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周末,我突然发现周末综合症不治自愈,周末综合症包括觉得孤独,觉得脆弱,觉得不会爱了等等。再回头看过去的几个月,那个王丫米很陌生。我是一个情绪不稳定患者。

    这一段时间的情绪起起伏伏,体会过温暖的美好,也曾经在最黑暗的低谷徘徊,但总体的成长曲线,却呈上升趋势。满足!

    嘿,越来越明白,追求牛逼,是让自己觉得快乐。而不是证明给别人看的,前天和云无心聊天,重复了曾经跟瘦驼聊过的话题,就是我们不怎么环保,不怎么保护动物,我们都把人当成生物,都觉得宇宙自有它的运行规律。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能恶狠狠的去热爱生活。

    但我跟云无心比起来差远了,他从不拖稿,有两个可爱的小孩,淡定平和……

    我经常焦虑和拧巴。

    不过,快乐的时候还是大于不快乐的时候。

    最近开始招聘,收到很多简历,有的忘记加附件,有的错字不改就发,有的没头没脑,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太少了。

    “要好儿”是我最喜欢的品质。发现喜欢的很多人,都有这个特点。

    不过这是在工作范围内吧。“不要好儿”,“混日子”,如果不是在一起工作,也没什么问题吧。

    优越感支撑着我们的生活,文青嘲笑非文青,非文青嘲笑文青,文化人嘲笑文盲,文盲嘲笑非文盲。

    不过,在百合注册了帐号,看到黑鸦鸦用快捷方式打招呼的男人们,只感到深深的沮丧,觉得这辈子都不会遇到一个“同类”了。

    但是,这何尝又不是优越感的体现呢?不过想想面对所有人,我很少会有鄙夷的情绪出现,也就释然了。

    想招文青,却发现很多人写的东西很好看,但是充满着深深的优越感,如果,不去接受和理解这个世界,做这份工作,又有什么意义呢?写那么多大道理,却跟周围的人都相处不好,简单的工作都做不好。那么,这些道理有什么用呢?

  • 不做那样的人

    2010-07-16

    这几年,包围着我们的声音,多是对社会的批判,对体制的指责,人人都喜欢摇头叹气,说:唉,人心真黑暗;这真是一个坏的时代。

    就像感情关系中,很多时候指责对方的不是源自我们自己的软弱。

    其实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人也都是一样。

    那种运气特别差的特别沉痛绝望除外。大多数情况,我觉得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相信什么,只是自己的选择而已。

    不是社会逼死了贾宏声,而是他自己做出了选择。

    我们的时代不够好,但我们可以选择做一个够好的人。

     

  • 灰卡说我喜欢过度分析自己。这样会经常让自己陷入到焦虑中,但好处在于,纠结一时,不会错误一世。慢慢的纠正那些错误的认知,最后获得的要比损失得多。

    尽管一度跌落到低谷中,但走出来,阳光要比往常明媚的多。

    而这中间很多感受,新鲜奇妙,回头看,仍需感叹生命之美。

    真好,真好。

  • 了解发明家型――没有创新,生命如同枯萎

    永远处于变化,不断求新,他们有一颗不老的童心,令生活精彩纷呈。


    邂逅发明家型:释放他们的才智能量
    你可以在任何充满想象力的地方发现发明家。比如,三维科幻电影厅、电脑商店、软件开发中心、航空模型比赛、发烧音箱店、化学实验室、动漫展……,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他们总会寻找到那些可以释放才智能量的地方,所以,你就去那些地方寻找能让你释放情感能量的人。你一旦找到他们,会发现他们思维敏捷,很容易沟通和接近。


    约会发明家型:期待你的惊喜
    他们涉猎广泛,特别是对那些奇异的事物,会比任何人了解得都多,你将睁大双眼,为他们带来的惊奇而喜悦。把你所能想到的一切奇怪问题丢给他们吧,UFO、克隆、变性,以及关于一颗流星的来历、一粒蒲公英种子的去向,还有北极熊血液的温度……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也交给他们去办吧――约会时做些什么?这一次,你终于不用独自费心安排,你只需静静期待,而且,他们一定做到超乎你的想象。


