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29】生活在继续 - [流水帐]

    2012-09-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22852882.html

    昨晚薄荷叶到了,调了两杯墨吉托,本以为能睡的不错,结果反而到早上五点多才睡。

    中午要赶去科协参加科学+logo的提案,12点半的会议,我12点起的床,比平常早了10分钟。结果下电梯时是12点19,匆忙往小区门口跑时我疑惑的想,为什么无论我几点起床,出门时总是踩着点?这有什么科学依据吗?等了一分钟出租没等到,我果断的跳上辆三轮。在12点30的时候准时到达科协的会议室……但,除了章主席,大家也都到了。

    听罗华老师提案时,我有一阵很恍惚。像是跳出了会议室旁观自己和其他这样一群人,感觉就很荒诞。也许是好久没有感受过严肃的气氛了,看着罗华老师认真的ppt,虽然很感动,但又觉得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煞有介事,不知道谁会突然笑出来一样。

    看得出,罗华老师很用心的做了这个方案,跟往常一样,每个人都会针对一个提案有自己的看法。很少能达成共识,所以讨论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也就散会了。

    然后……馆长就问我书吧的事情。

    打我来的那个月,馆长就委托我在楼下大厅弄个科学书吧,供来科技馆玩的人免费阅读科普书籍,我说起管理的事情,他说,就算丢了也也没关系,科普书丢了,也是人家喜欢读,是有意义的。当时觉得好感动。

    但是那是一个要搭建的工程,跟工程部协调了很久,最后建起来了,因为又没有太多经费,所以从七八个出版社那里化了缘,再之后,就是忙忙碌碌的活动,每次想弄的时候都觉得有点头大,最后……拖拉的形成了心理障碍,成为心里一个隐痛。

    终于到了无处可躲的这一天了……晚上和子鱼去了城北的特力屋家居。东西贵的要死,又不好看。现在有了淘宝,这些实体店真不知道为什么还能生存下去。看着这个,看着那个,虽然是用公款消费,也什么也不舍得买,后来结账时,才花了一千多……我和子鱼几乎同时喊出来,这么便宜,于是高高兴兴的又回去拿了几样。

    回来的时候觉得腰疼,到家开始肚子疼,一直疼到现在,不知道是受凉还是排卵期的问题。赖在床上几个小时,不知不觉就1点多了。

    想想还有三天的时间回北京,十三天的时间新闻发布会,三十天的时间校园活动,还有菠萝科学奖的大框架。顿时有点焦虑。

    ——————

    每天胡思乱想的一小点儿

    晚上李淼老师发短信问行程,就动员他多留两天,我下意识的输入:“最近看了一些书,想和你讨论呢”。发完之后突然有点怔怔的,也有一点意识到在杭州没那么开心的原因了。

    之前在北京,周围的人大多数是媒体文化人,凑在一起聊天,大多是聊自己的观点和思考,身边的牛人也多,不知不觉也在学习。工作也有一个讨论工作的氛围。因为气场对,交流时每个人都可以保持自己,因此活的比较自我也不累,而且也接受自己是小众的事实。读书,思考,艰难的进步,不用沉入生活的层面也觉得没什么问题。

    在杭州没有这样的氛围,遇到二娘他们之后,也因为宅和忙的原因不怎么碰面。工作基本上都是执行的那些细节,和务实的非同类人打交道,看一本书,一知半解时,也没什么人讨论,渐渐就疲沓了。微博也就是逗闷子的地方,渐渐变得脆弱,有时候就会渴望世俗的温暖来代替这些,但仔细想想,真正能带来快乐的,并非是柴米油盐,烤蛋糕调酒的日子,而是精神上的富足。光靠自己,力量又不够。

    精神滋养还是太少了,这会让人会枯萎和消沉。想起那段大量汲取养分的日子,李淼老师每次见我都会觉得我在进步,但这次,我不知道他来了,我跟他聊天的,是否依旧是那些陈词滥调,甚至进入了倒退状态。

    还是要坚持写专栏,坚持看书。坚持不倒退。

    之前隐隐的有些感觉,因为没有完全的意识到这一点,也很少主动的去改变现状。跟老姐聊天,聊起英剧什么的,想想那些团队,很向往。

    现实和理想一点也不矛盾,但总是需要同类人聚集在一起互相支持的。想想这几年的一些朋友,离开了一些环境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一个特别简单的道理,但身处其中就不自知了。

    还是不能哀怨,意识到就努力去改变现状吧,菲宇明天来,要是在北京,可能不会像在杭州时见到她这么开心吧。

    中午迷迷糊糊起床时,像是梦到了去见客户被人训的场景,就醒了。然后想年轻时遭遇过不少客户的冷遇甚至侮辱,那时候的心态是偷着乐:“这人可真没教养”或者“这人可真猥琐”。但现在遇到这种总是觉得对方很可怜,我不知道这是优越感增长了,还是我变的没那么刻薄,心怀悲悯了。

    但说起悲悯,听老姐给我讲一个阿姨的故事,搁年轻时会同情她同情的一塌糊涂,现在听完,觉得命运还是她自己造成的。

    这真是一个好笑和有点拧巴的变化。那天朋友问我,你将来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本能的想,是公公那样的人。后来又说是德兰修女。仔细想想,其实德兰修女也不是我的目标。

    我想成为内心安宁和满足的人,不大喜也不大悲,对人对世界,充满爱。

    但我越来越觉得,爱是一种能力,随着自己内心的强大才能付出的越来越多。在自己不强大时,需要一个自我保护的边界,不能透支。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大概内心的安宁和满足的达成是唯一的目标。但这有自爱才能达成。但自爱和爱人时的边界,有时真是难以判断。

    大概,还是要独立,完全做到不依赖,才是真正的自爱吧。

    还是有点混乱,先写着,等待时间。

    分享到:

    评论

  • 你还是开心点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