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独处

    2008-05-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1480717.html

    在德阳的Y律师,现在应该正在德阳的河边,和一个去四川的朋友一起坐着。他们的身后,是一排排还伫立却不能入住的高楼,还有各式各样低矮的帐篷。

    地震发生后,当他成为幸存者,立刻和几个朋友开着车去了武都县城某中学。站在几层楼的废墟上,他能清楚的听见孩子们的呼救声,他和几个朋友拼命的想扒开废 墟,却无能为力,那些巨大的钢筋水泥,成了生和死的界限。他就那样听着孩子的声音从强到弱甚至到消失,他们几个一辈子都没哭过的大男人站在那,哭了五个多 小时。

    那时候手机信号不通,到处乱成一团。三天后部队进入武都,但是,结果可想而知。

    地震发生的那一刻,整整一个星期他无法入睡,一闭上眼,就会觉得有人挠他的脚心。

    他去成都接我们的时候,他瞪着大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和他说话,反应很迟钝,刚开始的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很冷漠。

    后来才知道,十多天了,他几乎没睡过觉。

    他所有的公司都关了,这些天,他一早开始,买东西,往山里那些政府还没到的地方送物资,他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晚上,他就一直发短信联络各种各样的事情

    德阳有这样一群人,地震以后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别人,他们不能停下来,因为停下来就会崩溃。

    绵竹救灾中心的P老师,原来是汉旺某中学的教导主任,负责200多个孩子的组织管理。初见他的时候,觉得他很干练,后来才知道,他父亲和亲人在山里遇难了。他只能和孩子们在一起,只要一闲下来,就想跑回山里去看父亲,虽然他知道,他已经永远都看不到了。

    前几天媒体报道有余震的时候,成都几乎所有的人都去了外面睡,路上挤满了车,大家都在逃离建筑,逃离城市。不要嘲笑他们懦弱,如果你亲眼看到公路像水一样起伏,楼像树木一样摇晃,坚实的大地开始战抖,恐怕你也无法在短期内安然入睡。

    更不要说,那些亲眼看见自己的亲人朋友在自己眼前消失的人们了。

    回到家,cobra和我说,他最近几天心情一直不好,我给他讲这两个故事,我想表达的是,他们,现在仍然在努力活下去,我们,更不能悲伤了。

    可是,从15号到现在,我终于有了这样闲的一点时间,是一个人独处,突然发现,我也陷入了巨大的悲伤里。我甚至想回酒店去找MICHELLE,想给cobra打电话让他赶快回家。

    可不能这样,我想,能做的就是赶紧做事,等待明天的忙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