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者神龟】我家乡的风味小吃

    2007-11-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ami-logs/10789591.html

    我的家乡在哪里?这个问题有时候让我困惑,从小到大,我换过七个城市生活。在北京生活的时间最久,但北京能算我的家乡吗?而我真正出生的地方,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一个小县城,早已在记忆中变的斑驳。能回忆起的,是一座小院子,我们一家四口,都睡在木地板上的榻榻米。父母的同事多是朝鲜族人,有个叫红今子的阿姨,美丽无比,经常穿着朝鲜服,胸口下面打着诺大的一朵蝴蝶结……还有每天早晨,广播里会传来“延边人民广播电台”当然,是用朝鲜话说的。

    至于马路、建筑,在记忆中没留下一点印象,但朝鲜族种种风味小吃,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如今想起来,仿佛还能感受到那种滋味。

    狗肉就不用提了,小时候的饭桌上,总少不了这道菜,鲜嫩的狗肉拌上红艳艳的辣椒、各种调料,入口的滋味,让我忘了童年任何一种肉类的味道。在那个时代,似乎从来没有人说过狗肉不能吃,不像现在,大家提起吃狗肉,都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有一种鱼干叫明太鱼,我至今也不知道它是海鱼还是河鱼,长长的一条,吃起来咸咸的,没有南方鱼干的腥味,肉质很细,能撕成一条条,当然腌制的过程也少不了辣椒。不过我从来不喜欢吃鱼,所以虽然明太鱼是小时候的零食,我对它却没有特别的感情。

    打糕也是饭桌上常见的食品。大概是用糯米做的,白白的,圆圆的,上面撒上一层棕色的粉末,我始终不知道那是什么粉,很多年以后,在北京家附近的一家韩国料理,用餐后她们送来的香草冰淇淋就撒了一些,我问服务员那是什么,可惜四川来的妹子也不知道。

    最怀念的是一种像麦芽糖的糖稀。形状是飞碟一样的,半透明状,像一块大琥珀。吃的时候要敲碎成小块,入口以后就会纠缠在口齿之间,但是那种甜醇正悠长,不像白糖的薄情,也不像木糖醇的单调,冰糖跟它相比,也少了点内涵。在我心里始终固执的认为,只有这种糖稀才叫真正的糖。可惜从六岁离开那里的这么多年,只有一个远房亲戚的一次拜访给我带了一块,我放在冰箱里,不忍吃完,打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它了。

    除了狗肉,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延边小吃,就是以辣白菜为代表的朝鲜咸菜。小时候,老妈和邻居的主要交流之一就是一起做朝鲜咸菜,除了白菜,萝卜下来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开始晒萝卜干,晒好的萝卜干用辣椒糊腌好,味道棒,口感佳,比辣白菜还要好吃。朦胧的印象中,朝鲜咸菜是要放梨和苹果的,辣椒好像要拿开水烫过,绝不是网上看看菜谱就能做好的。。走遍大江南北,除了老妈做的咸菜,我再也没吃过正宗的朝鲜泡菜。当年她给我带到宿舍的泡菜,一顿饭的功夫就会被大家一抢而空。据说姐姐的宿舍也是一样。可惜老妈信佛以后,对于凡人的日子也不大感兴趣了,算起来,可能也有十来年没尝过她的手艺了。

    老妈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回了一次延边,回来后唏嘘不已,原来路不拾遗的小城那时候也被市场经济的大潮席卷,收入低的要命,物价高的离谱,而她曾经的同事朋友也不再淳朴,我没有问她,那些美味的小吃是否会和当年一样可口。但我跟她说的是,难道你还保持着当年的真诚吗?是这个世界变了,所以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变了。 我知道她失落的是什么,如果没有回去,那么她心里总有一块理想的乌托邦世界,如今,那个世界消失了。

    所以,我想我也不会选择回去看看,就让那些美味留在记忆里,散发着带有想象意味的香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现在的延吉更不一样了,来看看吧,不仅是那些诱人的美味!
  • 화이팅
  • 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关于辣白菜的记忆。
    支持姐姐,加油!
  •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