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杭州杭州

    2011-03-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108449461.html

    火车在8点多时,进入杭州地界。天色明亮,我就在火车窗边向外望。如果闭上眼睛想杭州的模样,首先想起的是豆豆原来树荫遮蔽的小区,房子里橘黄色的沙发,浅褐色的地板,小院子里两棵桂花树,到了季节就使劲的吐着香;然后是黄龙体育场沉默的姿态;前半夜的西湖,水面上剪影一样的荷叶,还有王佩,冯一刀,老高,以及嘈杂荒乱的汽车站。很多个晚上我坐上高高的大巴,它一路在高速上狂奔向上海,我沉沉睡去,醒来以后就是灯光暧昧的上海南站,出站口总是打不到车,我拖着行李走很远到马路那边,再穿过华灯,回到日常的上海。

    一切都已成往事,没有一件再能复原。

    但如果单纯把杭州视为一个城市,这段路途就像一段胶片电影。火车从城市的边缘缓缓向市中心游动。一路都是城乡接合处的风貌:慌慌忙忙在建仿佛明天就要交迄的楼盘;八点钟在街上游荡的市民,脸上涂满了烟火气而非焦虑迷茫。地下挖出的洞装着铁笼,穿着黄色建筑服的工人在仰头焊接;不知名奇怪的机器手臂来回的摇摆着;一簇簇绿色植物在铁轨旁顽强的铺开,虽然每天都有无数人路过它身边,你却固执的觉得它们始终在孤独的生长。火车上看到的城市永远关联着记忆和错觉,是置身事外的风景。

    然后咣当一声,火车进站,站台上,换了视角,熟悉的那个世界迎面而来。

    如果用一个日光晃动的白天,去搜索城市的各个角落,这样的城市历险记抵得过一次正儿八经的旅行。

    豆豆穿着高跟鞋,背着带流苏的包,唇红齿白的出现在面前。在西湖边的costa落座,她拿过来一叠英文报纸,惦记着备课和下午交货的吸尘器。上一次我们在西湖这个地方,她穿着球鞋,雀跃的要带我去吃杭州最好的甜品,有时突然为毕业以后的工作低落一下。那个小女生留在了06年的夏天,重新跟我并肩的,是个成熟了的小女人,有点失落,又不知道失落从何而来。大家都是要长大变老的,哪怕是曾经是两寸小脚丫抱住你肩膀就不放的婴儿。

    民谣在路上,在地图上丈量了数十个城市,如今唱到了杭州。这座前生热爱的城市和后世结识的民谣,用一种没想过的方式结合在了一起。某一天冯一刀发短信,说他在距离我们上次去已经过去了四年的酒吧。那时的杭州没有民谣,只有王佩和冯一刀两个文艺青年。现在,满城绿荫里,慢慢飘起了不一样的味道。

    是不是有一天,所有一切都会像杭州一样,成为往事,成为唤起新鲜和复杂感的过路风景。

    分享到:

    评论

  • (⊙o⊙)…我今天才从杭州回来……这些天怪热的
  • 切~~~我以为你们“上等人”去哪都灰呢,赶情也得经常坐火车呀…… 嘻嘻
  • 杭州好,风景旧曾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