    捕获发明家型的心:聆听与支持
    发明家型的人总是不断会产生新奇的想法,聆听它们是你了解他们的重要途径。有了你的热情支持,他们会把他们的伟大计划与你分享。不过时时处于变化之中的他们,计划的更改也是常有之事,这一切都需要你做出全新的配合。你要明白,对于他们,没有创新,生命就会枯萎。所以,即使你对他们的想法缺乏信心,也不要流露出你的质疑。否则会适得其反,只会加剧他们的固执,他们终会一意孤行。


    发明家型之性:把性爱当做实验
    也许他们并不热情似火,却极为有趣。他们在欢爱上依然保持创新精神,研究并尝试着种种身体上的可能。当他们把性看成一项实验,其科研成果将令你受用不尽。他们会成为第一流的情人,无论是知识还是技巧,他们都掌握到足够的信息,并融合进自己最前卫的个性创意――你要小心会神魂颠倒的。
    与发明家型的持久之道:一生的惊喜

    发明家是那种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人。与他们共度生活,总是充满奇思妙想与新鲜刺激。他们思维敏捷跳跃,对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想法。你要足够聪慧,因为他们希望从你那里得到智力启发,而不能忍受平庸与浅薄。

    发明家型中的女性有时可能显得咄咄逼人,有时会令男人感到威胁与压力。她们聪敏、热忱,争强好胜,很有雄辩的口才,但真正欣赏她的男人将获得缤纷的幸福。

    发明家永远会带给你未知的生活,这既新鲜,同时也可能令你产生不安。但只要你绝对相信他们,他们总会将一切安排得完美,重要的是,他们会令惊喜不仅仅停留在瞬间,而是充满一生。

    外向型(E):
    1.喜欢和一大群朋友或认识的人参加定期的社交活动。
    2.喜欢将时间花在外头,因为那里有很多机会与人们互动。
    3.喜欢说很多话。
    4.从社交活动中取得能量。
    5.倾向于最后一个离开社交活动。

    直觉型(N):
    1.喜欢使用暗喻、类比和图文来沟通。
    2.很少满意于事物的现况,总是努力改进世界。
    3.偏好思考、阅读、谈论未来、发现新事物和了解生命的可能性。
    4.不太擅长于实际的事情,例如使账本收支平衡;偏好想象式的工作,如:写对仗工整的诗,或创造一个伟大的概念。
    5.喜欢抽象式的幽默,如双关语。

    思考型(T):
    1.看起来有点疏离和没有感情,同时似乎对与他人在情感层面的互动不太感兴趣。
    2.喜欢有激发性和有争议性的辩论,以练习分析性的思维,而且,不会以私人的态度看待这些讨论。
    3.特别擅长发现人们任性的时候。
    4.往往希望确定:交谈中已经交换了有价值的信息,且沟通的深层目的已经达到了。
    5.喜欢聪明的人。

    知觉型(P):
    1.喜欢在沟通中快速地切换话题。
    2.总是改变计划,你永远不知道他/她什么时候会出现。
    3.通常会迟到。
    4.往往有些邋遢或杂乱无章(也许从其他人的眼光看来)。
    5.喜欢同时进行多件事情,但不一定都会完成它们。

  • 审判童年

    2010-07-01

    6月27号那天凌晨,劲松一遍遍修改视频,用qq和电话不断和我沟通,两点多的时候,我说你睡吧,然后我就睡不着了。

    当天,是博出位活动的第四期,徐小平和蒋方舟对谈童年。早上八点半闹钟响,我给小聂打电话,说实在起不来了,要晚点去。

    12点半,我从北航的东门进去,穿过那些楼,那些树,想起嘉年华之前,有次和小庄,灰卡看场地,阳光洒在我俩身上,灰卡在前面抓拍了一张,那张照片不知道后来哪儿去了,而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我是在原地。

