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宁波行

    2008-07-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4515007.html

    你看,一回到上海,日子就乏善可陈。除了侮辱侮辱cobra,蹭蹭员外哥哥的饭,调戏调戏姬十三和猛犸,被竹笋哥哥调戏,拍拍小桔子的马屁以外,好像也没什么别的事情了。

    好在Michelle给我安排了去宁波家访的任务,我又有了逃离上海的机会。

    一大早,拎着笔记本,昂着头,踩着高跟鞋进了地铁,望着车窗里亭亭玉立的身影,忽略掉日见苍老的脸蛋,我一下出现了自己在金茂大厦做白领的幻觉,列车一过了莲花路,梦醒了。那边有什么写字楼啊!等从外环线下车,穿过地道等员外的时候,大太阳恶毒的的照下来,我汗流浃背的站在路边,电脑包放在地上,一下就从白领变成了民工。

    等了一会,员外的进口车停在了路边,俺不屑的望了对面盯了我半天的小卖店店员,趾高气扬的坐进了车里,重新找回了做人的自信。

    要说老天爷真仗义,虽然是去贫困学生家家访,但是天气好的让我不得不觉得这是一次旅行,员外哥哥还适时的放起了小提琴曲,车窗外不断掠过赏心悦目的开阔风景。我是满心的欢喜,早把学生们抛在脑袋后面了, 一心期待着早点开到跨海大桥上。

    过了那么一段时间,我一抬头,貌似我们已经上了一座桥,左右看看,破破烂烂的水,再往前走走,两边就是泥滩了,我以为已经过去了,就跟员外哥哥抱怨,就这么座破桥,花那么多钱?他笑而不答,我再仔细看看,天啊,那泥滩不是泥滩,而是橙黄的海水汤,前面也不是陆地,而是望不到头的海面。

    再听说这座桥有35公里而不是我想象力极限的3.5公里,我不得不折服人类的牛逼,然后开始很丧的思考,如果有人在这里出事故,死翘翘的几率会是多少,但是看着周围嗖嗖开过去的车,发现好像没人担心这个问题,而路边的栏杆,一会变黄,一会变绿,一会变紫,虽然都是非常土的颜色,但好歹也能让司机避免视觉疲劳,看着仪表盘上80迈的车速,和从容驾驶的员外哥哥,我放弃了车冲进海里的想象。

     过了跨海大桥,宁波也就到了,路况非常好,只是员外哥哥找了个非常不靠谱的人问路,虽然我在一边拿着笔记本使劲的给他秀昨天下载的地图,他压根不理我。

     因为出发之前,我给他了他一份没有跨海大桥什么事的路线图,基本就是从上海开到杭州,再从杭州开到宁波,狠狠的被他鄙视了一把,我从此就失去了他对我的信任。所以,我从举着电脑小声嘀咕到不断提高音量,他就是当我透明。最后,在收费站听见收费员跟我说的差不多时,他终于扭过了固执的头,看了看我准备的地图…然后不得不承认我的英明与正确,还有聪明。

    到了镇海……沉重的事情就不说了吧。反正见到了刘欢和勤明,很开心。

    结束了家访,去北仑过夜,穿过隧道,随处可见方正的厂房和楼群,怎么看怎么像经济开放区,酒店在长江路,靠近泰山路,但是一路上不是嵩山路就是黄河路,极其相似的地名彻底抹杀了我的记忆。因此我们在北仑游遍了祖国的江河大川,才到达了有法国名字的酒店。

    要说北仑这个地方简直诡异的要命,所有的主干道上都是写字楼或者公司或者行政单位,开了那么久,也没见到居民楼,饭馆,有人间气息的商业建筑。酒店的斜对面是个广场,偌大偌大的,可广场的边上伫立的是保税大楼,连个卖汽水的商亭都没,生生可惜了上千平米的绿地。

    站在酒店的阳台上,就像进入了电影中的布景棚,除了无边燃烧的晚霞很逼真以外,满眼是孤单的高楼,却没有人影。晚上去吃饭,我和员外哥哥走了好几公里的路,除了见到了零星的麦当劳、味千拉面这样的西式快餐,连家餐厅都没有,路上基本没有行人,灯光孤独的亮着,像是座空城。

    终于找到了一条全是饭馆的街,同样很诡异,好好的美食街,餐厅都装修的美轮美奂,偏偏马路上没什么人也没什么车,鬼影重重。最后选定了一家新疆馆子,在美食街一条巨宽的胡同入口,饭馆里的灯明晃晃的,但是里面只有我们一桌,简直就是鬼片。之前我看过美版的见鬼,女主人公在唐人街进入中国餐馆的场景跟当时极其相像,所以我也做好了一出门这里就是废墟的准备。

