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碎片0917

    2012-09-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22380452.html

    看《可爱的人类学家》,马上想起了郭巍青老师,他是中山大学人类学博导,最早在开心网上认识,09年去中山大学,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他发了个短信求见面。恰好他在组织一场关于通识教育的座谈会,梁文道老师做主持。我混进去,他力荐松鼠会,并让我发言介绍。会议结束时,他把我另一个女学生,绕了很大一圈送到目的地。晚上在凹凸酒吧,很多年轻人,他在里面静静的坐着,很有兴致的一直听我们叽里呱啦讲话。后来他上了微博,也从不用一种愤怒的方式发言,总是带着探询和思考的语气回应很多问题。

    他就是我心目中学者的完美形象,理性,仁厚,平和,自省,从不停止思考。

    最近思绪比较混乱,忍不住发私信对他吐槽说抵抗不住现在微博上情绪的干扰,他回复说:我觉得现在变化太快,由于普遍的相互联系而造成的复杂性,各个部分的变化速率又不一样,呈现更为复杂的情况。传统的社会调查、分析等方面,根本跟不上速度,无法反映现实,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人类学式的一个一个案例的现场观察,变成了非常重要的知识来源。这个意思是,现在是好的时代还是坏的时代?根本无法有普遍一律的回答。它非常依赖于你本人在具体环境下的亲身观察与感受。你要坚信你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这个时代如果说有什么特点跟以前不一样,那就是同时突出你的主体性和脆弱性。

    其实郭老师说的也是我心虚的地方,对于生活的敏锐体察,我正在渐渐丧失,很多时候困在自己内心里走不出来。

    内部达到和谐时,才能用比较好的视角去打量世界吧。

    不过仔细想想,我获得的越来越多了。

    中午打半天车打不到,看见一辆三轮,司机是个慈眉善目的爷爷,坐上去,说去西湖文化广场,一公里的距离他要三十块,我还价,他说那就20,不坐就算了,这样的反差让我在心里偷偷的笑了。就像看见一个彪形大汉甩起绣花指一样。

    昨天夜里一个微博网友给我发私信,说父母被骗到传销组织了。听完整个故事,心里一直平静不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突然意识到,在很多我自以为平淡或安静的时刻,不知道有多少人正陷入在麻烦和困顿中,彻夜未眠。

    我想起一个自闭了半年的朋友说,他有一天在凌晨去超市,一个人裹着风衣从他身边匆匆的过,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不只有我自己,还有别人。从那一天,他走了出来。

    这个感受,就跟那个故事给我带来的一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0916 2012-09-17

    评论

  • 我每天也都是再困也要写博客,很怕老了的时候回忆起年轻时候发现没有什么值得细细回味。
    真正的生活都是细枝末节,而细枝末节却是最容易遗忘。

    对于生活的敏锐体察,我正在渐渐丧失,很多时候困在自己内心里走不出来。最近我也这样,但是渐渐大概好很多了。

    超级喜欢丫米:))
  • 我的世界和我之外的世界,说到底都是我所“看”到的世界。你既然已经知道有内有外,自然就在一个俯视的角度,何必争着进来或者出去呢丫米?——且且哥
  • 入戏太深。
    而且自闭就专业来讲,一般都是在三岁之前患病,如果是后天的就不能称为自闭,只是暂时性的某种行为障碍而已^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