》的著者马克·佩恩所言:“那些小的、新的、热情的群体,正在社会发展中起着重大作用。”科学松鼠会的朋友、志愿者、读者…这些热爱科学的人汇集在一起,让科学传播事业有了更多的活力。

    重拾科学之美

       偶尔群聊起往事,会发现,在某些方面,科学松鼠会的成员有着相似的经历:他们大多是看着《科学画报》等科学报刊成长起来。这些历史悠久的科学报刊,还有《小灵通漫游未来世界》等少儿科普作品,伴随了他们的儿时甚至青少年时期,对吸引他们走上理工科学研究的道路起到不可磨灭的作用。

       但像《小灵通漫游未来世界》如此经典的科普作品毕竟还少。而且,少年时代对科学的好奇心和兴趣,往往在冲刺高考时,被那些堆积如山的公式和名词无情地削弱。很多人提起当年这段经历还引为憾事。

       “电视是最有效率的”,虽然至今未能实现,但大型科教电视栏目《科技之光》主编赵致真坚持呼吁创办一个真正的科技电视频道,在他看来,电视的受众面更广泛,实验室里显微镜、内窥镜、红外紫外线下的景象都能形象地呈现出来。

       幸运的是,网络时代来了。这一传播渠道真正流行是在上世纪后期,以横空出世之态,继报刊、广播、电视之后,被列为“第四媒体”。传播者和受众的关系更加平等,更加互动。

       去年12月26日,在由大众科技报和中国公众科技网共同主办的2008年度中国十大科普 事件评选结果揭晓,“‘科学松鼠会’人气蹿红,博客科普受关注”和“胡锦涛在中国科协50年大会上讲话”、“‘神七’航天员舱外活动”、“‘三聚氰胺’公众食品安全事件”等一起入选2008下半年十大科普事件。

       近几年来,三思、格致等科学群博逐渐崛起,新浪、网易等门户网站的科学频道也愈来愈受到关注。

       评选中,写给科学松鼠会的评介词是这样的:“博客是近年来兴起的新的网络传播方式和平台,依据这一平台,科普博客也开始崭露头角并受到关注。今年以来,一个基于科学写作而成立的团体——科学松鼠会,以博客讲故事的方式,辅助实体活动,传播科学知识,迅速得到网民认同。科学松鼠会的作者力求以简单浅显和生动的文字向大众介绍科学知识,坚持以客观中立的角度阐述科学事实,满足大众了解科学知识的需求。他们平易生动又不失专业精神的科普作品,使得其博客广受欢迎。2008年底,在一家德国主流媒体举办的国际博客大赛中,科学松鼠会获得‘全球最佳博客’和‘中文最佳博客’ 两项公众奖。”

       新闻传播学者杨保军曾这样描述网络作为“第四媒体”的互动特点:“网络变成了血管、变成了世界的神经系统,信息变成了血液、变成了流经神经系统的种种讯号。每个人都在试图变成(有些人已经变成)这无边无际之网上的一个纽结,以便从一个看来微乎其微的点上,扯动整个世界的神经。”

       这段话,在医学博士BOBO的眼中是这样的:“沿途经过或者变粗或者变细的管道,血液一路穿梭游走于各个器官之间。作为体内最勤劳的劳动者,自肺吸入的氧气、消化道吸收的营养,血液都会装载并运输到全身各处利用,并将身体代谢产生的二氧化碳和废物运输到肺、肾排泄。”

       如果换成神经生物学博士姬十三,他会这样表述:“细胞化学反应产生的电脉冲讯号,一路从中枢神经系统传到周边神经系统。以走路为例,首先眼睛接受到视觉讯号,透过视神经,一路传递到大脑视皮层,再传输到更高级的皮层,运动神经系统发出的电讯号转换成化学信号,通过信使物质控制大腿肌肉,开始行进。”

       去哪里?

       去往一个更理性的方向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好有爱啊
  • 我也分不清玫瑰和月季。

    “耳机线问题”几乎成了松鼠会的标志性问题了,只要介绍松鼠会的文章,十有八九会把它拎出来,呵呵。
  • 真长!
  • 好长,但是读完了。很振奋人心啊^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