    我不是不紧张的,最初确定了这两个嘉宾,觉得他们作为公众人物,六七十个人的活动有点亏,于是想换个大点儿的。金冰不是很同意,我想起北航,给他们打电话,用合作的方式拿到了400个人的场地,省掉了这部分费用。

    又正好赶上端午节,两周的时间平白无故的损失了三天,一周半,400人的规模,从物料到执行,只有劲松一个人跟着忙,而他还在熟悉情况,面对一大堆悬着着的事儿,我又陷入到了焦虑的状态,第二周,几乎每天都要忙到凌晨,周三周四,因为物料连续出错,周四晚上,小闫和劲松留下来加班,我发了脾气。

    周五的晚上,和灰卡吵了一架,回家的路上,我哭了。

    周六我做了决定,不再要求完美了。如果还是继续陷入到焦虑中,作为主持的我,完全不能进入状态,活动效果保证不好,其实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砸了又怎样。

    到了场地,我果然什么都没管,去了嘉宾休息室,徐小平和蒋方舟陆续的来了,坐下给他们介绍流程,然后上台,然后一直在倾听,非常放松。

    这两个嘉宾太强了,掌声,欢笑声阵阵,键盘手弹起难忘今宵的时候,我彻底的放松了。但是觉得非常累,非常疲倦。

    徐小平老师我不熟,我记得年轻的时候看过蒋方舟的书,在穿越回童年对当时的自己说一句话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穿越回看书的时候告诉自己,将来你会认识她,好好看看。

    越来越多的人成了我的时光机,昨天觉得,想想还真是幸福,才三十多岁,人生还有很多可能。

    整个节目下来,我被蒋方舟的这段话打动了:

    “我们在回忆童年苦大仇深的时候,被告席上有很多人,家长、学校、老师、欠你钱的人,你怪所有的人,那是因为你的决定和生活中的进程都是他们推动的,你觉得是他们使你成为现在的你,你是被动的人。实际上你的人生是不需要怨的,你可以过得很失败,一无是处,但是被告席上只有你一个人,你所有的决定都是自己做的,所有的后果都是要自己承担的,你有能力去选择并且承担选择的后果。”蒋方舟认为,每个人都能够过好这样的人生,虽然很失败或者不符合常人的一些标准,物质生活为零,朋友也不多,但是只要足够完整就可以了。当一个人对自己承担起了完全的责任,审判的时候被告席上就没有人或者只有自己一个人,无论结果是什么,这样的人生都是不需要审判的。”

    无论童年怎样,我们都回不去了,如果到了三十岁,还想让那些伤害过我们的父母、老师、朋友,为我们的现在买单的话,只能说明我们是软弱的。

    那些玻璃球儿,永远蓝的天,男孩的眼睛,已经在时光那头了,它提醒我们,我们活过啊!

  • 感谢你

    2010-07-01

    最近,心里常盘亘着一句话,幸好你不在了。

    你走了大概四年多了,你的笑容常被我记起,尤其是脆弱的时候,难过的时候,有时候想,这样对你是不是不公平呢。其实你也没那么坚强啊。不过我知道,如果你活着,大概在我难过的时候你会对我说,这算什么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会马上觉得,是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好像真正做到了,其实我也不是不知道你也有后悔的时候,纠结的时候,痛苦的时候,但这一切情绪不会让你在每天起床的时候觉得没有意义,也不会让你在回家的时候,看见我,就不开心,不拍巴掌说,mimi,我回来啦!

