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属于我的乌镇

    2007-12-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11973741.html

    我是在夜色将来的时候到达乌镇的,从西栅的入口摆渡过去,眼前是条电影布景样的窄窄弄堂,因为要忙着寒暄、参加晚宴,眼前的一切统统淡成了轮廓。凭借着简单的印象,在席间和刀刀探讨了这个问题,他说很生动也很精辟,可惜我没有记录下来,隐约中,记得他说这里只适合写生。

    仔细的打量乌镇,是从晚宴结束后,我一个人从会场走到50几号楼的时间开始的。

    在弄堂里穿行的一段路,人渐渐散去,到后面只有我一个人,高跟鞋踩在凹凸的石板上,偶尔会陷入石缝,风吹着我裸露的小腿,手里抱着blogbus给的礼品袋子,刹那间,有点花样年华,只可惜,我穿的不是旗袍,也没有张曼玉那样纤细的腰肢和清丽的脸蛋。弄堂窄的推开窗可以够到对面,很适合在房间里绣花的少女,在窗边向对面的才子眨眼定情。地是厚重的石板,楼是厚重的原木,都呈现着本来的面目,却丝毫不觉沧桑。楼上挂着的羊皮灯晕成一团,小店的招牌都异常用心。一切都不能给人真实的感觉,而我像是在扮演一个角色,而这个角色却没有过去和记忆,她只是历史瞬间那样一个形态的定格。

    乌镇确实有风情,但我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当我走进民宿的一楼,看见空荡的前台,木桌前围坐的几个人,突然意识到缺的是什么。

    那样整齐划一的民宿楼,虽然每扇门的雕花各不相同,但是总是保持着一个姿态,一切都太干净太完美,被做旧的乌木也像被雨水冲刷过一样泛出青白色。门上没有吊着的腊肉,门口也没有用绳子绑结实了的竹椅,空气中没有煮黄酒、红烧大排的香气,不会有拖着鼻涕的小孩子突然从门里窜出,清冽的夜风和任何一个自然的地方并无不同。

    是了, 乌镇缺少的是人间气息。她就像一个精致的美人,没有瘢痕,没有缺陷,可这样的美人只适合在海报上冲我们蒙娜丽莎的笑。我们喜欢的那个人,总是有颗微翘的虎牙,有颗不合时宜的黑痣,有一道隐约的小伤疤,而这些特征,比她的美丽更让我们疼爱。

    进了房间,这种感觉更明显了。乌镇就像一个有钱人的家,让你寄住,却不是一个朋友凌乱的家,让你放松。床上那一条扎染的藏蓝花布,细瓷的纸巾盒和便签盒,甚至洗漱用品雅致的包装……恰到好处和用心的细节证明这里是星级酒店,大家要穿着得体的低低私语,而不能不像青年旅馆的大堂,流着汗把背包扔到地上。

    毋庸置疑,乌镇是美的,只是这种美太过精致。这不能说是乌镇的遗憾,而是得说,对于我这样热爱俗世的人来说,乌镇和上海很多小资的去处一样,色彩,质感,风格都无可挑剔,可是这样的世界并不属于我。

    PS,自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感觉,在人潮汹涌的度假去处中,乌镇独树一帜,无论是从总体规划还是到每个用心的细节,包括他们和blogbus合作的远见和年轻貌美的专业公关小姐,都是别的旅游景区无法比拟的。更让人惊诧的是,这样一个总指挥年轻已经不算轻了。当晚blogbus的田颖和我聊到四点多,话里行间带出对景行枯的敬佩,也讲到横戈的气魄。让人不禁想到,一个七十年代的ceo,和一个五十年代的国企老总,他们的握手,确实不同凡响。

     

     

     随手一拍,即是景致。 

     在乌镇,每一个细节都经得起注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些话 2007-12-13
    blogbus五周年 2007-12-13

    评论

  •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乌镇,但真正的乌镇还是那个乌镇。
  • 很荣幸,能认识你
  • 美得太假
  • 属于我们的潜在的安宁的灵魂休养所,当然不食人间烟火,是不符合现代高时效 快节奏的生活的。我很喜欢,如果是要去做一项决定,那去那沉思好了。yami 我支持你 呵呵 给你文章增加人气!
  • “随手一拍,即是景致!”
    “乌镇缺少的是人间气息”
    有同感!西栅的美是静止的,但缺乏生命力。
  • yami,我们将您的日志收录至BlogBus五周年“美文评选”专题,您可以为乌镇美文进行投票,谢谢您的参与!
  • :)
    没有灵魂,光是美丽建筑的堆砌,同样也是一种景致。生活嘛,总是需要一些假象的情调来掩盖内心的创痛。
  • 呵呵,据我所知:
    “年轻貌美的专业公关小姐”大多是本地女孩;
    而你住的“星级酒店”,则是老房修复改造后,由乌镇原住民经营的“乌镇民宿”,只不过设施够棒,统一管理罢了。

    放松心情,乌镇就是你的。
  • 很想去看看,能保持精致细腻,是很不容易的事,尽管它离现实很远
  • 理解!去旅行最让我困惑的就是景致虽美好却无法沉浸其中。
  • 乌镇能属于它自己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