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安门

    2009-02-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4548862.html

    看到一张天安门的照片,上面的女人张开双手,笑容灿烂。她为终于站在这些方砖上而兴奋。

    被神化了的天安门,让很多人失望过。原来它那么矮,原来它没有闪着金光,原来,它上面的天空和家乡的天空不一样。

    小时候的北京,有书里的味道。坐着公司的班车去北京,我们叫进城。那时候妈妈经常带着我在西单和东单之间逛,黄昏来临的时候,厚重的云层里透下漫天压下来的霞光,照在古老的城墙上,仿佛能看到历史,看到时光。就是那样理解了肃穆,明白了恢宏。

    那时的北京在我眼里,不是城市,而是电影,就连长安街上匆忙骑车过去的人们,也是这电影里的道具。

    2K年的上海,光着脚走在狭窄的街上,梧桐上斑驳的花纹,清洁的街道,掩在树木里的老式别墅,连同酒吧里暧昧的灯光,都让我不断张着好奇的眼睛开心的去打 量和感受。8年过去,夜风还是夜风,扑在脸上却不再有了诗意,梧桐还是梧桐,但那是需要园林工人呵护的城市公共财产。别墅还是别墅,但里面不再是想象中的 绝色女子精致的生活。不管是富翁还是穷人,心里惦记的终究还是七情六欲。

    北京没变,上海没变,变的是我的心。

    原来的世界,不过是为自己的童话搭建了一个舞台,自始自终都是在心里自说自话,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借来用用。

    后来发现这世界没有童话,它们有时候会被包装的很好,但生活还是生活,它固执的真实的存在着。

    道德完善和自我满足同样是这不动声色生活中的一个部分。

    以前总是有本事和这个世界产生疏离感,也总能开开心心的做个旁观者。

    老爸说,小时候家里的房子有一道很高的门槛,他抱我过去,我却哇哇大哭,于是又抱我回去,我蹒跚着迈过去,带着眼泪笑了。

    其实我不知道我小时候是什么样子,有人说,我聪明伶俐,巧舌如簧,但却没有一点心计,慢慢的人家理解我的甜言蜜语是因为这孩子心软的一塌糊涂。有人说,我沉默寡言,眉头紧锁,小小年纪就有了皱眉皱出的沟,老妈说我十岁以前非常乖巧懂事,老姐说我的青春期就是一个女阿飞。

    我记不得了,所有的记忆没有事情的来龙去脉,没有场景,只有“我的感受“,也许是一句话,也许是刹那的顿悟。日子飞快过去,城市的面目和人的脸庞越来越模糊不清,像在氤氲的浴室里,一片白雾,只有遥远的一些声音断续的响着。

    我太爱”我“了,以至于我从来都没看清楚过这个世界。

    分享到:

    评论

  • 我记忆里的自己小时候和别人嘴里的小时候很不一样,也不知道哪个真,哪个幻。过去是被修饰的记忆,所以很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