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安 布里布里星

    2011-04-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123871774.html

    前天去见林楚方老师,一直很佩服他,所以很兴奋。下班前新一期杂志到了,随手带了几本,在出租车上就一直看。

    结果看到铁道部的一篇,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不关心,铁道部三个字一下刺伤了我的眼睛,想起了公公,不管是下台的还是上台的,他一定都认识,但这一切跟他都没关系了,死亡隔阻了一切,也消解了很多事情的意义。在出租车里,我的眼泪就一直的流,又没带纸巾,就用毛衣袖子不停的擦眼泪,粗毛线很扎,我的眼泪就更多了。后来看见司机犹豫的试图回头,我拼命的深呼吸才止住了眼泪。那一刻我感觉自己需要一个怀抱,容纳别人看起来莫名其妙的眼泪。直到到了东环广场,置身来来往往的路人中间,我才平复了情绪。

    晚上和林老师很兴奋的聊了很多,这个老男人以前做主编的杂志是博客天下的对手看天下。不是他的发行量让人崇拜,而是他抽身事外的机智。“好好说话”“有趣”“没那么多意义可能就是意义”这些我一直相信的东西,常常会在别人的质疑中动摇,小时候看吴宗宪的我猜,见电视上油嘴滑舌的他就觉得很开心,遥远的台湾,有个人是这样的,那时候赖宝和胡淑芬要是我的同学,估计就不会那么寂寞。

    也是小时候,老师留作业同学问,用什么纸?老师说随便之后,他用一张卫生纸写了作业交上去挨了处分。他也因为在检讨里写,我错了,我对不起计划生育和国家挨了更大的处分。同样是他,在长大一点以后在我最贵的红棉衣后面用圆珠笔画了一个小王八,面对我气愤的哭声不知所措,小小声说要不我再给你买一件?我大声说这是我表姐送的,美国货!

    现在想起来,何必对他那么苛刻,也许他就是因为我们是同类人才用这种方式表达好感,他也曾经对另外一个同学偷偷说过,我穿大背心很好看,有胸,后来很多年以后那个同学给我转述的时候还用手比划了一下弧线。

    时代何曾变过,我们也并未成长,晚上沙化来,聊了很久很久,面对发小的肆无忌惮和放松,才能让自己更清楚的看到内心。还是那么脆弱,还是一只孙悟空,未被驯化的种种挣扎其实并无美感,只是宿命而已。所有的不服输和坚持,永远也翻不过五指山,只能换得内心相对的安宁,只是相对。

    但又怎么能陶醉于这种姿态和心境之中?出租车上的眼泪,微博上的调侃,博客上的倾诉,都是一个拒绝长大的大人的心声。这没有什么可值得夸耀的,晚上和刚哥聊天更证明了这一点,23岁认识他,他在过我现在的生活,如今他40岁了,要跟相处了5年的女友分手,问我,自由的代价值得不值得付,他觉得他老了。我鼓励他,我现在过你的生活,你怎么要退却了呢。

    可是,大概我也打不过年龄吧,最终也许会被一只紫金钵收了去,心平气和的关在里面,然后用另外一种心情欺骗自己,我过的很好。

    现在我过的好么?相对的好,我使劲劝沙化,不要轻易结婚,不要轻易付出代价,就像不能轻易离婚。

    所有的选择,指向的一定不是美丽新世界,而是相对好的那一种,过安稳的生活需要能力,我们都不具备,过那样的日子的人,我们只能用来羡慕,但千万不能去效仿。

    我试过了,最终做不到,但是别欺骗自己这样最好的这样我很骄傲什么的,我其实只是个“人”而已,要快乐的生活在布里布里星上,但要明白,其实那只是想象。

    分享到:

    评论

  • 不要轻易结婚,不要轻易付出代价,就像不能轻易离婚_以前的我认同这个,这两年的我不认同了。过于轻易,当然不要,什么事情走了极端都没好事。但是如果害怕轻易这两个字,放心,这说明你怎么也不是个轻易地就范、付出的人,这样的你反而可以考虑结婚,其实离婚也没什么,因为这样的你不会轻易离婚的。
  • 这篇好看到令人唏嘘。。
  • 布里布里星没有装逼的人生~~只有真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