    反正没有你,我渐渐的可能不会相信,有人会我和一样,有时候不开心,有时候孤独,但大部分时候,因为相信一些东西,所以甩甩头,知道这些也都是正常的,然后,该干嘛干嘛。

    你看,都是因为你,我知道人生是可以不一样的,秉持自己的信念是没错的。我那么爱你,不是因为你强大吧,他们都觉得你很强大,我想,你不是强大,你不是不孤独和不难过的,只是你知道,世界就是这样子的,他们也都是这样子的。你能理解很多人,很多事,所以你不会被这些东西困扰伤害,对我来说,这就够了。人生下来,怎能不孤独呢!只是,我们不要脆弱到把自己的孤独折射到别人身上吧,把幸福寄托在某个人,某件事上面。

    你在天堂吗,我都不怎么相信,你只出现在我梦里两次,一次很失望的,一次很关心的,但两次都抱了抱我,如果没有灵魂的话,其实都是我自己抱自己,但我都知道,是因为你,我才这样的。

    我现在并不强大,有时候很脆弱,但我想到你会知道,这都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去拿这些作为借口去伤害别人。也许伤害别人也没什么,但是总是要知道,怎么样才是快乐的。

    多么细小的呓语啊,其实都是一些暂时忧伤的字节,想想很多很多年后,人类都不存在了,文明也不存在了,所以面对外部的世界,这些毫无意义,但对我有意义啊,你的存在,对我,非常非常的有意义。

    我很想你,但我知道,你在和不在,我都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对你也是一样,你的一生,是特别美好的一生,不用别人来证明和认可,你自己已经证明了。

  • 张玮玮

    2010-06-10

    08年的一段冬天,每个周二的江湖酒吧,张玮玮和郭龙都会出现。有时候我去,有时候我没去。天气很冷时,人就很少,我坐在舞台前第一张桌子那,玮玮的声音忧伤但平静的近距离的响着,我半闭着眼睛,甚至不敢抬头看他。

    现在是2010年的初夏,这次玮玮的专场10点开始,九点就已经没座位了。我找到菲宇,在她身后站着,前面挤满了人,我能看见的是各种各样的头发,长的短的,黑亮的枯黄的,梳成髻和几乎被剃光的,还有沉默的后脑勺。舞台是空的,这个房间里现在没有主角,所有人都静默的站着坐着,仿佛存在目的就是挤满这个房间,没有谁在等谁。

    郭龙和张玮玮九点四十到达,从人群中挤过去,没有太多的骚动,几分钟以后,演出就开始了。

    我站在人群中,看不到舞台,玮玮的声音几乎是从人群中挤过来的,我忍不住闭上眼睛,心里充满了巨大的迷惘和忧虑,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何时。不知道自己是人群中的那个安静的我,还是冬天坐在他前面孤独的我。

    时间是多荒诞的东西,不过存在也是。

    几乎所有喜欢的歌儿都是在怀旧,在感慨昨日不再来,高昂的明天会更好,总是在联欢会上供大家比拼跑调人数用,但像米店这样的歌儿,是在真实无比的生活里凭空的画出一个圈儿,里面呈现出能穿透记忆的海市蜃楼,那里面的空气、光线都是水墨的颜色,甚至思想和情绪也上了色。武老师说,那是G大调,是口水歌。我却深不以为然。

    最美好的时刻,共同的感觉都是不真实的,平日的生活经得起注视和摔打,那些时刻不是。比如某次在高速的路上,云阴郁的堆成一团团,雨大滴大滴的打在挡风玻璃上,带着脏污四散开来,所有的细胞都忧伤的停顿住了。比如微凉的早上,在长城,看日出染黄了破旧的城墙,影子又投下去,四周包围的是一千年以前的空气和阳光。还有在漓江的竹筏上,虽然水在缓慢的流,但时间似乎粘滞住了,紧接着几声高亢的歌剧片段一下划开了时间,划伤了情绪。

    美好的时刻都是不经意而来的,不用预设和期待。

    张玮玮的美好也是。

     

     

