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年孤独(转帖)

    2007-12-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11339487.html

    原文在这里


    2006年的正月初五,似乎是那个冬天里北京最冷的一天。我和妹妹去朝阳公园玩雪,回来的路上,车窗外漂洒着细细的霰雪,我想起了奶奶。那一天,是奶奶整100岁的日子。可惜,她差一年零一个月,没有等到这个日子。

    奶奶很希望能活到100岁,因为她听说,100岁开始,会得到每月二十块钱的政府补贴。她很期待这份自己赚到的钱,用自己的健康,顽强和幸运赚来的钱。

    奶奶,可能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了吧。只是爱,其中没有责任,没有义务,没有权利,没有要求。不需要你乖,不需要你有出息,只要你多吃饭多穿衣服,只要你不咳嗽,只要你活着,就好。

    奶奶姓高,黑龙江人氏,有一双天足。她与宣统皇帝溥仪同年,经历了满清,民国,伪满,反右,文革,十一届三中全会和和谐社会。比我的爷爷,姥姥姥爷和很多同龄人幸运地拥有好多重孙辈,看过彩电,有身份证。她不认识几个字,但热爱劳动,深明大义。

    奶奶子侄众多,她亲自带大的孩子无数。我和妹妹是她的关门孙。我出生后,她把我照顾到十八个月,那时候,她已经七十岁了。我五岁多的时候,又来到奶奶身边,夺取了她对大表哥和小表姐的偏爱。我从十四岁开始离开家上学,假期回家总是有她照顾我。不管我的境况多么不佳,在她面前我仍然可以做我的混世魔王。

    她为我做得多,我为她做得少。我工作以后回家去,她对着我,仔细端详了半天,轻声说,我没想到还能活到看着你上班了。奶奶看到了最小的孙女工作,为她买点心,朝她衣服内衬底口袋里塞钱,可是她都弄不清楚市面上东西的价钱,也不知道钱能买什么东西。我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乡,想给她多多买些礼物,可是除了泡假牙的药片和甜软的点心,找不到能让她自己享用的新鲜玩意儿。我在Geant长长的货架前掉下了眼泪。人老到一定时候,连消费的能力都失去了。世界默认我们三十岁就失去了青春,四十岁就失去了生殖力,五十岁失去工作,六十岁失去主流社会关系。人类的寿命越来越长,可是却要老那么久。

    我想让奶奶像外国的老太太一样,涂着鲜红的胭脂和唇膏,穿着低胸的花衣服,出门和别的老太太打高尔夫球或者麻将牌。

    可是奶奶就困在楼上的屋子里,用她越来越衰竭的器官,感知着越来越隔膜的世界,直到死去。奶奶死之前,我不在她身边,没有像其他孙辈一样服侍过她,也没有为她守护过灵柩。

    我回到没有奶奶的家乡,已经是一年后。姑姑自己的孙女都开始工作了,可是提起奶奶,仍然象年少失怙的孩子一样泪如泉涌。原来每年的正月初五,是家族聚会的日子,也是我唯一情愿参加的世俗活动,可能也是我唯一会主动喝酒的日子。 一大家子凑在一起,聊天,吹牛,争执,和解。在我记忆中的二十多年里,生日聚会的规模也随着GDP成长。从由姑父主厨烧出的两张桌,到有卡拉OK和摄像师的宴会厅中的五桌;蛋糕由一个到好几个,由粗劣的麦淇淋到新鲜奶油;每年都有新的嫂子,姐夫和他们的亲戚,还有新生的外甥侄子加入。如今我们终于分散成若干个小家庭,去形成自己的中心。

    奶奶死去已接近三年了,直到今天,才有这一点纪念她的文字。奶奶,也许已经作为一个新鲜的生命重新轮回了。至少,有我代替她,带着她的一部分,虽然不够优美,虽然有些孤单地,活下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忧伤 2010-12-01

    评论

  • 这一则网友评论很有水平
  • 呵呵,写的好!!!很喜欢读你的文字,努力!!!呵呵!
    回复未知的味觉说:
    这篇是转帖的:(
    2007-12-01 14:2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