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07】碎碎念

    2012-11-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24450326.html

    1】 10月底剪了短发,从22岁之后,没再尝试过这样的发型。很多个早上,在卫生间的镜子看见自己会觉得很陌生,到现在仍然是。“我是谁?”从思维层面的追问延伸到了外表的层面。

    剪发有两个原因。

    一是因为长发太耗费精力了。每次洗澡的一半时间都用来洗头发,洗发水洗两遍,冲两遍,上护发素,捆起来再洗澡,洗过后再把护发素冲掉,没有耐心吹干,等头发自然干掉又要半小时,有时候起床着急去开会,连头发也来不及梳就匆匆忙忙的出门,虽然知道顶着一头草,但也没什么办法。

    二是长发时想起自己的形象,就是乱糟糟的一个女人,发型就像我的包一样,找一个东西永远要翻半天。

    现在好了,清爽干净,洗脸的时候像个男人一样顺便洗个头,3分钟搞定。

    剪发的那天晚上印象很深,子鱼那天像个大女孩,耐心的陪了我很久,剪完头发,又跟我配眼镜,一路上给我拍各种照。后来我们去吃夜宵,她用我的手机拍来拍去,比我还要兴奋。

    如果没有她,我依然会是一头乱发。

    基本上,没有特殊情况,我会一直短发下去了。

    2】去英国前

    这几年始终没有打败出门恐惧症,虽然也知道换个地方心情会好,旅游心情也会好,但是想起坐飞机折腾的过程,就宁可放弃掉出门的想法。

    去年3月,十三让我去参加爱丁堡科学节,我回北京一天,发现要处理的东西那么多,就再也没耐心进行下去,放弃掉了这个机会。当时的理由是菠萝科学奖近在咫尺。

    证件恐惧症,是更难克服的,第二代身份证几乎拖到第一代身份证过期的前一个月才去办。

    还好,我还热爱工作,出于参加科学节的动力,国庆回到北京办签证,对于驾照过期半年都逃避不去办的人,填了那么多表格,折腾了那么多细节,最后顺利拿到签证,像是神迹一样。但如果我没有一个姐姐,这事儿基本也黄了。去英使馆的前一天,我们还吵了一架。她知道我的毛病,很耐心的哄我,但我还是因为烦躁不讲理,甚至指责了她——这明明是我的事儿,我实在是厌烦,以至于她未雨绸缪催我早做各种准备时,被我一一的以各种理由推掉。照相,翻译,复印……

    现在想起来,还是深深的觉得对不住她。我不知道这种恐惧症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说出来也不大有人能理解。

    在这些事情上,家人们为我付出了很多耐心,包括cobra,离婚前,他托了人,连哄带骗,带我去补办了驾照。我还记得办好了他送我去公司的路上,阳光明媚,他说,你看,其实很简单吧,你要是办完了就会知道这其实没什么可逃避的。

    是啊,他这句话跟心理医生说的是一样的。站在他们的立场,我觉得他们给了我很多耐心,很多爱。

    3】英国

    去之前,最忧虑的是和很多科协的人同去。去之前,除了科学节对我来说是兴奋点以外,我甚至有点恐惧。作为又独又宅的人来说,和别人住一个房间,是非常难以忍受的一件事,而且十天的时间,朝夕相处,还不是同类人,我难以忽视别人的感受我行我素,又自我惯了,不愿意按照规矩行事,所以最好的办法是独来独往。

    但事实上,同屋的人,同行的人,虽然不是同类人,但并非难以忍受,甚至都很有爱。去之前老姐说,你不要老说工作,人家出国不全是为了工作。

    事实上,我去了之后,也没有完全投入到工作中去。只是因为同行的人都很宽容,也很能忍耐。旅行本身带来了很多乐趣和思考。

    跟着原来的青年时报社长,现在的科协副主席章丰老师,听了他很多政治科普的常识,受益很多,而且我的胡说八道和不正经,一点也没冒犯他,反而跟着我们一起胡说八道。

    我的现任领导,科技馆馆长,贴心又开明,尤其感激他的是最后一天我实在想脱团,他一点也没犹豫的就同意了。换成我大概也不乐意的吧。人在国外,对于领导来说出了一点问题,都是要承担很大压力的。

    然后是他的各种贴心,把我手里的大包接过来替我抗的体贴,陪我去买箱包,看见2000块的箱子开玩笑说你用这个也没人相信是真的,实际是帮我省钱的体贴。

    真心觉得馆长这样的男人,是我最欣赏的一类男人。

    最快乐的一天,是在都柏林。我拿着地图,操着蹩脚的英文,坐公交,找王尔德的雕像和故居,去咖啡馆坐着晒太阳,去作家博物馆,溜溜达达,一个人在街上乱逛,开心的时候,就尤其感激他给予的信任。

    虽然最后手机被抢了,但也可以视为花钱买了一份经历。

    回来的飞机上我想,是不是太习惯给人贴标签了,公务 员,官 僚,非同类人。总想在适度的范围远离,但实际上,他们身上,也有很多宝贵的品质,是我们不具备的。

    说起来,还是觉得运气不错。遇到了这样一群人,这样一个平台,对我这样一个又自我但是又很想遵循职业操守的拧巴的人,非常合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