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3】孤独感

    2013-01-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26719605.html

    家对面的世纪联华超市,有青柠檬,金桔,creamcheese,蓝莓卖,所以它停业装修时我很是舍不得。前几天听子鱼说重开了,昨天克服了宅的心理去逛。一进门就发现了美珍香。很多年前和豆豆在上海第一次买这个肉脯时,觉得好吃的不得了,但过了几年才在东直门的来福士看到,那时候是和神华做项目,每次办完事出来就去买一斤。

    现在它终于开在了家门口,却不能刷卡,只收现金。

    于是我跑到收银台,跟正在买东西的老大爷商量,能不能帮他刷卡,他给我现金。老大爷穿着很好品质的皮衣,带着绳子的手套搭在肩膀上,满头有光泽的银发,看起来又潮又舒服。当时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种看起来像是有钱人的老大爷,很可能不会帮忙吧。没想到老大爷说,没关系啊,你要多少我借给你。不是那种有钱人炫富的样子,而是把你当个小姑娘需要帮忙,让你安心的那种语气。

    而且最后我发现,老大爷是用那种储值卡结账,这种卡一般都是别人送的,我跟他换了现金,买东西就成了自己掏钱了。

    说了好几遍谢谢。心里觉得很温暖。

    逛超市时,青柠檬没了,但是其它喜欢的东西还在。今天看见一篇写highmovers和lowmovers的文章。关于前者的特征描述的都很准确,其中提到,他们更喜欢连锁品牌。

    是这样的,换了这么多地方生活,喜欢的牌子很久都不太会变。大概是通过和这些熟悉的事物建立联系,取代和人经常丢失联系的孤独吧。

    加菲众,赖宝来我在杭州的家,说跟我在北京的家也没有什么区别。

    大概,这就是我自己的安全感来源吧。我不是故意的,但最终就形成了这样的事实。

    回到家门口,去超市还上次欠的一条烟钱。大姐却说不能刷卡,“上次是大哥帮你个人垫付的,你一刷卡,钱就入了超市的账,没办法给他个人了。”

    当时一听,很惊讶的感动。这个大哥总是后半夜值班,而我也经常是在后半夜出去买东西。有时候没现金,就先赊欠着,而现在才知道,都是他个人帮忙的。

    在电梯口,放下一只手里的袋子和水去按电梯,电梯门开了,我正要拎时,后面的老大爷一把帮我都拎了起来,我又是感激的说谢谢,他问我去几层,帮我按了电梯,和我很自来熟的聊天。我是第一次见到他,但他亲切的语气就像是我们根本不是第一次碰面,我也很自然的和他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

    等进了家门,都觉得心里很暖和。连着三件温暖的事情发生,好像跟个奇迹一样。

    我有点想起原来在绿景苑生活的日子,楼下超市的夫妻俩住我隔壁,我也是经常去赊账,他们经常把我门口的垃圾袋带下楼,小男孩有时候还会跑到我家来玩。有时下班晚了,他们会很关切的打招呼,就像是家人一样。

    再往前推,不管住在哪里,能赊账的那些小卖店,水果摊,超市,甚至是鸡蛋灌饼的摊主,仿佛都是单身生活最重要的安全感来源。

    对陌生人而言,我们交换的仅仅是善意,而非对生活的看法,价值观等等。所以他们就会让你觉得格外踏实。

    以前总是纠结于自己好像很冷漠,因为没有生活中密切交往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并不在生活中频繁的出现甚至对我的生活起到意见。

    现在渐渐的接受了,每种生活都是有代价的,对于没有太多共同语言的人,你得到对方的亲密,付出的是耐心。这跟婚姻也是一样的,获得了家庭给的安全感,就要付出相应的责任甚至代价。

    衡量下来,值得不值得,需要靠理性来判断。

    比如那篇文章的最后就写到,lowmovers 会有较少的孤独危机,幸福感较高,寿命更长。

    有一段时间,我确实觉得很孤独,现在渐渐回复了理性,也清楚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如果觉得不孤独是非常渴望的事情,就要去付出那些相应的代价。目前的我并不想付出代价,所以也就意味着要放弃那些幸福。

    不被任何东西绑架,才是真正自由的人生。但自由是什么呢?不意味着绝对的幸福,意味着很多时候,通往那条路的过程甚至是痛苦的。

    但就像陈虻说的:痛苦是财富,这话是扯淡。痛苦就是痛苦,痛苦的思考才是财富。

    这个已经去了天堂的人,给柴静留下了很多财富,再由柴静带给我们,就像这句,仔细想来太有道理了。“自我感动,感动先行是准确最大的敌人,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理性真是个好东西,它不动声色的让真相更准确的浮现出来,连同自身的破洞,那些为了躲避关于自己的真相粉饰的油漆,让他们随着时间渐渐脱落,总是要到了最后,才回头看见自己绕了多少弯路又绕回的,其实是原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8-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