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天(三)

    2008-06-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2328964.html

    相聚

    从蔡沟中学出来,我们到了上蔡县城,杨校长把我们带到了酒店,刚一到地方,几个老师迎了过来,和michelle抱在了一起,肩膀上的脸,糊满了眼泪。

    这样感人的场面,我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了。十几年的同学没见面,也只是笑着点点头。什么样的感情,才能在久别重逢的时候抱头痛哭?除了michelle给出的真心以外,这些淳朴的老师们,得到的温暖实在是不够多。

    晚饭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喝酒,后来听tony讲,他们河南的风俗,如果来了贵客,是一定要敬酒的。michelle听了很吃惊,因为落座以后,她讲了一句今天不要喝酒了,是校长和老师们,太尊重michelle了,所以,连风俗都不顾了。

    热热闹闹的一顿饭,我和michelle都是一天没吃了,所以下手狠快。michelle很快爱上了河南的馒头,我们也知道了,越黑的面其实越好吃。下午当着孩子,我突然饿的胃抽筋,拿起包里的饼干就往嘴里塞,后来猛然意识到不对劲,对面可是些小孩子啊,所以,尴尬的住了手。

    所有的人都不抽烟,我坐在外面,像做亏心事一样偷偷的点一根。^_^和michelle在一起,最痛苦的就是不能抽烟,但是反过来讲最幸福的也是这一点。我们在一起的十天,我大概只抽了三包,四川那么差的空气,我的咽炎都没犯,回到上海没人管了,咽炎马上就犯了。:(

    吃过饭,michelle去休息,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她太累了,我背着电脑,去一个美女老师家上网,在她温馨的小家里,我跟老师们聊了很多。

    河南的姑娘很漂亮,女老师们长的都很漂亮,而孩子的日记里,也不断的提到她们。

    关于孤儿院,这个听起来就辛酸的地方,老师们已经坚守了很久。每个月的工资大概有七八百块,还要承受着误解和压力。在郑州打车的时候,有的司机一听到上蔡,死都不肯去,好像哪怕开车经过那里都会得艾滋病一样,别说这些跟艾滋孤儿朝夕相处的老师们了。

    回来以后,也有朋友问我,那些孩子是不是也有艾滋病,我不怪他们误会,是上蔡在被人关注的同时,却没有多少媒体能够还原普通人的生活。孩子们的父母,很多是因为卖血得病,孩子们都是健康的。另外,艾滋的传染途径也只有那么几条,哪怕是和艾滋病人生活,被传染的几率并不高。

    这些老师们,对孩子付出了巨大的爱,却面临着种种压力,家园的生活和学习是分开管理的,老师们如果对孩子太好,往往会引来保育阿姨的敌意。他们说,有时候孩子们可怜巴巴的让老师带他们出去玩,他们除了心如刀绞,却没办法答应一声,好吧!

    回酒店的时候,看到门口有三个人,想起来我们刚下车的时候他们就在那里,看见我们,赶紧打电话。后来直到我们退房,他们都在门口蹲点。开始不是很理解,后来知道了,所有进入上蔡的陌生人其实都是被监控的,尤其是外国人,因为那有可能是潜入的记者,来给我D抹黑。难怪,接触到很多人,他们都有点战战兢兢。去年来上蔡的时候,杨校长刚进我们的房间说几句话,就有人在外面监听,本来约好了第二天他带我们去阳光家园,但是第二天打他的电话是关机。而这是上级的命令。

    其实作为我们,一个小小的私人慈善基金,别说一直在和政府合作,从没有想过承担媒体的任务,就算是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力量。是因为上蔡的艾滋村,导致很多官员下台,所以这里的人噤若寒蝉,禁止一切媒体报道。

    红丝带家园的建立,michelle起了很多作用,包括对工程的监工,到现在,她还是红丝带的教育总监,这个身份让我们很顺利的能够进入家园里面,和孩子面对面。换一个人,恐怕就只能在家园外面徘徊,注视着紧闭的大门了。