  • 资本主义

    2010-06-10

    我很庆幸,政治学的不好。所以资本主义有多残酷,社会主义有多好,我不太清楚。

    但我知道,人是不能被命运打败的,所以从小我很努力,也很勤奋。小时候我不同情家属院里那些为了买断工龄闹事的叔叔阿姨们,你们上班就是看看仪表,下班玩牌看电视打孩子,不上进,混着过日子,现在国家不给饭吃了,就闹事,赖谁呀,用两年时间自学点什么技术,也饿不死呀。

    在城市里目光所及,哪怕是路边卖三块钱一双袜子的,其实也是很多人当中的佼佼者。所以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绝望。老虎庙救助的前门部落,那些人在工地里睡,捡瓶子流浪也不肯回老家——因为在北京能活着呢。

    见的人多了,长大了,自然就不这么想了。

    所以,有南平杀人案,有富士康连跳,唯有一声叹息。这个世界值得鄙夷的人其实很少。

    但从前会鄙夷这样的,绝望的人选择了极端的做法,没到绝望境地的人却因别人的苦难充满仇恨和怨气,不肯努力工作,也不想追求幸福。

    现在连这样的我也不鄙视了,人人都有懦弱的权利。

  • 听来的故事

    2010-05-27

    四川地震的时候,老五抗着摄像机去了。

    在去往某地的公路上,他看见一个女人,挑着两个筐,眉低眼顺的往前走,过去搭讪,知道女人的男人在矿上,未知生死。“我去找他,呵呵”,她一点也不悲伤,看那筐,露出一条烟。“估摸着他们肯定没烟抽,我带着。”

    她那么坚定,多好啊!老五一直跟着她,聊了一路,女人眉开眼笑的,给老五讲她和男人之间的事儿,零零碎碎的,但全都是很质朴的甜蜜。

    真好,摄像机也全程的开着,这个时候大家都需要这样的爱,这样的坚定。

    快到地方了,女人突然想起什么,跟老五急急的说:你拍了可别给我上电视啊!然后羞答答的:“他有老婆。”

    后来,跟着这一路,一个多小时的素材,肯定是没上节目。老五就在饭局上给我们讲。

    我就始终都没忘。

  • 博出位

    2010-05-15

    办公室的日光灯一片惨白,四周安静无比。

    明天是第一期的博出位活动。准备了一个月,明天它会是一个什么样儿的面貌呈现给大家?我不准备去想了,就像写文案的时候主编说,不要给活动定调子,做几期,就出来了。

    第一期活动,是老六和牟森来对聊自媒体和微观史。刚刚从他们的饭局上回来。之前我搜索了很多资料,还截取了1990年牟森老师在纪录片《流浪北京》的片断。一个眼神诚恳,厚嘴唇的小伙子,是他给我的直观印象。之前我一直以为,他是个老人家。今晚见面,他的形象终于固定了,是一个高高个子,眼神依然诚恳的老小伙子。

    不过,我看了那么多关于他的资料和访谈,吃饭的时候一阵阵恍惚。眼前总是他在20年前影片里的样子,说对戏剧的理解,说对新世纪的向往。1000年以后,牟森也好,老六也好,他们被记载的究竟是一段简历,还是那些宽厚的笑容,那些柔软的片断?

    微观史是特别可爱的东西。

    3月25日,我和金冰第一次见面,一个是在msn上聊的挺好玩,一个因为他在博客天下工作。我对博客这两个字有好感。晚饭的时候聊了很多,当时对博客天下一无所知,胡说了很多,但有一个概念是清楚的,博客是有价值的,网络信息也同样。在blogger里我尊敬的人的比例,远比媒体要多。

    当时在给三号会所做活动,跟金冰简单聊了聊,他们也有做活动的意愿,也就是当天晚上,博出位的影子就在我脑子里浮现出来了。从前我跟常鸥想了很多活动创意,树洞,职业会,我们想做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现在想起来,其实我们两个都对每个人那些琐碎丰富,富有人情味儿的东西有兴趣。现在基于博客天下,想法就很清楚了。

