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佩佩,加油

    2009-01-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4191956.html

    上周看片会的时候,震旦纪的老卢过来了,我们闲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聊到了王佩,他问我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本来我以为他认识王佩,后来知道,他长期看白板报,并不认识,又经常去杭州,希望能拜访一下他。

    于是给王佩拨了电话,跟他引荐了下老卢,又聊了几句,他突然说,我给你攒了好几本书了,每次到书店看见适合你的书我就给买下来了。

    一时间我都说不出话来了。这半年我们几乎没有联系,只是有一次写稿的时候我凭借惯性又跑到MSN请教他。

    他还是会做出这样让人感动的事,就像半年前给我的那首诗

    后来看了他博客,我发现,打电话的那天,其实是他的生日。可当时,没有给他祝福。

    今天再去看他博客,看见那篇《趟过死线》,他好久不写这样的文字了,被触动的同时也发现,在09年,他似乎要过不一样的生活了。

    他去英国的时候,我去杭州送他,在他办公室里,我有强烈的感觉,他其实并不属于报社。那是一间中规中矩的办公室,大写字台,老板椅,书架,沙发,这里面关的应该是个官僚,而不应该是充满灵气的他。

    但什么样的选择,只有自己知道是否美丽。只是始终固执的觉得,他比很多很多红得发紫的人更有才气。就像莫之许说黄章晋一样,不应该做新闻,应该写作。只是他的那些才华,都藏在他的大脑里,他不是张扬的人。

    有一次去王佩家吃饭,他做了四个菜,饭后我把他厨房里所有的碗都洗了,一边洗一边觉得难过。单身汉的日子总是让我这样的主妇同情的。可后来想想,我给他的不应该是同情,而应该是羡慕,因为他不光亮的马桶上,摆的是《读书》,凌乱的床头,是一堆书。

    他用小电视给我们放纪录片,兴高采烈的讲解,眼睛里是光芒。

    再漂亮,再洁净,堆满了奢侈品的房间,没有精神的灵魂,又有什么意思呢?

    他是这个世界上剩下不多的,有精神力量的人。

    所以,不管他是留在那个俗气的办公室里,还是搬进有彩色墙壁的写字楼里,他永远都是与众不同的,拥有巨大财富的。

    佩佩,2009年,加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抑郁 2009-01-21
    放松 2009-01-21

    评论

  • 有一次去王佩家吃饭,他做了四个菜,饭后我把他厨房里所有的碗都洗了,一边洗一边觉得难过。单身汉的日子总是让我这样的主妇同情的。可后来想想,我给他的不应该是同情,而应该是羡慕,因为他不光亮的马桶上,摆的是《读书》,凌乱的床头,是一堆书。
  • 他去英国的时候,我去杭州送他,在他办公室里,我有强烈的感觉,他其实并不属于报社。那是一间中规中矩的办公室,大写字台,老板椅,书架,沙发,这里面关的应该是个官僚,而不应该是充满灵气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