    回到酒店,问超市在哪,门口的保安指了指马路的对面,说是在胡同里。

    要说这马路不比平安大道窄,却空旷无比,路灯惨黄惨黄的,边上停着几辆黑车,司机面目狰狞的迎过来问我去哪里,吓得我赶紧小跑,鞋跟差点掉了。过了马路,沿街的商铺都拉着卷帘门,有一家开着的旅馆,大玻璃窗里面一个人没有,灯光打在窗上的纸上,上面是两个个歪歪扭扭的大字:住宿,那么,墓碑呢?

    找到了胡同入口,仍然是巨宽的,黑漆漆的一个人没有,走了几步,终于看见一扇半拉的卷帘门旁有几个乘凉的人,才 让我回过神来,问了问小卖店,他们指了指远处,又走几步,到了一个路口,拐角是草坪,惨绿惨绿的灯光打在旁边的树丛上,几个小孩子在那踢皮球,胡同的深处阴险的亮着几盏灯光,我腿都软了,毫不怀疑自己来到了坟场,一切都是幻觉。

    鼓起勇气到了小卖店,看到农夫山泉和阿尔卑斯还有绿箭,心里嘀咕着现在鬼也与时俱进了。拎过落满灰尘的农夫山泉,接过他们的找零,在心里默念着请让我活着回酒店,明天早上包里千万不要是冥币。

    跌跌撞撞的回了酒店,看见员外哥哥,怕吓到他,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还真远,然后在心里暗自佩服自己的伟大和坚强还有体贴。

     第二天一早,一切的诡异气氛都消失了,马路上有了骑自行车的人,跑得飞快的汽车,我知道自己回到了人间!可当我们问了很多人教育局在哪里,人人都摇头说不知道的时候,我又开始怀疑这是一座鬼城了,员外哥哥当机立断决定问区政府在哪里,我正在想他居然有勇气去区政府问路,真不失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批公务员的气魄,就遇到了一堆交通警堆在路口。俺下去,点头哈腰的问他区政府和教育局,他用手指了指远处闪闪发亮的一片金属楼群,嗯,在周围的建筑中最扎眼,最豪华,百分之一百六十五是区政府了。

    一路上仍然没有餐厅和商铺,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大楼,拐进楼群前的马路,看见了北仑行政中心的大招牌,站的笔挺的门卫终于准确的指出了教育局的方位,至此,我相信这里是北仑了。

    等进了5号门对着的楼,又问了几个人,终于找到了教育局所在的楼层,我们从这头穿到那头,就是看不到局长办公室,后来终于联系上了蒋主席,在楼道里花了十分钟找到了教育业务科,等到了接待我们的科长,我们感慨万千,心潮澎湃。

    王科长有个牛气冲天的名字:王挺,恐怕竹笋哥哥听见这个名字会撇歪了嘴。王挺把我们领上了车,然后给镇长打电话,到了镇子里,镇长带我们到村子里,又给村支部书记打电话,书记又找村民问路,在花了四通电话费以后,我们到了第一个学生家。

    沿着弯曲的洁净的水泥路往上坡走,路边的两边是气派的小楼,远处是翠绿的山,村子的左边是一汪深邃的湖,路边还种着招展婀娜的阔叶树,山风阵阵吹来,裹着夏日难得的清凉气息,恍然间我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片别墅区内,萌生了在这里买房子养老的念头。

    王挺很干脆的告诉我,这里的房子,不卖!

    后来的几个学生家,不是青山绿水,就是绿树掩映,小溪淙淙,我也第一次见到了活的杨梅树和无花果。学生们都很清秀,让我这个北方人产生了强烈的自卑感。

    去的几个学生家,虽然过的挺苦,但我的心却始终没有太柔软,因为他们的家搬到四川或者宁夏、新疆,都会让当地人羡慕的要死。我总觉得,他们不需要物质上的帮助,而且大多数孩子也很健康开朗。

    只有一个孩子,怪怪的。我们进了他家以后,吓了一跳,那是一座复式的小楼,客厅里摆着嫩大台电视,弧形的楼梯摆出一道优雅的造型,我坐到软软的沙发上立马觉得,跟他家比,我才是贫困人士。

