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感

    2013-01-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26732603.html

    《南方周末》致辞风波,满屏都是。有些人的微博是动了真情,有些人是永远不忘在热点事件中煽情表态。

    所以本能觉得,喜欢柴静的理性。

    我多少有点疑惑,完整的事件是怎样的?如果是上级涉入版面,印刷之前签版是谁做的?宣传部门是不会配合介入到具体操作中的。那么这些人是被迫的话,他们的诉求不应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要说法。

    但想起了在博客天下做《恸车诗抄》的那期,整个杂志社前所未有的团结和高效,出了那本寄托着大家情绪的杂志,但很快,当时准备组织的诗抄朗诵会被叫停,活动的微博都被删除,杂志被撤回,我甚至被告知,微博被监督,随时准备被谈话。

    我不惧谈话这事,也不相信会把我这样一个没职位的人怎样。但那天还是说不出的难过和愤懑,和大家说完活动不做了之后去洗手间,眼泪一下就掉出来了。

    后来晚上票爷把我拉到朝阳公园一个户外酒吧,哄我开心。那天晚上她就像个姐姐,很温暖。

    道理说起来容易,作为当事人,却很难保持冷静和理性。旁观者自然可以很轻松的觉得理性是好的,但轮到自己身上,一样。

    所谓道德是用来自律的,果然没错。

    而宽容的基础是理解,也是没错的。

    如果不是想起这段往事,我内心那点嘀咕其实也挺不堪的。

    南周的人已经非常让人尊敬了,但他们不是圣人。

    我自己也不是,而且远不如他们更有勇气。

    这一年来,大概这样的事情很多吧,自己没做到的,反倒觉得别人应该做的更好。

    2013,要多自省,多宽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上海 2011-01-04

    评论

  • 完全能够明白那刻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