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天(四)

    2008-06-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2617750.html

    阳光家园

    从一大早,michelle就跟大汉说要见孙妞和另外一个女孩。她们现在已经上初中了,住在阳光家园。孙妞是个特别聪明,又特别懂事的孩子。听邵芳老师讲,她在红丝带的时候,把女孩子们的学习气氛带动的特别好,而且以大姐姐自居,照顾着这些弟弟妹妹们。

    可是,在michelle的一再要求下,我们始终没有见到她们。michelle连“我今天一定要见到她们,无论怎样”这样强硬的话都说了,但是没有用。

    他们被迫把我们带到了阳光家园,但是孩子们不在。michelle找到一个女孩,给她们留了张纸条,再三嘱咐这个女孩不要把纸条给别人。

    他们在害怕,害怕我们听到些什么。

    等孙妞长大了,还有人能够阻止她的声音么?不过,等她长大了,官员们,也换届了。

    后来,我们带着遗憾,离开了上蔡。

    这一次走和上一次的心情完全不同。就因为这一天和孩子们的朝夕相处,心里全是不舍。上次,被接连不断的酒局和官场搞的我只想快快逃离。

    我学会了不再抱怨,因为我总算想明白了,即使 是这样,上蔡的孩子也比隔壁遂平等地方的孤儿幸运的多,但我有时候仍然不解,为什么最需要关爱的一个群体,却终日紧锁着大门,孩子们除了在大人的监视下列队欢迎来客,不能接受真正爱他们的人的陪伴?

    黄河

    黄昏,我们回到了郑州,芭蕉和老k、地主设宴招待我们,带着michelle去见我的朋友,我真是有些硬着头皮,生怕朋友们怠慢了她,又怕她不喜欢他们。michelle有时候真是善解人意,她后来针对这个问题跟我沟通了很久,告诉我take it easy。

    本来是要去黄河的船上吃鱼的,后来下起了暴雨,我们换了地方,地主开着车,顶着雨,在黄河的大堤上穿行,最终停到了跨河大桥旁边。

    那座桥在雨中像是消失在了空中,黄河的水咆哮着,一遍遍的拍着河岸,大堤上没有什么人,灰色的天和地,路边是雨水清洗过的绿树,空气虽然潮湿,却富含养分,跟郑州火车站周边相比,这里简直是世外桃源。

    只是,我们无心欣赏景色,又不忍拂逆朋友的好意,地主的女儿还在发烧,我们催他快回家,然后去了饭馆。

    那是连日紧张的节奏里比较缓慢的一节,第二次觉得放松,是第二天老K送我去机场的车里。时间过去太久,想不起来太多的东西,只记得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加上地震对心情的影响,还有着急去四川的心情,那天晚上,喝了很多酒,也累到了极点,最后michelle先回去,我趴在桌子上,居然美美的睡了一觉。

    采购物资

    第二天一早,我开始更新blog,芭蕉和michelle忙着联系采买物资,酒店的网慢的出奇,我们叫了几次人,都修不好,后来michelle急了,说我们要去四川,要给同事们汇报情况,你们的网这么掉链子,还让我们怎么工作。

    这句话,起了大作用,酒店的人马上派了真正的技术人员来,老板打电话说,她们去支援灾区,什么时候退房都可以!

    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太多太多让人感动的事情发生了,芭蕉联系了一上午,由于消毒药品到处断货,好不容易联系上了一家,老板一听是买给灾区的,立刻拿出小本子,开始以进价计算,并把所有的物品拆散了重新打包,又帮忙称重,怕我们去机场有问题,而且他留了名片,说还要捐十箱药片,十箱,就是一千五。

    当时我在酒店里,michelle和芭蕉回来都给我讲了当时的情况,再看他们热火朝天装箱的照片,心里真是很感动。

    老k的儿子要看眼睛,他扔下了家,给我们跑前跑后,最后给我们送到了机场,临别的时候,和他来了个重重的大拥抱,无端的,觉得伤感。

    这伤感马上就消失了,因为接下来,要托运行李,办手续,芭蕉联系国航的王先生,免费给我们办了80公斤的托运手续。等我们顺利check in,发现浑身都是汗。

    为了能让我抽烟,michelle带我去了咖啡馆,我们整理着照片,过一会她不见了,手机留了下来,正担心着,她笑眯眯的回来了,原来我们订的航班,都应该登机了,但是还没从成都起飞,她找了机场的人,一个姓侯的主任,一个人把我们的票全部改签到马上起飞的航班了。我们真是太幸运了,或者说,面对灾难,所有的人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飞机冲上天空,河南,这个可爱的地方,再见了。而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唯一确定的是,我们一定要去。

