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30】流水

    2012-11-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25254531.html

    1】科学传播训练营

    科学松鼠会的科学报道工作坊,做了十几期了,专为媒体记者准备的。最初看到就觉得很好,上个月的策划会和戴部长,李馆长提起。年底了,给媒体做这样的回报,比吃吃喝喝更有意义。

    但是后来我就拖拉了,这个事就放下了,有一次开完会馆长留下来单独跟我说,一些事情你不要都抓到自己手里啊,这样有些事就没下文了,就比如这个科学报道工作坊。

    我当时很惭愧,开完会回去就给游游电话,开始启动。

    之间经历一些波折,前天因为推广的太晚,和然然吵了一架,当时实在是着急了。3号的活动,本来我想的挺乐观,这是难得的一次机会,宣传到位的话,媒体报名的应该不少吧。

    从功利的角度讲,本地媒体的科学素养越高,对我们的工作也越有好处。

    但周四才推广,只剩周五一天时间,隔一个周末大家不上班,效果就要差很多。

    另外周二开会时,大家也对我的乐观表示了异议,觉得不会有那么多人来的。

    果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好。早上给章主席打了个电话,求他四处去邀请。

    我现在变成了这样的人,自己觉得好,但是对方觉得没那么好的话,就不太愿意去邀请。一个事情觉得对方会有兴趣的时候,才乐于分享。

    在微博上发,响应也廖廖,对于内心有点小兴奋的事情,我却反而不愿意措辞去编个博眼球的内容求转发。但看到结果还是有点失望,但转念想,又哀怨了吧。大家的兴奋点都不一样,最初在松鼠会时,多少都有点野心勃勃的味道,觉得科学是美好的东西,就是应该四处传播四处推广。《科学败给了迷信》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的工作观——美国这么多年过来,迷信会以新形式出现,科学永远是小众的。这打败了我的野心,但同时这两年我自己也在变化。接受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唯一要做的事是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自己该做什么。

    要找到同类靠拢,却不是扎堆去嘲笑世界。看见《魁拔2》出来了,想起武寒青和王川老师的坚持,想起去年元宵节我和马大索去他们的工作室见面。那天很冷,马大索二话没说就跑了出来,而武老师给我出了好多主意,提供了好多帮助。觉得很温暖。

    2】死者

    世界最后都是还原到自己内心的,昨天晚上做ppt,那几张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尸检图,之前没什么感觉,但给女死者眼睛上马赛克时,我突然去想,她跑到那个破破的房子里,要和男人分手时,一定不知道最后是这样的结果。这样一想就很难受。那个男人的气管被割断了,但还是被判了死缓。他留下了一条残缺的命,永远失去了自由。

    西湖老刀说,激情杀人是很常见的,而且跨越各种阶层。有些基因写在了不同人的身上,造就了不同人的命运。

    今天看见豆瓣上一个“无人认领尸体在线查询网站”,是广州殡仪馆做的。随便点了一页,死者们都闭着眼睛,很多不忍看的惨状。还无意中看见一个醉驾的姑娘,发完一条微博之后就撞到了立交桥的桥墩上,出了车祸死了。

    死亡,有时候会带来恐惧,有时候会带来力量。还是看内心。

    不过说到这里,总要有力量去做ppt,去写串词吧。

    今天跟老姐说,春节还是想出去下,想大大的放松下。以前总是不觉得劳逸结合是对的,现在却渐渐意识到,放下,是我最应该做的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欢乐 2010-11-30
    给丁妈的 2007-11-30
    大城小事 2007-11-30

    评论

  • 话说最近的博儿都跟专栏似的,在文末留个警句感悟啥的,这算是攒段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