    3月28号4点,博出位的第一个方案用了几个小时就出来了。晚上和灰卡说,他一会儿就把logo给我做了出来,是个手绘的喇叭,张发财看了,也觉得很好。想法很简单,请blogger到线下来,真实不装逼的说话,列了一个单子,每一个人我都挺喜欢的,平时饭局上听他们零零碎碎的讲故事,讲段子就觉得很好了,如果有那么一个下午他们一直在讲,对于谁都是有价值的。所以slogan就是更有价值的发声。

    再后来,我就去了博客天下工作,从4月中旬开始,筹备这个活动。

    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但当做活动成了一份工作,想法被干扰了很多。这个活动不再是自己的了。要考虑别人的想法,要考虑杂志的品牌。很幸运的是,我拥有一票宽容和出位的领导。第一次开策划会,在我们楼上的办公室,我前一晚做的ppt因为蓝屏丢失,就口述我的想法。席间不断被领导们打断,这个意义不用说,我们知道,这个也不用讲,我们同意。

    哦,我真是把他们想的太僵化了。当时觉得被打断说话是件很幸福的事儿。

    整个活动最困难的部分在于每期blogger人选的确定,杂志给这个活动提供了1到2P的版面,我们要提前至少20天确定人选,打样之后就不能变动了。当时大家都觉得老六来做第一期非常合适,第一次见面,他说五月份要去外地,不能确定时间,不甘心,第二次又去找他,这次他的时间基本排开了。于是,5月16号,第一期,老六。话题,自媒体和微观史。

    活动的轮廓渐渐出来了,熊猫和灰卡,卓群,用了好几个周末来帮我,正赶上家里的变故,有一个周日是雨天,我们在办公室里一边插科打诨,一边,我当着他们眼泪就扑簌簌的掉下来了。

    再后来,一切都晴朗了。但是掉进了执行的细节里,对于这个活动本身,渐渐想的少了。和金冰每次开会,强调的是底线,但是为什么要做,做什么样儿的。我其实并没想太多。

    在常鸥的帮助下,物料,执行,一项项细节都落实了,连着三个晚上一直在看关于自媒体和微观史的资料,几乎夜夜到天明,却很开心。但写串词的时候,却总是落不下笔。拖来拖去,拖到最后。

    今天在无腾斋,给老六看ppt和问题。刚说没几句,就被他打断,不要这张,不要宣传读库,不要……最后他很严肃的说,都删了吧!牟森老师也一个劲的说,你把话筒交给老六,交给老六。

    其实在写串词的时候,我就隐隐的觉得不对,我仿佛把自己放在一个对谈的位置上了,想问的,想表达的,其实是我的思考和我的困惑。等老六跟我说完,我突然明白症结在哪里了。

    回去的路上跟金冰汇报了下,之前他跟我说,不要在活动里宣传杂志,我听了以后就很感动。晚上他又说,我们提供的是嘉宾和话题本身的价值。和王小峰搭车回家聊了聊有些事情当卷入之后身不由己的的事,我一下明白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了。

    结果很重要,但看我们要的是什么样的结果。之前,我一定是偏离了。也许是因为想获得工作业绩,也许是想证明自己,无论如何,想要的,不是最初要的了。

    尤其是又看了一遍读库的前期日记,心里更清楚了。形式和细节,重要,认真对待,没错,但不能忘记最初要坚持的东西。最简单的,最原始的,往往是最正确的。

    所以,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 睡前博

    2010-04-27

    行了,好久没有过的平静了。明天虽然下雨,肯定也会心情不错。

  • 夜色像柠檬水

    2010-04-26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不过20多个小时,却发生了很多事儿。