    成都

    很多东西都是可以省略掉的,十天内真正印象深刻的,是我们到达成都机场的时刻。

    没有刻意的去想象什么,但潜意识里,这种刚刚经历了灾难的地方应该连空气都不同吧!但下了飞机,一切都很平静,平静的让我们都有点讶异。到了提行李的地方,旁边站了一些穿迷彩服的官兵。我们的箱子很快就到了,可他们一把把箱子提了下来,我跑过去,指着上面基金的名称,他们笑了,他们的行李,也都是消毒药品和口罩之类的物品。攀谈起来,知道他们是汕头来的救援队伍,但是还不知道会被分到哪里,赶紧要电话和联系方式,又和他们拍了个照,拍照的时候,michelle笑了,旁边的人提示她严肃点,但是他哪里知道,从我们到河南之前,就一直盼着赶紧到四川,这一刻终于到了,她怎能不暂时开心一下。

    旁边一个穿迷彩服的北京小伙子和我们搭上了话,原来他是中国经营报的,交换了名片和电话,说好回头联系。

    就是从那一刻起,有了同舟共济的感觉,人和人的距离不再遥远。我没有想太多,找他们要电话的目的是互通有无,我和 michelle能做的,仅仅是先到四川来,至于能做什么,怎么样做,我们还没有做太多打算,只是赶紧把东西采购了,在河南的两三天,我甚至连上网的时间都没有,所以到那一刻为止,灾区里面的情况究竟如何,我们并不知道。

    现在,有了两个信息渠道,总比我们傻愣愣的冲向灾区的好。

    michelle安排了人来接我们,天已经黑了,成都的夜晚仍然很美丽,如果不是因为汶川地震,这一刻我该是多么激动,因为到四川的理由肯定是去看我的孩子们,但这次,我没有时间和机会去看他们了,荞田的老师发短信,说他们还算安全。

    如今,我是为了另外一些人来的,虽然我帮不到他们什么,但是能到达这里,起码也让我觉得心安。而且我不知道,如果地震不是发生在四川,如果不是新闻里那些可怜的孩子跟我的学生非常相像,我是否还有这么大的动力要求过来。

    可以确定的是,我的决定是正确的,这十天,改变了我太多的东西,在其它情绪之余,我想感谢michelle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也给了我太多的帮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张玮玮 2010-06-10
    资本主义 2010-06-10

    评论

  • 支持一下!!!!!!!!!
  • 人多说来过成都的男人就不想走了
  • 北京翔宇货架制造有限公司采用国内外先进的技术,先进的生产设备,先进的生产工艺及完善的质量保证体系,现已成为北方地区最大的货架生产和销售企业。
      本公司拥有现代化生产线和高频焊接机组及多组冷轧机,折弯机,剪板机,车床,静电喷涂等设备,技术力量雄厚,质量管理先进,生产的万能角钢货架,轻型仓储货架,中型仓储货架,重型仓储货架,音像货架,图书货架,超市货架,精品展示架及各种非标货架,可任意组合,自由升降,不需焊接,具有负载能力强,插接方便,移动灵活等特点,
  • 北京翔宇货架制造有限公司采用国内外先进的技术,先进的生产设备,先进的生产工艺及完善的质量保证体系,现已成为北方地区最大的货架生产和销售企业。
      本公司拥有现代化生产线和高频焊接机组及多组冷轧机,折弯机,剪板机,车床,静电喷涂等设备,技术力量雄厚,质量管理先进,生产的万能角钢货架,轻型仓储货架,中型仓储货架,重型仓储货架,音像货架,图书货架,超市货架,精品展示架及各种非标货架,可任意组合,自由升降,不需焊接,具有负载能力强,插接方便,移动灵活等特点,产品畅销国内外,受到各届人士和用户的好评。只要您使用翔宇
  • 我前一阵看了个纪录片,就想要收养个孩子,还看过相关的一些规定,后来心里还是很难受,这样只能帮助一个人,而且我不知道怎么让自己摆脱掉做好事的心态——这是不公平的。
    想毕业以后先能去个地方支教,觉得否则说什么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是个城市长大的孩子,让自己献身在一个远离城市的地方也是不现实的,但是一年两年还是可以,毕竟在美国这种鬼地方都活过来了……有这个想法好几年了,具体怎么实施也是挺困惑的。从前联系一个去西藏的支教组织,也没有人理我。觉得这一块怎么声音这么小呢。
  • 当官者日志:清晨起床,打拳;上午开会,打盹;中午吃饭,打嗝;下午上班,打哈;傍晚加班,打牌;晚上娱乐,打炮;半夜回家,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