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知与偏见

    2008-12-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33022444.html

    好多年以前我和老姐逛商场,看见一个女人,穿着对襟的蓝底碎白花的棉服,头发顺溜溜的披下来,看着好舒服。她推着一辆婴儿车,里面小小的小孩儿穿着同样花色的小棉服,头发是童花式,精致的跟个洋娃娃一样。我俩都忍不住一直看她们,喜欢死了。

    后来走的远了,老姐跟我说,你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她是二奶?我哈哈笑,说是。

    嗯,长久以来,我们觉得当妈妈的,都应该是衣冠不整,眉头紧锁,头发乱乱的,婴儿车里的孩子,也不应该那么干净和漂亮。

    因为我们很少认识现在的妈妈了,对妈妈的印象都来自上个世纪,邻居,亲戚,街上大声呼喝孩子回家的她们。

    没认识Michelle和员外哥哥以前,我觉得那些上市公司的董事,他们都城府很深,他们都不儿女情长,也许还有很多情人,好吧,我承认,我觉得他们之中没有什么好人。可是M的老公,都快要把家捐掉了,M有一次问我,你帮我查查100辆自行车多少钱,我问她干嘛,她说她老公,要捐给女工们, 我和M在四川的时候,她老公一个又一个短信过来,是那种根本不会甜言蜜语,笨拙的语言里却透着很深的关切的爱。

    员外哥哥就更令人发指了,他活到50多岁,有的时候比我还单纯,一个网友借了他两万块钱,我说人家就是黑你呢,赶紧去要,他说,他可能是忘了吧,他借出很多钱出去,在我看来人家就是吃准了他的脾气,可他把人都往好处想。

     当然了,M和员外哥哥都不算亿万富豪。他们要是但凡“坏”一点,也就是了。

    以前我认识几个中央电视台的人,他们不坏,但也不好,还经常给我讲一些黑幕。

    我也喜欢说CCAV,喜欢说大裤衩。

    后来认识了科教频道的F,第一次吃饭的时候,我就很意外,她温和礼貌,说话还特实在。

    交往下来,越来越喜欢她,他们频道的C和H,都是很可爱的人,后来又见了焦点访谈的z,跟我想象的,都不一样。

    上海人都精明,河南人都坏,生活中我们就是喜欢这样一个一个事物的贴标签,快速总结。

    下午给Z打电话,说北风来了,之前他说要叫Y一起见面的,后来他说,陈虻去世了,Y哭的没法见人了。

    柴静今天发了一个陈虻不死, 要不是她的公信力,估计评论里面又会有很多CCTV里会有什么样的好人这样的评论。

    可是,真的有,以前我们就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做IT的周围都是IT人,做新闻的周围都是新闻人,世界是我们想象出来的。

    这些年,虽然没有什么正式工作,但是有机会接触到那么多和我的世界很远的人,比如小山村里的屠夫,比如统战部主席,比如刘晓原律师,世界的样子还是不够清晰,但起码我知道了,以往因为我的无知,我有很多偏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自杀 2007-12-27
    服毒 2007-12-27

    评论

  • 河南人不是都坏的,YAMI老师
  • 其实体制内也有很多很好的人,也有很多有理想和热情的人,在体制的框架内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看CCAV内部春节晚会的视频,觉得他们内部的职员也有很多无奈。然而被体制桎梏,就成了意识形态的靶点。
  • 你人真难找,一个电话停机,一个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