    准备听从内心选择,开始新生活,凌晨三点半,在微博上邂逅发小儿,兴奋的通电话,感叹生活的奇妙。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先是风开始呜咽,雨随即来了。那会儿是最焦虑的时候,都看得见内心荒草长长,而且纠结缠绕在一起,那一刻脆弱到了极点,眼泪就快冲出眼眶,后来看见楼宇间青白的天空一角,突然释然很多。就像钻在情绪里出不来的时候看看星空,一下觉得其实有什么可在意的。

    道理明白的,理性压制感性依然需要power,慌乱乱的到了晚上,知道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回家的路上,夜色展现出从未有过的空灵,长安街就像摄影作品一样,干净的不真实。你看,白天里让人忧伤的雨,到了晚上,你开始感激它,洗清了这个灰扑扑黯淡淡暧昧的春天。

    心下清明很多,也渐渐变得安静,直至此刻。

    都不用告诉自己,打起精神,好好生活。好的日子,就是应该从容的过,该哭的时候哭,该笑的时候笑,接受自己,接受世界。

    渐渐有点理解胡茵梦等很多人的那些话了。殊途同归,无论是什么信仰,什么理论,到达时候的喜悦,都差不多。

  • 春天的人们

    2010-04-24

    我对春天的到来总是后知后觉,去年一天穿着厚风衣出门,在北航门口看见短袖的姬十三,被他嘲笑半天。今年没犯这样的错误,看见满眼的新绿却觉得恍惚,不知道北京城是不是一夜之间被染绿的。昨天穿少了,但夜风吹在身上,一点也不尖刻,冰凉的恰到好处。

    换了新工作,离沙化家一马路之隔,离灰卡也不远。生活喜欢在一个地方兜兜转转,强化人和城市的某种关联,新的一票同事仍然很可爱,新老板也让我重新回到了工作状态,甚至时差都被纠正过来了。

    有时候觉得自己生活在一堆素材里,相比很多人,也许真的像巫昂老师说的,你精彩的人生让人羡慕啊!嗯,偶尔我也这么想。

    比春天可爱的,是春天里的人们。我看着每一个人的生活,他们有人坚定,有人彷徨,有人孤独,有人充实。有人在爱,有人在摆脱爱。最好的是,他们都很真实。

    这大概就是生活的最重要的内容了。

    打起精神,重新上路,活得海明威一点。

  • 早上九点就爬起来去加班儿了,可现在还一点都不怎么困,有点兴奋,以后每天尽量都写博客,把日子都记录下来。

    又犯了老错误,心一软,没坚持,走了弯路,本来有点烦恼,后来想,起码这个下午和这个晚上很快乐啊!和卓群灰卡一边儿玩一边做事,一点都不像加班,倒像是重温从前的快乐时光。

    不过后来有点儿惶恐,我是不是空虚太久了,以至于加班都加的这么兴奋。

    再想想也不是,是我很容易满足,在家里有在家的乐趣,工作有工作的快乐。

    这些天基本是躲着玉树的新闻走的,不太愿意想起那时候在四川的日子,我自私的想,我把自己人生过好了,就是对爱我的人最好的回报吧!

    还有,不知道是不是长大了,晚上她来北京了。要是倒退一年前,可能就不管不顾的冲过去了。现在,就偷偷的感觉一下她就在离我没几公里的地方,坐在我熟悉又熟悉的酒吧里,竟然也没有多焦虑。

    见一个女孩儿,会觉得有点紧张,自己也意想不到。

    后来就想起了虫子,她也离我没多远,我们又一年没联系了。去年她生日的花儿是范遥帮忙送的,今年我还要再等她过生日再联系她吗,自己也不知道。

    和常鸥每天交换着小小的心情,分享着点点滴滴的快乐,今天她在电话里嘻嘻的笑,真的是嘻嘻的笑,听得我心头一热。

    最后发现,最多的快乐,其实还是这些女孩子给的。

    虽然冬天迟迟不走,上班的时候还要烤着电炉,但心里觉得春天已经来了。越来越温暖。

  • 超市之战

    2010-04-19

    作为一名精明的消费者,我最喜欢做的事儿就是跟商家斗智斗勇。这种智力游戏经常会在超市里进行。比如看见定价为1.99的口香糖,我看到以后马上给它自动升位成2块,才不会像他们希望的那样,认为这糖是1块多;卫生纸和洗衣粉定价比别人低,就想让我认为这家超市商品价格比别家便宜?想都别想,同类商品我是一定要货比三家的。

