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糖脂宁”中学到的和想到的

    2009-02-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4551930.html

    那天手机晚报接到条消息,两名新疆患者在服用“糖脂宁”后死亡,卫生部下禁令,赶紧发给十三。今天科学松鼠会的青方就针对于此发表了文章:“糖脂宁胶囊”致死人事件分析

    真巧,青方一直在美国从事糖尿病研究,所以他写这篇文章再合适不过了。看完以后,我大致了解了糖脂宁让患者致死的原因。但松鼠会有个中医粉丝Jimi发出了很多驳斥的评论,虽然很多都不值一驳,但也引发了我对这个事情的兴趣,因为青方的文章写的不是很详细。八卦天性又上来了,放下稿子,我开始搜索相关的文章。

    最后得出的结论如下:

    糖尿病的首要任务是降糖,该病有很多分类,治疗方法也不一样,而且各种药物之间也是有禁忌的,比如优降糖就不能和胰岛素同时服用。

    因为治疗糖尿病的种种西药,需要严格控制用量,也要严格遵照医嘱服用,因此卫生部规定降糖的中成药是禁止添加西药成分的,就怕患者乱用,中药嘛,大家常常觉得没事,一吃一大把。

    所以糖脂宁作为中药,偷偷添加了格列本脲,这个药作为西药很便宜,也挺有效果,但是副作用是引起患者的低血糖,且不能跟一大堆药物同时服用。

    加到中药里以后,降糖的效果达到了,但是价格也变了,同时患者不知道其中的西药成分和禁忌,随便服用,过量后死亡。

    再说中西药的复方制剂。西药添加到中药里,起到了降糖作用,所以看起来是有效的,中医宣称的药物除了降糖还能补肾养虚云云,但从专业人士的角度来看,把西药成分去掉,中药成分是否能够降糖,目前还没有正规的试验数据能够说明。

    但是中医粉丝们并不认可,抓着一句话就不放,一定要证明中药有效。

    事实上,中医和西医之争,有时候挺像理科生和文科生之争的。

    跟小桔子他们在一起,长期看松鼠会的文章,我现在也被他们影响了不少,尤其在查证某件事或写文章时,非常有怀疑精神,对于“据说”,“某研究中心某项调查表明”这类的词完全免疫了。也发现了目前媒体的主流文章,道听途说,模棱两可的观点太多了。

    现在,我眼里的不靠谱的文章和新闻比以前多了不少比例。

    我对中医的不信任是从龙胆泻肝丸出事开始,那次google资料,发现早在90年代,加拿大就检测出其中的有毒物质关木通,并通过试验明确指出这种物质可以导致尿毒症。但是到了2003年,服用龙胆得了尿毒症的人陆陆续续的曝光,因为同仁堂背景问题,过了很长时间此药才在中国禁售。

    而在一家医药集团公司工作的经历也让我深受刺激。虽然该集团有研发基地,但作为策划人员,跟专家讨教基本原理以后,产品的创意是由我这个非专业背景的人来做的,我可以随意夸大产品的功效,只要能引起消费者的注意和信任就好了。

    而公司的其它产品,常年在广播电视里占据垃圾时段一遍遍的忽悠患者。

    他家的利润一年几个亿,我做了两个月就辞职了。

    在家里,我跟老妈经常针对吃药的问题进行争吵,她和老姐,都笃信中医。无论我怎么讲事实摆道理,都不能说服她们,最后我明白了,其实是我们的思维方式不同。

    一种药物,如果只告诉我能排毒养颜,我是一定不信的,要去看成分,然后google,大致去了解药物的机理。另外,凡是宣传中说到效果越好的药物,我越不信任,而药物的说明书我是很仔细阅读的,哪怕我看不懂。比如我常吃的喜普妙,上面有分子式,有药理,有服用最大剂量的试验,有详细的禁忌说明…

    虽然没有科学背景,但这种思维方式指导着我去判断事物,但对我妈和我姐,中药的说明就足够了。这同样应用在她们对生活的态度个对人的理解上。

    我妈是医生,我姐是双硕士,也许,科普不是重要的,科学思维的传播才是最重要的。

    分享到:

    评论

  • 这个世界可以相信的东西太少了。对于没有足够能力、知识去探究真相的一般人来说,选择相信权威相信媒体相信**是简单的、方便的生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