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片断

    2008-05-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20734158.html

    频繁的出门,频繁的在人群中,把目光投向那一个个陌生人,我的眼睛就像王佩的相 机。我的心,却并没和千万人一起孤独,因为千万人并不孤独。

    浦东,人行道上阳光斜斜的穿过树叶照下来,两个穿着厨师制服的小伙子勾肩搭背的边聊天边走。刹那,觉得高楼街道都淡去了,就剩两个男孩快乐的背影。青春无敌,长大了的男人,他们和人是有社交气泡距离的。

    社区中心,我旁边是一对来办社保的夫妻。男人留着五十年代的头型,穿着灰色的西服衬衫,直直的下摆并没有塞到裤子里,而是松垮的放下来。他手里抱着一大本文件夹,打开来,里面是结婚证,保险单,入学通知书,水电费单据……一个家庭琐碎的生活被全部被装到了这个文件夹里。女人梳着马尾,憨憨的对我笑,说我们家的这些事都是他负责。

    不知道,快乐和悲伤,是不是也能通过打印纸进入到文件夹里,忠实把生活记录下来?

    社区中心的办事员是个北方姑娘,在我填表格的时候跟我聊天,语速很快,吐字却很清楚,手上一边给来上访的老人家写上海市政府的地址和交通路线。拄着拐杖的老人家接过纸条,对着我们激动的夸姑娘,然后千恩万谢的走了,慢慢消失在窗外。姑娘报以苦笑,因为我们都知道,上海市政府的门,不会轻易的开。

    和老姐在轻轨上,有个人要下车,我赶紧推着她坐下。就像我是姐姐一样。我们在喇叭声,铁轨声里闲闲的聊着天,突然觉得这不是上海,这是小时候,我们在公共汽车上,分吃一根冰棍……

    回来的路上,坐过了站,从三号线走回家,是以前上班常走的路,有些地方发生了变化,比如出站以后空档的大厅突然变成了卖场,门口多了很多高声叫卖的小吃铺。而快到公车站的那一溜小店,卖卡套的还在卖卡套,卖奶茶的还在卖奶茶。只是卖盗版书的小店,门口摆出了一堆英文书。拐进去,满满当当的还都是那些励志的、算命的、色情的、武侠的厚书。我在那些买了就能改变人生的厚书中努力寻找着小说的名字。后来在花车里,看见了凡尔纳的影子,我心跳了一下,在一大堆书中间努力找着肉色封面绿色衬边的系列。挑了几本去结帐,小伙子拿起书,扔到了电子秤上,给我报了个价。我大吃一惊,这书,是轮斤称的?他乐,5块钱一斤!我赶紧回去,把书堆翻了个遍,拎出所有凡尔纳的书。

    最后结帐,67,我翻遍全身,只有62,小伙子大度的让我走了。于是,我拎着小二十斤的凡尔纳往家走,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小时候,家里有一套他的全集,如果没记错的话,是绿色的封面配着一副图。神气的摆在书架上,让我废寝忘食。对世界的向往,大概就是由他而始?

    现在,我那么喜欢的凡尔纳,我那么喜欢的故事,要按重量计算他们的价值了,而且,一斤故事,还不如一斤蘑菇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