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聊家常

    2008-02-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16090257.html

    我和豆豆聊家常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双方的亲戚。认识到现在,我们对彼此的亲戚已经非常熟悉了,虽然都没见过面。

    后来我发现,我俩讲述的方式主要是人为主线,提起一个人,先介绍性格和主要特点,有时候会以一些典型事例来证明这些,中间会有一些主观的揣摩和猜测,但是为这个中心服务的。在对这个人有了大概了解以后,会加上一些次要的特点。比如我讲起一个亲戚,会说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很很热心,但属于舍力不舍财的类型,生活非常节俭,甚至可以谈得上吝啬。之后我会讲她非常非常聪明,或者非常漂亮这些方面的东西。这样这个亲戚在豆豆心里大概形成了一个印象,可以用几个关键字概括出来。有时候我们还会对这种特点形成的背景交换意见,比如她的吝啬大概是由于退休以后强烈缺乏安全感造成的等等。

    这是前期的交流,有了这样的基础,再谈各个家族里的事件就很省事了,不用再交代每个人物的性格,在这个事件中每个人物的反应也就合理了。

    在谈论的时候,我们抛却了自己和人物的亲戚关系,而这样不带感情因素的评价会相对客观,比如她说她爷爷有点虚荣,我说我奶奶有点狡黠。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找到一些各个大家庭或者家族的共性,比如每个大家庭都会有个中心人物,他或者她一消失,家庭的凝聚力立刻下降了。但也有截然不同的地方,有的是风俗的差异,有的是整个家族基因的不同,比如敏感型和理智型的大家庭,在处理同样事务上会有相当大的差异。

    这样的家常聊下来,基本就是一本小说,有时候我们开玩笑说都写写对方的大家庭,这样就不会被骂,家里的人也不知道。

    和沙化聊家常,她很少介绍亲戚的性格和背景,总是直接讲述一个事情,对事情发生以后各方的处理办法发表意见,比如叔叔的葬礼,比如奶奶的抚养费,比如她怎么帮父母应对那些贪得无厌来借钱的亲戚。而我也常拿一些问题出来请教她,比如过年回cobra的老家我该送他叔叔什么东西之类的。和她交流,基本上我们在探讨的都是处理人际关系的方法,还有一些价值观道德观的判断。

    和 cobra聊亲戚,他是以人主线,跟我和豆豆不同,他一般都不会加上自己的主观意见,只是通过讲述这个人的各种事情,让我自己在心里形成一个判断。之后我会把这个判断说出来,或者发表一些意见,通常他在这个基础上再和我讨论。

    胡缠说他想过做一个送水工,走进每个陌生的家庭,通过家庭的布置或气氛去推断这个家里发生的故事,我也是这样爱听故事的人,在聊家常的过程中,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个故事,和其他的人纠葛在一起,就是更复杂的故事。

    和豆豆聊天的过程中,通过对亲戚的讲述和揣测,自己也理清了一些思路,这样对他们的一些小毛病和一些不好听的话就能够抱宽容的态度。和沙化聊天,能够学习到不少和人打交道的经验。跟cobra聊天,总是感觉他比我要客观的多。

    所以,聊家常也是件挺好玩的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以前的梦 2009-02-28
    流浪去 2009-02-28
    最近的八卦 2008-02-28

    评论

  • 和 cobra聊亲戚,他是以人主线,跟我和豆豆不同,他一般都不会加上自己的主观意见,只是通过讲述这个人的各种事情,让我自己在心里形成一个判断。之后我会把这个判断说出来,或者发表一些意见,通常他在这个基础上再和我讨论。


    是个蛮客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