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月26日】柴静·看见

    2012-12-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26334151.html

    最近虽然也没闲着,但是效率不太高。晚上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回到家,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决定看柴静的《看见》。收到很久了,一直没有大块的时间和心情看。

    才看完第一章,我的眼泪就掉出来了。

    这种感受没办法跟别人分享。一本书打动人的,往往是内心深处一些愿望和痛楚,甚至困惑纠结的共鸣。这和作者无关,它让你觉得,自己并不孤单。

    李海鹏的《晚来寂静》打动我的是那些关于对生活细小的体验和感受,对生命意义的追问以及最后甚至有点心灰意冷的和解,字字句句,直戳胸口,有的就像自己喊出的一样。

    柴静的《看见》,唤起了很多记忆和心里最深处的情感。

    所有的心理学书籍,大概都在劝告人们接受自己,投入到生活里,但从小望着天迷茫的那些想法,忙碌起来,投入起来,是可以赶走的。但它们永远是存在的,爱情,责任,生活,工作,很多时候的投入都是在驱逐那些躲不掉的思考。

    但从抑郁开始,到公公去世,到支教,到地震。

    所有的成长,其实都没有借由忙碌的生活获得,都是在撕开自己胸口直面自己之后得到的。那是痛苦的蜕变和解脱的过程。

    这一年,浮在表层的东西替代了勇气,因为越来越脆弱,对很多人很多事的理解开始固执浮躁,大部分时间,隐隐有个自己冒出来说这是错的,却因为这样想会让自己好过一点,而坚持下去。

    事物和人的本质,其实在成长的过程中已经渐渐接近,现在的我,正在逐渐把它们推开。

    柴静的《看见》,一下把我拉回来,逼着自己直视那些自我欺骗的念头。

    成为更好的自己,努力理解世界更本质的真相,是条艰苦漫长的路。在崩溃重建的过程中一点点的新生。

    放弃,看起来很简单,用另外一个角度去解读去思考,用免责来让自己心安和好过,都是暂时获得解脱,却无法做到真正的心安。

    前天看见一个故事,一个孩子看见正从茧里痛苦破壳的蝴蝶,不忍心,便用剪刀帮它破开茧。但这只蝴蝶却再也无法飞起来——没经历过痛苦的挣扎获得力量,就没办法飞翔。

    若非经历过这种过程,就可以嘲笑这个故事很老套很鸡汤。

    但我却真正像那个被剪开茧子的蝴蝶,一点点的在丧失力量。

    21号在做外星人活动时,前排一群小孩子,打闹不停,我过去说了两次也没效果,半开玩笑半当真的发了微博。

    那一刻,在心里对他们充满了嫌弃,转天和馆长开会,说起以后不要让小孩子来了,闹腾。馆长说,这一点,其实汪洁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他一年给1000个孩子讲宇宙,讲星空,有一个因此喜欢上了科学,也是好的。让孩子来听,有时候可能价值更大。

    馆长说的对,但我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感受。

    曾经眼里没有一个小孩子不可爱的我,什么时候变成了不爱甚至嫌弃呢?

    在心里流动着真正的爱时,最能接近这个世界的本质,但对这个世界抗拒时,其实切断的是内心的爱。

    如果这样能让自己好过一点也好,我并不好过,缺乏爱的心,让自己变的冰冷,也会日渐枯萎。

    嫌恶、嫉妒甚至仇恨……当内心变的孱弱,这些不好的东西就会纷沓而来,它们的存在,好处是可以自我保护,为缺乏“变成更好的自己”的勇气进行开脱。坏处是它们让世界变的不可爱,甚至灰暗。

    在《看见》里,那些大量的现场和细节,那些人内心的纠缠和复杂,逼着我,看到了逐渐放弃的自己,逐渐往自己不喜欢的那条路上走的自己。

    没有人能感同身受,“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条路上的疼和欢欣。所以柴静常被人说“活的笨拙而用力”。而我,远比柴静更笨拙,所以我要更用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