    红丝带家园

    一大早,michelle和我给民政局打电话,让他们带我们去家园。虽然不太情愿和官方接触,但是没有他们的带领,我们是没有权利进入的。民政局长换成了zhang大汉,他是一个相对不错的河南汉子。先去买了很多水果,民政局的小车就一路向红丝带家园驶去。

    快到那个大门的时候,我的心跳的很厉害。去年在这里的片断还历历在目,孩子们呆滞的目光,应付式的鼓掌,对着记者流畅的套话,让我很愤懑。那时候,我没有机会和孩子单独聊天,留下的,只是整体孩子的印象。

    进了大门,很高兴学校没有组织欢迎仪式,孩子们三三两两的在操场和大厅里玩耍。在校长办公室,一直拿奖学金跟我们通信的孩子,一见michelle就扑了上去,又是大拥抱,又是眼泪,又一次,心酸。

    民政局长走了,这下时间都是属于我们和孩子的了。慢慢的孩子围了上来,我看见一个小女孩的脸肿了一块,很担心,就问她怎么了,她含着眼泪,就是不回答。旁边的孩子快人快语,告诉我是天生的,我才放下心来。搂过她,让她带我参观家园,肢体接触让她开心起来,另外一个女孩也凑了过来,兴奋的带我去她们的宿舍。

    苗苗坐在床上,很开心,床头贴着她的资料卡,姓名,出生日期,籍贯等。干干净净的床铺,还有整整齐齐的柜子。

    苗苗说,她们自己组成了检查小组,每天要互相检查宿舍的卫生。

    学习方面,家园的师资力量很不错,硬件设施也可以。孩子们的日记,比很多初中学生写的还好。但是娱乐生活乏善可陈。晚上,她们除了写作业就是看电视。半个月可以回家一次,而那个家,或许有爷爷奶奶,或许有叔叔阿姨,有的很温暖,有的,仅仅是给让他们接触一下外界的机会。

    所有的宿舍里,基本没有玩具,孩子们的零用钱似乎是每个月20块,大孩子比较多,他们基本会把钱省下来给爷爷奶奶或者存起来。

    这是一个上了初中的大孩子送给一个女孩的公仔,右边已经破了,它孤零零的站在空荡的桌子上,有点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特殊的宿舍。

    洁白的墙面上,偶见几张贴画。有超女,有我叫不上名字的明星。

    漂亮的院子里,有秋千和健身设备,苗苗带我去了那里

    两个孩子把我推到秋千上,使劲的摇,多少年没有打过秋千了?吓得我要命。后来我开始推苗苗,她很勇敢,一点也不怕

    我们在这里玩了好久,跷跷板,跑步机,真是太开心了。

    回到楼里,我们遇到了一个刚刚从门口回来的小女孩,她奶奶过来给她送苹果。等我们打开那个袋子,michelle几乎都要掉眼泪了。

    我去了洗手间,厨房,食堂,所有孩子用的地方都走到了。这是一个干干漂亮的家园,我的心情并没有第一次来那么愤懑了,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讲,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这些孩子们,虽然存在着种种问题,但是他们的童年,相比周边县的孤儿又要好得多,遂平等地方,有很多这样的孩子,没有人关注,也没有人好好照顾。等待吧,等光明一点点的出现,照到所有黑暗的地方。

    心酸和无力感是会有的,但是这些情绪其实是负面的,在基金做这一年的义工以来,我变得理性了很多,那些黑暗的东西不会再让我消沉了。

    两个孩子一直拉着我的手,不肯松开,我拍照的时候,她俩就抱着我的腰,搁以前,我一定会有把她们带回家的冲动,但是现在,我只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尽量跟她们沟通。老师们说,孩子现在学习没有动力,因为没有约束,她们对相机很喜欢,摆弄来摆弄去,我就告诉她们,相机神奇吧,你们只要从最简单的小学开始学起,以后也能造出这么神奇的东西来,千万别着急,但是不学,可就什么都不会了。