    孩子也不爱说话,坐在那里几乎一言不发,等一会他家大人回来了,通过员外哥哥断断续续的翻译,我才知道,这是他叔叔家。他父亲小时候因病落下了残疾,妈妈五岁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也没走多远,姨妈就在这个村子里,妈妈偶尔去姨妈家,却从来没有跟他打过招呼。父亲在亲戚的工厂里打工,勉强自理,一年回来一次,也不跟孩子说话。他从小就在叔叔家,婶婶以前去上海做了五年生意,攒了点钱又借了一些盖了这楼,后来却每况愈下, 现在还欠着债。

    婶婶一边说一边流泪,我看得出她的艰难和真诚。孩子小时候的家现在租了出去,剩点空地她借了两万块钱盖了三间房,也给出租出去,就用来供孩子上大学。

    做婶婶至此,也足够可以了。

    只是从小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孩子紧紧的闭上了他的嘴,虽然他慢慢懂事,从三百多名一跃到十一名,但那张没有笑容的脸,不知道何时才能舒展开来。

    我始终惦记着他。

    又写的沉重了,还是说说高兴的事情吧,晚上统战部长设宴,席间我才知道,统战部是做什么的,简单的讲,除了不管GCD,什么都管。

    十点多到家,我已经累的散架了,脚肿的老高,衣服没脱脸没洗,跟cobra说着话就睡着了。然后第二天,也就是现在,发起了烧。

    套用我妈的话讲,得擞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太囧了 2008-07-11

    评论

  • 丫米闲来无鸟事,官人居家鸟无事

    。。。。
  • 汗!我追随竹笋的脚步而来……我写这么几个字的空档,人家成这么一长诗……
  • 这个猛犸……我追随他的脚步来。
    得病了你……
    哎,那个孩子,怎么说呢,我这么说可能有点不人道,不过细看谁的生活,都有难处,可能在不同的困境下长大的孩子,能学到不同的东西,将来性格总会在某方面受益吧。我有时候看别人就担心(还有时难以避免地同情),其实想想是一种不公平的态度。
  • 丫米闲来无鸟事,官人居家鸟无事。
    忽如一夜妖风来,沪上三八笑嗤嗤。
    朝赴地铁辞床笫,三八险为高跟死。
    亭亭玉立终幻影,白领化作工瓦泥。
    汗流浃背苦站街,小铺店员眼迷离。
    马夫青山员外郎,载妞远去一溜屁。
    员外糟践小提琴,三八看云识天气。
    此行为见宁波仔,长途跋涉也儿戏。

    听说一桥能跨海,三八喜得要喷奶。
    洋车开进一泥滩,天似麻疹地如赖。
    三八威露妇女怒,破桥缘何花钱买?
    员外冷笑不作答,只把油门奋力踩。
    须赞三八能定睛,能把破牌变好牌。
    泥滩陆地两不见,举目都是好乖乖。
    此桥绵长七十里,三八神思飞窗外。
    死在桥下多英雄,事故频出才精彩。
    赤橙黄绿青蓝紫,栏杆让你不发呆。
    群车无心嗖嗖过,痴女傻气滚滚来。

    员外车夫技术高,沪宁一线路况好。
    洋车须臾到宁波,二人道路知识少。
    晕头不见东西南,识别方向靠电脑。
    三八指图狂叫嚣,员外恃才不肯尿。
    几经周折和撕咬,回归正路不瞎跑。
    得见刘欢和勤明,刘欢唱歌不得了。

    草草结束那家访,过夜就跟员外郎。
    嵩山泰山长江路,全国街名皆一样。
    北仑外号小神州,三八又称母牛氓。
    睡觉要睡西洋觉,法国酒店人肉香。
    夜登阳台松筋骨,四望不见猪坚强。
    相随员外压马路,行人忐忑忙避让。
    三八误觉是空城,二人世界心飞翔。
    疑神疑鬼去吃饭,辉煌路灯变惨黄。
    且慢且慢且且慢,一行一行又一行。
    一行能写十六字,字数已经五百强!
    五百强,五百强,看后望尔去从良。
    哥哥这就去休息,口不择言心不慌。
    回复竹笋哥哥说:
    猛犸,你看看人家!你看看人家!
    2008-07-11 12:46:39
  • 读后感:

    不能少于五百字!

    完毕,请领导检阅。
  • 这要是不抢的话,还有人性么?

    亏了我拿火柴支着眼皮不停刷新半个小时了……
    回复猛犸说:
    安息吧,猛犸。
    2008-07-11 04:3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