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三十

    2009-01-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4317586.html

     

    中午起床,没洗脸就去超市,阳光很好,有风,但是很纯净。

    超市里的人跟往常一样多,干果什么的摆在了显眼的位置,但是并没有海报和招贴营造节日的气氛,cobra往筐里扔开心果、龙虾酥,被我斥责为形式主义,他一句我爸最爱吃让我闭上了嘴。

    以前,过不过年无所谓,节日不节日也无所谓。结婚以后,因为公公喜欢过年,我也爱跟他去超市置办年货那股子喜庆劲儿。而现在,我又失去了对节日的兴趣,虽然努力的让自己兴奋一点,换了个模板,还是恹恹的。

    在这一点上,我这么热爱生活的人,心态其实是不正常的,但我兴奋不起来,也受不了多少感染,没完没了的鞭炮声让我烦躁,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皇帝新衣的小孩子,大家都在投入的去享受那份想象中的快乐,制造出来的快乐,只有我觉得,什么都没有。

    反而觉得说不出的凄凉。

    下午懒懒的玩着游戏,看着屏幕上忙碌的小人,听着手机滴滴的短信声音响,很想知道,每个人的年三十是怎么过的呢?他们在发短信之前,在做什么呢?

    于是打了几个电话,一个正在车站买回北京的车票,一个正在通话中,一个没接,一个关机。

    不知道每个人是不是都很快乐,或者很厌倦,或者很平静,或者,像我一样有点忧伤。

    翻出去年三十的博客,哑然失笑,一年过去了,心情居然一点都没变,如果今天写一篇,跟去年写的肯定也没什么区别。

    ──────────

    在杭州,一直拖着不回上海,终于cobra有急事先回了北京,虽然一个人过年,我反而像松了一口气一样。我实在是不想和他回东北的叔叔家。

    从小和老妈一起过年,两个人从来也没过出年的气氛来。除夕她也只不过多炒两个菜而已,吃过饭,我急吼吼的就跑出去找沙化和同学们一起玩。那时候我们都小,家里有没有我们也都没关系。

    有 了公公,才真正爱上过年。每个二十九去超市采购带走的年货,满满当当的行李堆在门口,看着就开心。三十一早,提着行李下楼,和左邻右舍高高兴兴的告别,穿 过北京城上京沈,去的路上,公公一般是睡不着的,三个人都很兴奋,抢着说话,好像一年当中只有这七个小时的路途,是我们说话最多的时间。

    到叔叔家门口的时候通常天黑了,院子里的狗一叫,他叔叔一家就迎出来,顿时院子里就热闹起来,春联贴好了,灯笼挂起来了,树上缠着彩灯……桌上摆着糖和水果,有小孩子里里外外的疯跑,厨房里的大锅冒着腾腾的热气。冰箱里堆满了年货。

    三 十的下午,女人们开始准备年夜饭,男人们支两个桌子打麻将,我可以跟小孩子在院子里打雪仗,也可以去看他们打麻将,偶尔去厨房打打下手,到了晚上,吃了年 夜饭,喝酒,聊天,所有人的情绪都很高涨,虽然很吵,但是很热闹。过了12点,一个村子所有的人都出来放鞭炮,夜空被烟火照亮了,炮声,笑声,喧哗声…… 年就是在这些鞭炮声中到达了高潮。

    初一,他叔叔家会有很多人来拜年,虽然谁都不认识,但是看见这么多人穿梭,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也觉得开心。

    但那时候的欢乐一切都因为公公在,他走以后那个春节,我甚至都想不起来除夕是怎么过的,那天一定是太难过了,以至于我选择性的遗忘了。只记得沙化和谭姐有一天陪我们到半夜两三点,希望我们的屋子里多点人气。

    去年的春节,我和cobra两个人在上海过,虽然谈不上悲伤,但却一点都没有过年的感觉。初四我就去了海南,之后,这样一年就匆匆过去,直到今年。

    而 今年,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在那个装满了欢乐记忆的院子里过一个没心没肺的年。去东北的路上,后视镜里的后座是空空的,不会有人在服务站下车,给我买一堆难吃 的食品,也不会有人在我一进门的时候,坐在炕上笑眯眯的拍巴掌欢迎我。他叔叔嫌我不包饺子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再说“我们家的女儿都不干活”这样的话护着 我。

    如果我去了,恐怕一进院子,眼泪就要先掉下来。那个大家庭,没有了公公,还和我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了公公悲伤,我更悲伤,他们如果快乐,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用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和他再见一面,哪怕只是一个沉默的拥抱也好? 

    他是家的灵魂,没有了他,这个年不过也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叫车软件 2014-01-25
    春晚 2009-01-25

    评论

  • “想要的 才会有 不想要的 变成模糊的背景”是吗?和她公公一起过年,是她想要的,可是,却会因为她公公离开的时间越久而会慢慢遗忘,变得模糊;她公公走的那个春节,是她不想看到的,可是,她以后过年都觉得很平静,和有她公公在时的过年气氛形成强烈的对比,反而会永远记住她公公走的那个春节

  • 岁月,慢慢会变成一副画
    沉淀在我们心底的,只是那些最鲜明的景色
    想要的 才会有
    不想要的
    变成模糊的背景


    而终究,
    悬挂在厅堂之上
    未必你那张
    而我们心里
    又不免惆怅

    风吹过
    画里的景色不动
    动的是 我们自己的心
    有稻浪万千重
    也不及爬到心上的痒痒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