    能起多大作用?不知道,也许做这些事情就像在荒野里撒种子,有的死掉了,有的能开出娇艳的小花,不用在乎结果,做能做的就行了。

    离开家园的时候,我早早的坐上了车,不敢面对分离的时刻,和一直摆手的孩子,michelle也很难过,虽然河南不远,但是我们没有太多机会过来。

    附:家园孩子的几篇日记

    3月20日 星期四 晴
          今天下午,有一节自习课,我的功课全部完成后,便坐在位上想心事,但想着想着不知为什么哭了,是想父母了吗?好像就是吧!我仿佛对自己的未来没了信心。可每次想到这,就会想起父母临终前的嘱咐,可我越想就哭得越厉害。同桌看见了,便递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不知您为何哭泣,莫要悲伤,擦干眼泪,勇敢坚强,开心愉快地走完你这精彩的一生!看到这,我笑了,是啊,一定要坚强,

     4月18日  星期五    

    今天已经是农历3月13了,离我的生日还有23天,我希望这23天过得慢一点,甚至我不怎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时间过得真快啊,好想回到童年,回到那个充满童稚、有趣的世界!   小时候每当我生日的时候,是我最快乐的时候,虽没有多么昂贵的礼物,没有鲜美的蛋糕,但还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更开心的呢?妈妈总会把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给我煮个家里养的土鸡蛋,一双亲手缝制的漂亮的小布鞋,把我拥在怀里,在我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让我好好的撒撒娇,多么幸福的时刻,多么难忘的回忆啊!妈妈的爱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而现在呢,每当过生日,是我最不能面对的日子,虽然会有蛋糕和祝福,但我的身边没有了妈妈,没有了往日的温暖和快乐,时间过得慢点吧!我希望那一天会隔过去,永远不会来临。

    2008年   1月19日  星期六  大雪
          这几天,一直在下雪,早晨五点钟就要爬起来上早自习,真不是件易事。今天睁开朦胧的睡眼,实在是不想起床,但还是动作迅速的洗漱完毕,准备出发。家园离学校还不算太远,两三里地的路程,路上我们总是结伴同行的,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热闹,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是分不开的。今天去学校的路上,我不再叽叽喳喳的了,有些沉默。想爷爷奶奶了,他们一天天渐老,天气越是冷,我越担心他们,不知他们身体怎么样。再有十几天就要过年了,过年最快乐的感觉就是跟亲人团聚吧!
          我今年不再想要新衣服了,过年赶集时,我还要和爷爷一起,用爱心人士资助我的助学金给爷爷奶奶买新鲜的鱼肉吃。不过我想最令爷爷高兴的还是我能考出好成绩,做个懂事的孩子吧!想着想着,走到了学校,朗朗的读书声充满教室的感觉真好。(wj)

    12月18日 星期二 多云
    晚自习放学后,我的好友邀了我们几个朋友去她的宿舍。没等我们问什么事,就见她拿出了几个鸡蛋,并告诉我们,今天是她的生日。她邀我们几个过来庆祝一番。说是庆祝,可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东西,只不过就几个煮鸡蛋。(按家园的习惯,过生日的孩子可以领到几个煮鸡蛋)在一片祝福声中我们摆好鸡蛋,唱着生日快乐歌,每人许下一个愿望,每人得到一个鸡蛋……
    拿着鸡蛋,我们都陷入了沉思。我想起了小时候,那时虽然家里穷,可每当过生日,除了可以吃煮鸡蛋,父母往往会给孩子买一件新衣服或一个新书包。孩子可以听到父母那简短而朴实的祝福:生日快乐!可如今……
    沉默了好久,我提了一个建议:“咱们今天来个约会,十年后我们再来一次生日聚会怎么样?”一句话打破了僵局,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都在设计着十年后的生日场面,我们有了说不完的话。不知不觉,已是深夜,可没有一个人愿意散去。
    我忘不了今天的生日聚会。虽然没有party,没有音乐,没有生日蛋糕,没有蜡烛,没有礼物,没有父母的祝福。可我们有友情,有理想,有相互的关爱……
    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S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十天(二) 2008-06-03

    评论

  • “河南的姑娘都很漂亮”,那为什么男人们还都争先恐后去少林寺就近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