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圆明园那点事

    2009-03-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5973276.html

    我一定是太闲了,以至于会经常思考一些终极问题,那天跟赵海虹、刘慈欣老师聊的,也差不多就是这些问题,后来看见他的《朝闻道》,觉得激动死了,那篇就是我一直在想没太想明白的东西…

    那天跟小姬说,懂得道理的人很多,能写很牛逼文章的人也很多,但是真正能够因为懂得所以平和淡定的人就太少了,赵老师和刘老师,都是这样的人。

    所以,我大概需要的是吃不上饭,要为了馒头和酱豆腐去刷盘子的生活。

    因为我没有过上那样的生活,所以在我的眼里,国家啊,历史啊,只不过是无穷的宇宙和无尽的岁月中一点微不足道的东西。所谓国家荣誉感也都是很荒谬的,我们自以为有意义的东西,也只不过是为了用来填满我们本来没有意义的生活而已。

    那个兽首和那个兽身,放在哪里,买不买其实都无所谓吧。过上一百万年,四川地震的事情可能还会被提上一笔,但这个事情,肯定会被所有人忘记了。再过一千万年,人类可能没有了,到地球旅游或者接管地球的外星人,也只会把人类作为一种生物分门别类,那些所谓人类的文明,也会像鸟会筑窝老鼠会打洞一样记载。

    如果猴子和猩猩打了起来,人们猜出他们是为了争夺一串香蕉,或者比谁更优秀而打架,会不会觉得可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