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稿杂记

    2009-02-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4785565.html

    要写一篇关于筷子的稿子,所以查阅很多史料和论文,虽然写的时间不长,但查资料却用去了很多时间。

    是因为查着查着,很多时候忘记了稿子,而沉浸在对远古文明的想象中。虽然论文和资料仍然像读书时那样干巴巴,但我发现,那些文字给我的感受,和从前相比已经完全不同了。

    看着殷墟的甲骨文碎片,就能想起一个矮瘦的老头儿,穿着灰色的粗布衣服,表情严肃的执着刀凿,一下一下的刻着。不知道他当时是不是文吏,刻的时候,他有没有想到几千年后的人们,会挖掘出他的作品,围观,并且凝视?而仰韶文化,马家窑遗址出土的陶罐,餐具,比起华丽的景泰蓝和精致的官窑更让我喜欢。不知道我的基因里,是否潜伏着一组密码始终记忆着祖先制陶的画面,让我望见这远古质朴的陶器便产生说不出的感觉?

    那些晦涩的古文典籍,也好像突然被魔力拂过,纣为象箸…我确定自己从来不看古装剧,却能想象出高楼玉台里身着华丽锦缎的纣王,持着一双牙黄色的筷子,去夹玉碗里的鹿肉,不知道这样舒适的生活,他究竟是不是真的快乐?

    写完稿子,意犹未尽的继续去读那些文章,突然爱上了历史,虽然一直知道自己在历史上有多大的只是盲区,但始终不想改,也不愿意去学习。

    大概是习惯了小时候书里的历史,即使是上下五千年,也是一个个鲜活的故事。而第一本历史书,就用僵硬的面孔和枯燥的语言逼迫我记住。而老师也没有把历史当成古人的生活来讲述,能够想起来的,统统是每个句子里的关键词,如同政治,如同任何一个学科。

    是不是对自己的无知进行辩解?读书时语文课文可以看上个十来次,却拿起政治书就头疼,虽然成绩并不算差,但当时机械性的记忆,让现在关于历史和政治的所有知识在我脑子里都是些模糊的词句而已。在某种程度上我是任性的,只挑自己喜欢的文字风格阅读,拒绝不喜欢的形式。直到今天有了足够的理解力,才感受到一些历史的魅力。

    是不是我的错?但却总有我这样不够理性,理解力也不够强的孩子出现。

    以往的时代,知识出现在孩子的眼前时,却从来不会以他们的兴趣为出发点,都是成人沿袭着自己的思维冷冰冰的编撰的。就是这样,所以很多其实热爱知识的人,因为在还不具备相应的理解能力时,就被这些教材打消了求知的心,转而把目光投向更好玩的事情上──哪怕是给女同学椅子上面放个图钉。

    现在的教材多了点活泼的气息,但却向更深更难的方向发展,一个为了玩游戏在地上打滚的孩子,那些成年人也未必完全明白的东西,就算他们理解了,记住了,对他们的成长,真的有帮助吗?我不知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wii 2010-02-08
    误解 2008-02-08

    评论

  • 看亦舒的书,看里面的女主角,经常会有一种我怎么那么笨的感觉,十分沮丧,博主,您对此事有何看法,是我太笨,还是外面聪明的人才太多哪
  • 在某种程度上我是任性的,只挑自己喜欢的文字风格阅读,拒绝不喜欢的形式。

    看来不止我一个人这样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