    不过,最近我沮丧的发现,古人说,买的没有卖得精,这话一点没错儿,光靠Google来的那点营销案例,已经不够用了,大概是我这样儿的消费者越来越多,超市开始动用现代科技来设计我。

    从前,超市里最常见的秘密武器无非几种,比如多感官营销,在摆放洗涤用品的过道里加入洗过晒过的“太阳的味道”,播放衣物被折叠时的声音。声音和气味带来的回忆会让人更容易掏出自己的钱包,正如张爱玲所说:“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惆怅,像忘却了的忧愁。”再比如根据他们通过数据分析出,顾客停留时间每增加1%,购物额就会提升1.3%,所以把超市的通道设计的狭窄漫长,故意关闭几个收银台,让付款的队伍排成长龙……

    但就算我克服了现烤面包香气的诱惑,无视漫长过道琳琅满目商品,耐心在收款台的长龙排队。可我躲不过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和商品上贴的RFID标签。这两个武器,才是超市的终极法宝。

    有一家来自佛罗里达TruMedia的技术公司,以前生产安全监控系统产品。早期他们的客户是以色列政府,不知道是不是生意不太好的关系,现在他们将这种安全产品转入民用,选择了超市的广告板作为突破点,最牛的地方是播放广告的内容会因人而异。

    在TruMedia的广告屏幕旁边隐藏着一个小小的摄像机镜头。当我走进广告牌的时候,摄像机将会捕捉到我的面部,进而分析我的性别、年龄,然后选择给我播放最合适的广告。这种量身定制的广告,叫我怎么能抵挡它的诱惑?

    好吧,就算我发誓,凡是广告牌上的广告我都视而不见,但商品上的RFID标签,简直就是我们的终极杀手。

    RFID是 “无线射频识别”的缩写,它的外表看起来丝毫不起眼--如果你撕开一张公交卡,就会在里面看到一个小小的芯片,被一圈铝箔天线包围着。这就是一个RFID标签。当它靠近公交车上的读卡器的时候,读卡器会读出它里面存储的内容,告诉你这张卡里还有多少钱。我们的二代身份证里也有类似的芯片。

    RFID被贴在每一个产品的包装上,当我拿着商品走向收银通道时,它可以直接和收银机联系。在购物车上加入了RFID的读取功能,我可以在购物车上就知道自己已经花了多少钱,而且直接推着购物车走过收银台,不用再等着排队收银。这样儿超市会看起来像一个仓库,需要的一切都可以在里面自给自足。购物车上的屏幕会告诉我商品的摆放位置,在我把商品扔到购物车里面的时候告诉我现在商品的价格总额,当我推着它们走过收银台的时候,自动从我的信用卡里扣掉相应的金额。

    我可以克服所有定向广告的诱惑,但怎么能和体贴和便利过不去呢?它几乎是同时就可以给我反馈。当我把一件商品扔到购物车里的时候,购物车甚至可能会建议我买更多的东西。它会分析我购物车中的商品,然后给我推荐其他看起来更合适的商品,然后是更多的商品。直到我兴高采烈地回家之后,才意识到又一次超出了预算。

    超市的目的是让我们在舒适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多花钱,而我们的目的是在满足自己需要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舒适。所以这场战争很漫长。有了新科技的出现,我不得不承认,我可能会输的越来越惨,目前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发了薪水赶紧去存定期存款。