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愿忘记

    2008-05-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1866073.html

    今天,陋石将离开成都,昨晚,Y和Z,加上陋石,三个大男人,喝醉了,流泪了。

    非典的时候,我录了一期诗情画意的电台节目,身边一个受难者都没有的我,远距离把灾难幻化出美感。那段因为不正常的社会秩序,长假,全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在记忆中有点无耻的带着温暖和欢乐。

    从5月19号开始,穿过那些埋着尸体的废墟,呼吸着地狱般的空气,我无法再做一个旁观者。但在撕心裂肺的哭声和不忍观看的废墟作为背景的时候,我固执的往那些乐观和温暖的片段靠拢,也许,是为了自我保护。

    今天y打过电话来说,倍受瞩目的钟安迪去了天津,绵竹救助中心的200个孩子被送往各地,潘老师也回了汉旺。

    记忆中的那天,无数个孩子簇拥着我们,抢我们手里的信,简陋的帐篷下面铺满了被子,下暴雨的时候一定很冷,但是当我进去以后,看着轮流照顾四岁孩子的两个老师,盘腿坐在地上,分明感到的是温暖。

    只是,废墟前面那一张张笑颦如花的遗像,马路上走过打着石膏的孩子,让这温暖马上就消失了温度。

    听着他的电话,无端的就觉得凄凉,在那样残忍的环境里,人和人的距离才会那么近。当一切恢复平静,高楼,防盗门,人们又会退到原处。

    乌托邦似的幻像,竟然建立在那样惨痛的背景之上。

    回到上海,觉得一切平静的让人窒息。所幸,身边还有那么多的人,在距离四川千里之外的地方,继续拥抱着,互相取暖。

    不知道一切是否能够恢复原样,不知道这样的记忆在未来是否只是随便的被提起。只是希望,有些东西,让我永远都不要忘记。

    分享到:

    评论

  • 你做了你能做的你想做的。
  • 每天都看你的文字
  • 最近心情比较沉,希望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