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者神龟】童年的游戏

    2007-11-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10804385.html

    童年的具体时期是几岁到几岁?GOOGLE说,是小学入学到中学毕业(6-15岁)。我也不知道是自己刻意忘却不快乐的童年,还是我的记忆力不好,童年在我的记忆里是一坨浆糊样的东西,或者是一些沸沸扬扬的纸片。

    但,总有些纸片上写着破碎的片断吧?

    临上小学那年的夏天,全家搬到大院里,青灰的几幢楼伫立在河边, 孤零零的,就像大院里十来个孩子。那时候真好,邻里一家亲,我们很快就熟悉起来了。我楼下的小女孩叫王静,和我最好,隔壁楼的一对姐妹穆欣穆童比我们大几岁,成了孩子头,基本是这对姐妹领着我们这些5,6岁的孩子疯玩。

    我记得最初的娱乐是在河边的小树林里集体听一个老红军爷爷讲故事。他坐在轮椅上,手边搭着一根拐杖,恐怕他是我们这些孩子所能想象的最老的老人了,因为他脸上的皱纹太深太多了,还有一把并不雪白的胡子。我们猜过他的年龄,100岁?120岁?200岁?最后他的老太太女儿告诉我们,他已经九十岁了。老红军爷爷讲的故事我一个都记不起来了,但记忆中几个孩子围着他的景象我却一直忘不了。现在想起来,他一定是个好人,因为我再也没见过一个老人能把小区的孩子都吸引到一起,而且一脸平和的笑容。

    等这个节目失去了新鲜感,我们开始跳皮筋、弹玻璃球,踢沙包。之所以这段日子在我心目中那么美好,是因为我们从来不是为了输赢而玩,而是为了高兴而玩。 所以游戏本身早已被忘却,但每天泡在一起的那种快乐至今难忘。也就是那个时候给我养成了玩游戏从不较真儿的习惯。到了吃饭点儿,阳台上纷纷探出父母的头,叫着我们的名字回家吃饭。当时我还很委屈的跟老妈说,爸爸给我起的名字不好,叫起来一点不响亮。

    有时候,女孩子凑在一起就过家家,穆欣当妈妈,用家里的沙发布、布头给我们装扮成各种花里胡哨的样子,有时候我们想办法做个城堡出来,其实也就是用被子围出一块黑洞洞的空间来。黑暗和神秘,那个时候就是小孩子所向往的东西。饿了,穆欣会做特别好吃的炒面,其实就是面粉、油、糖炒一炒,但我回家央求老妈做,就不是那个味儿。

    夏天的时候,我们会赤脚,在河里打水仗,冬天,则沿着河边一直一直走下去,寻找好看的冰块……后来楼的附近有了工地,我们会在粗大的水泥管子里捉迷藏,还在露出地面1米的地基墙上比赛平衡走……

    真的,游戏本身真的没什么,但当我努力回想起那段日子,觉得那些片断的记忆太美妙了。说起河边,我就想起了那条堤坝,被绿荫覆盖,一直到河边的斜面都铺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有细小的黄花,有带着刺的荆棘,有紫红色丑丑的未名花……我们在里面也没少捉过蚱蜢,挖过野菜。而河水清澈见底,时不时有小鱼游过去……

    如今那条河堤已经面目全非,河水散发着臭气,当年气派的几栋楼在周围华丽的楼群里显得破败不堪。成年后回去,发现楼道变窄了,楼梯变缓了,墙上我们的涂鸦都消失不见,只剩下各种小广告。老爸当年钉的邮箱,油漆都褪掉了,露出了原木色。

    而小伙伴们都走了,穆欣的爸爸早就调到省城,王静的爸爸升职搬到新的政府大院,只有早早退休的各个局长们和老爸这样一直没升官的老头老太太留在了那里……

    感谢feedsky,给了我那么恍惚的一段时间,让我把那段童年回想拼凑还原。我实在回想不起太多的游戏,但那段并不清晰的记忆剩下的,唯有唏嘘。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凑合事儿,就点这里投俺一票

    分享到:

    评论

  • 对啦!我还在你家楼下看到过你和你的小伙伴们玩耍呢,你的个头最高了,........
  • 真能写啊。
  • 呵呵!您的文字真的好软啊!女孩子的缘故,读来如意侬软语,大概就是江南水乡的味道吧,鼓励一下,呵呵!真的很不错!!!能凑合着问下,您是做文字工作的吗?
    回复未知的味觉说:
    亲I的,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那!上海话都听不大懂得^_^
    2007-11-15 09:04:12
  • 我们都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